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隋末我称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这不是都懂规矩么

隋末我称王 不如安静 3120 2021.06.11 12:04

    这感觉很对!

  在满朝文武的震惊中,几乎每一个人都看了过来,那些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老杨,对他所作出的一切行为都难以置信。

  你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呀!

  你手里没有一兵一卒呀!

  当庭杀了陈国公段达,这不是嫌命长了么!!!

  这些话没人说出口,可老杨却一字一句的全听到了,清晰无比。

  “这……”

  庞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看到的一切都表示不理解。

  他是说过‘当庭杖毙段达’这样的话,可那是在帮你杨侗解围,希望用自己的威望可以借助群臣的压力逼迫郑公府不要提出假黄钺加九锡这种过分要求,退一万步说,王世充向封王是可以的,起码功勋在,可你直接把段达给捅了,这不是捅了马蜂窝么?王世充回来你怎么交代,别忘了王世恽还在朝堂之上呢。

  “陛下,陈国公所犯何罪,你为何当着众朝臣将其击杀?这个国家还有王法么?”

  杨侗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侧的王世恽正瞪着俩眼珠子望向自己,老杨一不做二不休,往后一侧身抽出天子剑,随后抬手一扬——噗。

  宝剑顺着王世恽的哽嗓咽喉划过,血光喷溅而出后,那位王内史手捂着脖子站在原地不停打晃。

  嗝……

  嗝……

  不似人声的音节由他嘴里发出,一只手已经捂不住的鲜血正在顺手指缝隙向外滴落,这迫使他在用另外一只手去帮忙的那一刻破坏了身体平衡,整个人终于跪在了地上。他的力气似乎随着鲜血的流淌而消失了,趴在地上如虫子般蠕动了两下后,要探出满是鲜血的手去抓杨侗的赤舄,那时,全身都在颤抖。

  啪。

  安静的大业殿内传来了王世恽手掌垂落地面的声音,这声音很小,却清晰的钻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那一秒,地上的陈国公与内史令都变成了死尸。

  皇帝要干嘛?

  自杀嘛?

  他不想自杀怎么会给王世充这么好的借口,这回那领兵在外的郑国公想不造反都不行了!

  “来人,护驾。”

  裴仁基看着两具尸体面无表情的喊出了这句话,老将军庞玉不知道裴仁基身处哪一个阵营,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冲着由殿外涌入的佽飞大喊:“庞玉在此,尔等休伤吾主!!!”

  顷刻间,那些手持利刃的佽飞无人靠近杨侗,反而将刀剑对向群臣,将众位大臣和皇帝彻底分开,犹如堤坝挡住了洪流一样。

  庞玉愣住了,谁不知道这些佽飞都是王世充的人,那监门府的将军跋野便是当初迎战王世充的时候冲人家下跪投降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这群人为何一个个的比自己都忠君爱国?

  “庞老将军?”

  “庞老将军!”

  庞玉这才转头,但身躯依然寸步不让的挡在杨侗身前:“陛下,臣护你速速撤离,此处危险……”

  “我的庞老将军啊……”

  杨侗一甩天子剑,剑上鲜血滑落,随后归入剑鞘用双手扶住老将军肩膀说道:“别紧张,如今裴仁基是国丈,这会儿监门府领军的是国舅裴行俨,眼下这些佽飞都是昨夜见了圣旨的大隋军伍,姓杨。”

  他必须要解释,哪怕没有庞玉也要解释给朝臣听自己因何在朝堂之上诛杀这两个逆臣,可真实原因是永远都不会说出口的。比如威慑力。

  一个国家也好,一个家族也罢,当幼主势微,强权当道时,哪怕朝臣心中仍然有那么一点点忠诚之心,也会将其藏起来,毕竟,他们也要自保。久而久之,皇权便再无任何作用,哪怕此刻皇帝兢兢业业,也不会再有人觉着你有翻盘的机会了,那些所谓的忠心,自然有能者居之。对,有能者。

  想要在这种情况下震慑住朝臣,绝仅仅是一句‘杖毙’或者‘车裂’就可以解决的,因为王世充还领兵在外,因为郑公府还控制着五万备身府军。而杨侗亲自动手则不一样,一来,他可以证明自己不是怂包软蛋;二来,如此震撼之下的朝臣心中会出现裂缝,随后再把最强的那个打趴下,杨侗才能收获一群因恐惧而暂时低头的臣工。这之后法律才可以约束这些人,仁德才可以感动这些人,这群人才不会在搜刮了民脂民膏后捧着金银去郑国公府换取更大的官位。否则,在富豪眼里,乞丐分给另一个乞丐一些吃的根本就无法让他们感动,只会让他们觉着这个乞丐傻。

  “庞老将军,你来看!”

  裴仁基站在杨侗身后毕恭毕敬说道:“陛下有旨!”

