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人间百态 飞越七十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偷吃桑葚挨顿打

飞越七十载 艺苦思甜 1 23 21242019.04.26 12:05

  一九八三年,川南地区农村经济更加的活跃起来。农业部门也派出了专家,下乡指导种植各类经济作物,比如棉花,甘蔗,向日葵等等。

  当然了,有一样作物几乎是家家户户都种,那就是桑树。

  利用房前屋后,还有田坎等地形,种植了非常多的桑树。

  不过这时候种桑树,不是为了桑树结的果实,而是为了桑树的叶子,栽种桑树就是为了养蚕。

  为此每个乡都成立了专门的蚕茧站,每年夏秋之际,负责收购农民们送来的蚕茧。

  家强也快三岁大了,这小家伙天天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堂哥堂姐们后面,干什么呢?

  比如说偷偷地去摘桑葚吃。

  大人们是不允许小孩子去摘桑葚吃的,因为这些桑树,经常要打农药,谁家的桑树,只有自己才清楚打没打药,万一误食了打了农药的桑葚,那是要毒死人的。

  当然还有一个说辞,那就是桑葚可不太干净,上面爬的虫子不少,像什么蚂蚁啊,瓢虫啊,还有很多叫不出名的小虫子,都会爬在上面,有些还会在上面产卵。

  所以小孩子们,经常都被大人告诫,不准去偷吃桑葚啊,那是虫吃过的,吃了要拉肚子。

  可是那些红得发紫,美味无比的桑葚,总是时时刻刻都在吸引着馋嘴的小孩子们,他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自制力呢?

  所以几乎每一个小孩子,都不会那么老实,看到满山遍野的桑葚不去采摘来吃。

  桑葚很是美味,小孩子们三三两两的约上了,趁着大人们干活之际,就偷偷地跑到山上,直接爬到那桑树上,坐在上面,尽情的享用属于他们的美味。

  只是桑葚味道虽美,但是吃了之后却总是会留下难以消灭的痕迹。

  稍不注意,有的小孩子嘴上都还残留着桑葚果的紫色,回家给大人看到了,那就少不了一顿臭骂,甚至吃棍子,吃篾条也是常事!

  在川南地区,八十年代的家长们,只信奉一条,那就是黄荆棍子出好人,没有哪家小孩子是没有挨过打骂的。

  打得凶的,甚至还有吊起来打,把竹棍子都打破,打断的。当然那肯定是小孩子犯了大错,惹下大麻烦,家长们才会下如此的狠手。

  比如说有的小孩喜欢玩火,却一不小心把火搞大了,烧起来把半个家烧掉的也有,这时候不挨打那是不可能的,大人都要气疯了。

  这天天气很热,大人们都睡午觉了,家强就跟着堂哥家富和堂姐家英,三个小孩子一起就跑到了坡上,三个小家伙各自找了一棵果实都很多的桑树,然后爬了上去,坐在那上面,摘着吃。

  家富一边吃一边说,家强,回去不准说哈,要是泄露了消息,你晓得后果的。

  家强连忙点头道,我知道了大哥,打死我也不会说,今天吃了桑泡儿的!

  家富嘿嘿笑道,好,等会儿带你去搞野炊,可好玩哩!

  家强拍着小手,高兴地道,好啊,好啊!

  小家伙现在对什么都是很好奇的,所以跟着堂哥堂姐跑,就会有很多新鲜好玩的东西。

  三个小孩子吃得满嘴都是紫色的汁液,他们可不敢拿衣角来擦拭嘴巴,为了消灭痕迹,就直接采桑叶来擦嘴。

  吃得都在不停地打饱嗝了,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三个小家伙又一路跑到了别人家的玉米地里,现在玉米正是成熟的季节,三个小家伙偷了别人好几个玉米棒子,然后跑到了竹林里面。

  家富已经八岁了,小家伙什么都懂,他指挥着五岁的家英和三岁的家富,找来石头垒起来了一个灶。

  接着又让家英和家富去捡柴。

  这竹林里面柴可多了,虽然每天都会有人来把枯黄的竹叶用耙耙儿捞回去当柴烧,但竹叶是一天到晚都会不停的掉,所以还是能收集不少的竹叶。

  当然全用竹叶肯定不行,不好烧。还得捡一些枯竹回来,这也好办。

  很快三小就搞来了一堆的柴。

  家富嘿嘿一笑,从口袋里面竟然摸出了一个干瘪的火柴盒来。

  这个火柴盒里面,只有一根火柴了。

  家富笑嘻嘻地道,想不到啊,这个是我偷出来的哦,这下可以派上用场了。

  擦燃了火柴,把一把竹叶点着了,慢慢地加柴,很快就在石头垒起来的灶里面烧了一堆很旺的火。

  家富又指挥着家英和家强,把一个个嫩黄的玉米棒子,用一根根竹棍子穿起来,然后架到火上烤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阵诱人的香味就飘到了三小的鼻子里面,先前吃下去的桑泡儿都消化得差不多了,此时闻到烤玉米的香味,三个小家伙都不停地吞着口水。

  家英砸吧着嘴道,哥,可以吃了吗?包谷米都烤糊了呢!

  家富笑道,不要着急嘛,现在只是表面烤焦了,里面还没有完全好呢,吃了生的包谷会拉肚子的。

  在家英和家强面前,家富永远就是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事实上他肯定要比家英和家强懂啊,因为他都上小学二年级了。

  家英还在上幼儿园,家强呢还是一个三岁娃,啥也不懂。

  烤得差不多了,家富就拿起两根玉米棒子,分给家英和家强,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根,三个小家伙就在这竹林里面,捧着玉米棒子啃了起来。

  还别说这烤的玉米棒子,似乎就比在家里的灶里面烤的更好吃,其实这只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

  一来这些玉米是偷的别人家的,二来又是搞野炊嘛。

  只不过回去之后,家强还是露出了马脚,他的嘴角都没有擦干净。

  振兴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他还是大声道,家强,跑哪儿去了?

  家强吓得一哆嗦,呐呐地道,爸爸,我,我没到哪儿去啊,就是找哥哥姐姐玩了。

  振兴见他不老实,眼睛一瞪,吼道,说,是不是去偷别人家的东西吃了?

  这可把家强吓得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蕙兰一看心疼啊,就拉着气呼呼的振兴,劝道,振兴,你干啥子,对娃儿这么凶,你凶个啥子嘛!都把他吓着了!

  振兴气不打一处来,狠声道,这么小就不老实了,长大了还得了?不行,今天必须要惩戒了!黄荆棍子出好人,这一点没错!

  这一次,是家强第一次挨打,蕙兰都没有拉住振兴。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