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拉布拉多式校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邀请

拉布拉多式校霸 雪崽. 3394 2019.07.13 22:25

  “去吃饭吗?”顾泽晨出于礼貌问了一句。

  没想到端坐在书桌前的宋妍泠就收了电脑,将披散的头发扎了起来。

  看她要走,顾泽晨还愣了愣。她怎么就这样答应了?不死心又补了一句。

  “她们两个不去。”

  “嗯,我听见了。”从书包拿了校卡,转身对顾泽晨道。

  扎起头发的宋妍泠少了几分成熟,多了几分这个年龄该有的活泼。看起来利落了不少,虽然前几天刚下了点小雨,凉爽了不少。但看着一个个女生披着头发,顾泽晨都替她们热的慌。

  一中就读的都是“千金”,可能也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学校没有规定女学生必须留短发,像顾泽晨所在的这个班级。除了顾泽晨,只有一个女生留了齐耳短发。看到宋妍泠把头发扎起来还多出了几份亲切感。

  顾泽晨向来都是“宽宏大量”的人,上一辈人关下一辈什么事。再加上宋妍泠并没有跟顾泽晨产生什么冲突,甚至还可能是“同病相怜”。成为一个朋友到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沉默的并排走在林荫道上,宋妍泠有一个一米六五的标准身高。只达到顾泽晨的唇边。顾泽晨一偏头就看到她小巧的耳垂,白皙的脖颈。

  “吃糖吗?”顾泽晨突然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手上赫然躺着一颗大白兔奶糖。

  一句话打破了沉默。

  宋妍泠侧头看她,阳光透过梧桐叶稀稀疏疏的撒在高挑少女身上。也洒在她手上.....的大白兔奶糖上。

  看着少女明朗的笑容,鬼使神差的接过了糖。

  “谢谢”道了一声谢,剥开糖纸。将糯米纸片包裹的奶糖含在嘴里。一开始没什么味道,糯米化了之后。甜甜的,浓浓的奶味扩散到口腔里。宋妍泠很喜欢。

  “怎么样,好吃吧?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糖了。”顾泽晨也剥开了一颗含在嘴里。不时咂吧两下。吃得津津有味。

  “很好吃,你喜欢..吃糖?”宋妍泠看着顾泽晨高挑的身段,竟然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糖。

  “喜欢啊,怎么啦,你不是也吃田园薯片吗?”

  “咳,咳咳咳!”被糖水呛了一下。十分不雅的咳出声来。

  宋妍泠喜欢吃薯片,只有几个好友知道。被别人提出来,还有点尴尬。

  一颗糖就缓解了气氛。

  宋妍泠给顾泽晨介绍了一下学校的建筑。等嘴里的糖吃的差不多了,也到了餐厅。

  现在正是饭点,一楼乌泱泱的队伍,宋妍泠果断选择了二楼。二楼的人倒没有一楼多,但也是拥挤的排了一大堆。

  顾泽晨总算感受到校花的魅力了,刚才在道路上。也有很多人跟宋妍泠打招呼。因为人少,没有像现在这么夸张。

  本来,顾泽晨打算带宋妍泠排在一个稍微偏僻的角落,但是宋妍泠走到哪都是众人的焦点。很快被人们发现。

  “宋会长,来这里,我给你让出个位置。”一个排在前面的男生极力吆喝。

  “宋会长,来我这里,我请你吃饭啊”又一个排在前面的男生喊道。

  “宋女神,宋女神!这里这里!”

  宋妍泠很有礼貌的微笑拒绝了。

  但顾泽晨明显感觉到前面排队的人少了不少。还有很多人往宋妍泠这边排过来,甚至有点拥挤。人群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推搡。

  顾泽晨可以说是非常惊讶了,低头问宋妍泠。

  “你以前都是这样吗?”

