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七尺锦绣一池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熟悉又陌生的人

七尺锦绣一池春 蓁越 1 23 20872022.10.04 00:01

  “你个糟老头,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的,这紫砂壶杯连着壶,我记得是老顾花了大力气,好不容易从宜兴给你收回来的大师作品,你这摔了,可没的补,到时候又要自己心疼。”

  沈月英从厨房端着洗好的小番茄出来,刚巧就看到了这一幕。

  “我心里有数,刚才手滑了下。”

  韩宝昌刚刚也吓了一跳,这可是他的心头宝,专门用来泡绿茶喝,这么些年泡下来,这壶已经带上了自然的淡淡茶香,平常便爱不释手,这要是真的摔坏了,还不得心疼死,更会被顾老头念许久。

  他的手细细抚摸着紫砂杯,还仔细看了看杯口上的小猴子,确保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这才放下了心。

  这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差拿个放大镜来看了。

  “老韩你还会手滑啊?”

  沈月英听韩宝昌嘴上不肯承认,手上却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揭穿他。

  面对老妻的挪揄,韩宝昌摸了摸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胡子,假装沉稳,“赶紧把水果给孩子们拿过去。”

  沈月英笑了一下,算是给老头子一点面子,将水果篮放在茶几上,熟络的招呼着苏芸,“芸芸来吃,这是早上隔壁大婶送来的,自己院子里种的比外头的好吃。”

  “谢谢奶奶。”

  苏芸乖巧的道谢,捏了一个番茄先放进了嘴里,又捻了一颗塞给了韩佳宁。

  转过来郑重其事的对沈月英道:“奶奶,不怪爷爷手滑,你知道刚才小宁宁说什么吓人话了吗?”

  脸上故作深沉和严肃的样子,配着稚嫩的容颜,显得有几分好笑。

  韩佳宁此时正在认真品尝着小番茄,无暇顾及。

  这酸甜的口感带着清香,真正的无公害绿色食品,已经许久没吃过了。

  “她说她要考浙大!”苏芸大声的道。

  沈月英先是一愣后拍拍手,“宁宁有志气,那可要多多努力了,还有小半年就高考了,让你爷爷最近别给你布置那么多课业,学习要紧。”

  “不行!”

  韩佳宁放下了手边的小番茄,激动的站了起来,“我要跟爷爷学扎染!”

  一听这话,韩佳宁瞬间觉得手里的小番茄不香了,心里焦急,这是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

  比高考还要重要!

  “好孩子,你有这个心爷爷就高兴,不急一时,扎染的技艺爷爷什么时候都可以教你,我们先把心思放在文化课上。”

  韩宝昌一脸欣慰。

  他没想到韩佳宁这么在意扎染,这不就是天生的传承人嘛!

  他激动的手有些抖。

  他没能生个天分高的儿子继承这门手艺,好在孙女天赋极高,原还担心她会排斥,没想到她既然这么喜欢。

  换上了慈祥和蔼的笑,“宁宁不急,爷爷慢慢教你。”

  韩佳宁见状咬紧嘴唇,她想说她不想慢慢学,不过她也知道一口吃不成大胖子。

  沈月英温柔的摸了摸韩佳宁的头,“宁宁别太辛苦了,最近这几天,你每天都清晨起来跟着你爷爷一天都没个休息,晚上你那房间的灯都亮的很晚才熄,你看看这小脸儿都给瘦了,要是你妈妈知道了,可不要怪我们没把你照顾好。”

  忽然听到奶奶提到了妈妈,韩佳宁有些呆滞,妈妈……

  韩佳宁已经记不起上次见到妈妈是什么时候。

  更别提妈妈为了她和爷爷奶奶置气。

  韩佳宁嘴角扯了扯,掩饰着眼里闪过的讽刺,从父母离婚之后,她就拒绝他们出现在生活中,一开始她跟着妈妈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她就发现,妈妈有了新的感情生活。

  这对于韩佳宁来说,就是最深的背叛!

  原本爸爸的事情就是韩佳宁心头的一根刺,她以为以后只有她和妈妈相依为命。

  她不止一次的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好好守护妈妈,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不过只是个笑话。

  再后来,她决定了去上海。

  远离了乌镇的一切,也就听不到看不到,这些让她烦心的事情。

  除了过年的相见,也就只有在节假日里韩佳宁会主动发上几条问候短信。

  这个时候妈妈则会小心翼翼的对待她,但这样的谨小慎微,韩佳宁根本就不需要,从骨子里散发着拒绝和排斥。

  当了许多年的孤家寡人,乍然听到妈妈会责怪,让韩佳宁的心头产生了不一样的涟漪。

  “怎么一听阿姨,你就开始愁眉苦脸的?小宁宁刚才雄心壮志要考浙大的勇气,去哪里了!”

  苏芸在韩佳宁的额头轻轻的敲了一下。

  “啊,小芸芸你这是带了情感的公报私仇!”韩佳宁捂着额头龇牙咧嘴。

  但刚才心底浮现开的酸楚,奇迹般地消失殆尽。

  “我就公报私仇了怎么了,你有话说吗?你连邀请我的事情都忘记了,我还不能打你一下!”

  苏芸娇嗔了一声。

  柔美的五官即使再做凶狠的表情,也不吓人。

  奶凶奶凶的带着几分可爱。

  “是,我错了。”

  韩佳宁认怂的飞快,她举手表示投降,看向奶奶撇了撇嘴道:“奶奶,我妈那边你别管,她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沈月英不赞同的道:“宁宁,那是你妈妈,她也是为你好,她和你爸爸没办法继续生活,但改变不了他们是你的父母。”

  韩佳宁听着奶奶苦口婆心的劝说,眼里划过悲凉。

  他们可没拿我当女儿。

  她口不对心的道:“知道了奶奶。”

  她起身拉着沈月英,“奶奶,你说好了做千层饼的,我都饿了。”

  韩佳宁摸着肚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好好好,奶奶去做去做。”

  “奶奶,我也来帮你。”苏芸见机也缠了上去。

  “芸芸也来。”沈月英被哄的笑意满满,哪还记得先前要说的话。

  三人热热闹闹,粘粘乎乎的去了厨房。

  韩宝昌饮了一口茶,温润带着一丝淡雅的清香,仿佛春日里第一场雨所带来的舒适。

  他吧唧了一下嘴,“果然是正宗的雨前龙井。”

  他放下了茶杯,目光看向厨房里的闹腾,悠哉悠哉的拍着腿,一副洞悉一切的目光道:“人老了,就爱听好话,被哄的都找不到北咯。”

  可是这语气里多少,有一些酸楚,如这乌镇的雨淅淅沥沥,点点入心。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