  门口,顶盔掼甲的罗士信完全换了另外一副模样,身上的太监服饰扔了,穿着的乃是隋朝将军的制式铠甲,他迈步跨过宫门门槛,走到杨侗面前跪倒:“臣在。”

  “传陛下旨意,宫城城门紧闭,任何人一律不得进出。”

  “诺!”

  罗士信并没动,而是跪在地上静静等待着。

  裴仁基再次开口:“传陛下旨意。”

  随后,他竟然阴冷的看了一圈屋内的其他朝臣,众大臣这才想起来规矩,一个个赶紧撩袍跪倒,而就站在杨侗身前的庞玉也赶紧从其身边走开,退后三步后,跪在那里。

  “封,裴仁基为郑国公,内史省左仆射;封,裴行俨为鲁国公,左备身府大将军,代领监门府,统兵两千守应天门……”

  一众朝臣纷纷抬头,一个个用疑问的目光左顾右盼,但,唯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可眼神中写满了:“守宫门干什么?王世充回来了么?这裴仁基怎么成了郑国公?完了完了,内战很快就要一触即发!”

  杨侗对眼前的一切很满意,轻声说了一句:“这不是都懂规矩么。”说罢,走向龙椅,安心的坐下后,任凭裴仁基宣读圣旨。

  “臣,裴行俨领旨,谢恩。”两米左右的大个子晃悠着身躯走出,跪下时是神情肃穆。

  “封,庞玉,为右备身府大将军,领兵两千守宝城门……”

  “慢!”

  庞玉一下就抬头了,他觉着皇帝这是过干瘾呢,如今监门府的兵都在跋野手里,您就算有兵符也调不动啊,上哪弄兵去?就更别提备身府了。

  “莫非庞将军不愿为国尽忠?”杨侗没发觉这庞玉有不忠的嫌疑啊,可怎么……

  “启禀陛下,老臣愿为我大隋鞠躬尽瘁,只是,老臣许久未曾带兵,不知还能否驯服这些骄兵悍将。”

  杨侗听明白了,他这是不太放心。

  “罗士信,抬出来与老将军看。”

  “诺!”

  这回罗士信才动,他一走出大业殿,殿外佽飞脚步又一次响起,一具具尸体由大业殿一直铺到殿外广场,全是身着铠甲的佽飞。

  “老将军,昨夜,朕命罗士信、裴行俨二位将军与五百部曲领圣旨五百入监门府宣读,不停号令者、稍作迟疑者、表面应允准备趁夜与郑公府报信者共计一百一十三人,均被尽数处死。”他这番话说出,群臣就觉着身上凉气窜涌,那真是由头发丝一直窜到了脚后跟,和过电似得,眼前这位小皇帝眨眼之间怎么就杀了百十人还这么面不改色?什么叫天子一怒血流成河这回他们算是彻底领略了。

  哼。

  杨侗冷哼一声,要不为了这件事,他能让跋野和柳应红夜宿皇宫?

  “老将军可携带圣旨前往,监门府军会遵从老将军号令。”

  “臣,领旨谢恩。”庞玉看杨侗的眼神变了,他忽然觉着眼前这位皇帝自己不认识了。

  “陛下有旨,封霍世举为左监门府大将军,率兵两千守重光门。”

  霍世举原本就跪在地上,此刻再次磕头:“臣,领旨谢恩。”

  杨侗可没为庞玉、霍世举提升爵位,毕竟无功不受禄,要封,也要等到这场洛阳风波过去以后再说,起码这俩人得有功勋在手。

  “封,跋野!”

  这是令朝臣最意外的,当跋野晃悠着魁梧身躯在人群里走出,人们对他印象最深的便是此人的两面三刀,谁也想不到皇帝竟然敢册封于他,这还真是不怕背叛啊。

  “封,跋野为右监门府大将军,率兵两千守玄武门。”

  此刻,杨侗开口了:“跋野,太后可是在徽猷殿,你只要放进来一名敌人,遭殃的可是朕的母后。”这句话说的何尝不是‘柳应红’。

  “陛下,若真有人进入了徽猷殿,必定是两千守军与下臣全部身死。”

  “好!”

  册封至此,裴仁基不在继续宣读,而是下命令道:“四位将军,请尽忠职守,陛下还派了两千佽飞居中策应,随时给予援手。”

  此四人高声回应道:“必当不负国恩。”随即起身跨越过尸体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走去,整个大业殿唯独剩下了罗士信。

  “士信。”裴仁基可没有宣读对他的任何册封,而是只说了一句:“陛下决不能出任何危险。”

  罗士信点点头:“国丈放心。”

  “群臣听旨!”

  杨侗再度站了起来,那一刻,连裴仁基都跪倒在地。

  “裴氏有女端娘,贤良淑德,甚得太后欢心,特,册封为后,一应程序交礼部办理。”

  皇帝,要结婚了?

  在刚刚在了王世恽和段达以后?

  朝臣脑子都是乱的,这也没耽误嘴上那句:“恭贺吾皇!”

  看起来地上的一溜尸体的威慑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