  因为人生嘈杂,顾泽晨只能凑近宋妍泠的耳边悄声问道。

  温暖的气息扑散在耳边,有点痒痒的。鼻尖还有一丝大白兔奶糖的甜味。宋妍泠耳朵刷的一下红了,掩饰性的侧了侧身子。

  “不是,我可以在三楼吃饭”顾泽晨了然,这又是宋妍泠的特权。

  “那我们还排吗?人变多了呢。”顾泽晨指了指门口挤进来的人。

  “不用了,快到了。”宋妍泠示意前面只有两个人。

  以宋妍泠为核心,人群往这边挤来。但宋妍泠四周却没有人,在她周围还留了一小片空地。

  大概是宋妍泠这气场太强了。达到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效果。

  到了窗口,才发现这是西餐。且价格昂贵,一块牛排都要200多。

  顾泽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算了!咬咬牙买了一份牛排。就花了100多。

  护着宋妍泠从人群中穿过,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

  宋妍泠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刀叉,再优雅从容的一刀一刀切着牛排。送到嘴边,慢条斯理的咀嚼。咽下。

  优雅从容的像是欧洲皇室里的女王。

  顾泽晨盯着眼前巴掌大的一块牛排。像是盯着一张毛爷爷。不禁在心里琢磨这块牛排的成本价。

  这么小一块,但是牛排使用的一般都是里脊肉。价格比较贵,勉强算它二十。配料配菜勉强算它10块。顾泽晨横看竖看都觉得不值一百多这个天价。

  抬头看着宋妍泠高贵优雅的进食,不禁感慨。这哪是给她们这些凡人吃的呀。

  顿时,顾泽晨感觉到与宋妍泠之间无法跨越的距离。

  顾泽晨把那块牛排切好送到嘴里,咬牙切齿的大口咀嚼起来。三口就吃了个干净。

  宋妍泠掀起眼皮看了看顾泽晨,也没说什么。

  顾泽晨这个吃相让人看起来就很有食欲,本来让宋妍泠觉得无滋无味的牛排都变得可口起来。

  本来僻静的角落,也三三两两聚起了人。唏唏嗦嗦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个男的谁呀,怎么和宋女神坐在一起?怎么没看到傅思桐?”声音有点愤愤。

  “你傻呀,你看她校服。是个女的。”闻言,刚刚说话的男生松了一口气。

  “那谁呀?怎么没见过呀?”同学C

  “说不定就是那个嫁入豪门李女士的女儿,宋女神的姐妹了。”同学A猜测道。

  “没准还真是。不过还好是女的。”

  “是女的,你也没份。你敢跟佑杰哥抢女人吗?”同学B嘲笑道。

  顾泽晨偷偷看了一眼宋妍泠,她好像没有听见般。依然优雅的吃着牛排。

  “既然李阿姨嫁给我爸了,那么这些闲言碎语就少不了。你也不必理会。”宋妍泠用纸巾擦了擦嘴角。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顾泽晨有些诧异,也有些受宠若惊。

  “是啊。”宋妍泠看见顾泽晨眼里的惊讶,有点好笑。又忍不住逗了逗她。

  “为什么呢?”顾泽晨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对一个相处还没有一天的人这样。为什么就这样坦然接受了?

  “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单身,经常忙于工作。我就很希望有一个妹妹或者弟弟陪我。况且我并不反对他找一个一起生活的人。我们俩有好相处,难道不是最好的面对目前这种情况的方式吗?还是你希望我们俩水火不容什么的?”

  宋妍泠双手支着脸,一脸笑容。就是有些毛骨悚然。

  这一段话是顾泽晨听她说的最多的一段话。这是那个冰山冷艳的宋妍泠吗?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如果两人真正的两看相厌,水火不容。那样对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好处,说不定还会引起全校男生公愤什么的。

  正想着,宋妍泠就要起身就要离开。顾泽晨急忙跟了上去。

  虽然那群男生目光一直盯着宋妍泠,但是也没有上前靠近。只是闪着绿汪汪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想来也是惧于宋妍泠的身份。

  一中是由宋家和程家几大家投资入股而建成的,其中最大的股东还是宋家。招惹上宋妍泠就只有找死。

  “这周六,一起回宋家。”宋妍泠声音淡淡的传来。

  “不了,我还有事呢。”顾泽晨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怎么了?去陪女...朋友?”宋妍泠背对着她,看不见什么表情。只是声音听起来有些冷。

  “是,是的。”不知道为什么,顾泽晨感觉有点虚。

  “你连吃饭这点时间都没有了吗?”宋妍泠转过了身,眼底里布满了冰霜。在有些闷热的天,生生的将顾泽晨冻了个哆嗦。

  “好,好吧。我周五下午就去。”

  毕竟拿了宋家的三百万,这笔钱现在非常重要。吃个饭还是有必要的。

  宋妍泠眼里的冰霜融化,似乎含有隐隐的怒火。还没待顾泽晨细看,就转过了头。大步流星的离开。

  宋妍泠是生气了吗?顾泽晨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直愣愣的跟了上去。

  到了寝室,杨欣楠傅思桐两人正在整理行李。顺便布置装饰了一下房间。还挺像回事的。茶几上还放着一盘水果,水果是顾泽晨买的。

  顺手捞起了一个苹果,也不管洗没洗过。直接拿起来“嘎嘣”一声咬下一口。她晚饭没吃饱。只能拿水果凑合。

  宋妍泠则捧起电脑开始学习工作了。

  学生会的会长选的是高二的学生,高三忙于考试。所以学生会会挑一个学妹顶做,现在宋妍泠就在做对接工作。

  顾泽晨则是翻出了数学新课本看着,不时的拿笔在习题上推算。看的很认真。

  一个在书桌的左边,一个在书桌的右边。

  顾泽晨思考时喜欢转笔,灵活的手指将笔穿插在其中,令人眼花缭乱。“唰”一下收起笔,又伏首写。

  宋妍泠则指尖移动着,一目三行的扫着大段大段的文字。

  这幅画面很美好。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杨欣楠傅思桐两人洗完了澡。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聊着。宋妍泠则正洗着澡。

  挺了挺僵直的背。对两人道“我出去一趟,能赶在熄灯前回来。”

  两人也没有多问。

  顾泽晨暑假已经养成了习惯,睡前要出一出汗。才睡得好。

  顾泽晨打算绕着学校跑一圈,顺便熟悉一下学校。戴上耳机点了一首节奏性快的音乐,就迈步随节奏用七成速度跑着。

  绕过女生宿舍、男生宿舍、超市、U形教学楼...一口气冲到了宿舍下。低头杵着膝盖喘息着。

  学校很大,一圈下来有四五千米的样子。

  背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着后背。汗水顺着前额发丝滴落。长长呼出一口气,全身舒畅了不少。

  “你去水里泡过了啊?”傅思桐见顾泽晨近乎浑身湿透,诧异问道。

  “去跑了一会儿步”拿了一身睡衣走去浴室。

  “你觉得她怎么样?”

  “谁?”宋妍泠视线从屏幕上移开。

  “你妹妹呀?你觉得她怎么样?”

  “就那样,还想怎么样。”宋妍泠视线又移到屏幕上。脑海里却想起被点点阳光轻洒的少女,伸出一只手,手上静静的躺着一颗奶糖。颇为希冀的看着自己。

  嗯,她还有点可爱。

  打开花洒,水哗啦啦的冲洗着身体。冲走了一身的疲惫感,温水烫贴着身体,也烫贴着这颗疲惫的心。久违的感到安逸。

  洗好澡后,顺便把校服洗了。在一般的中学,校服只有四套。但是一中允许女生穿长裙,所以一中的校服有八套。冬天两套,春秋两套。炎夏四套,分别是两套长裙,两套六分长的短裤。顾泽晨本来就没有穿裙子的习惯,她连睡裙都没有。还是放弃了穿长裙的打算。

  顾泽晨与宋妍泠的床正好是并排的。一偏头就能看见她被屏光照亮的侧脸。她很专注,不时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半干的头发披散下来,多了一丝温婉的气质。很吸引人。

  杨欣楠和傅思桐正在叽叽喳喳的聊天,她们的灯已经关了。只留下一盏橙色的壁灯,温温柔柔的洒下光芒。顾泽晨看着有点恍惚。

  杨欣楠是一个非常慢热的人,很少与顾泽晨对话。但是与傅思桐聊的却挺多的。

  头发差不多干了,空调的温度有点低。关了灯,钻进被窝里。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到来,新的未知,新的生活,和新的迷茫。

  ...................

  

举报

作者感言

雪崽.

雪崽.

今天太晚了,明天会补一些。还有看到此文的朋友们给个评论可以吗?   还有就是改写大纲被扣下了,只能现在提了。这是一篇les文!les文!les文!   唉!知道这一点的朋友希望能继续看下去。

2019-07-13 22: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