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是谁杀死了黑天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画中人

是谁杀死了黑天鹅 小鸟知更 3288 2020.09.16 20:01

  教室中,同学们的脑机里传来甜美的声音,“美术考试现在开始。考试时间是8:00-11:00。”

  盛开打开试题:

  用意念画一个你的同学。

  盛开脑海中,最先浮现了洪炎装哔的画面。

  洪炎挺胸负手而立,微微仰头,眼神淡漠……李强则跪在地上,埋着头。

  盛开寥寥几笔就勾勒出轮廓,迅速画出了线稿。

  线稿是三维立体的,普通同学不可能勾勒的这么快。

  要是被他们看见盛开的脑屏,会吓到退考的。

  盛开常年跟着雨兮锻造,刻画符文,想象力十分充沛,脑海容量是普通同学的不止十倍。

  【注释:脑海容量决定了想象力,沟回越复杂,所能承载的想象力越多。】

  锻造原兵器、创造原力技、推演原力阵,都需要大量的想象力。

  考美术其实也是在测试想象力,测试同学们在原兵器、原力技、原力阵方面的潜质。

  三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只够普通同学画完线稿。

  此时的盛开,已经完成了上色。

  画的就是洪炎装哔那天穿的纯白色汉服。修身的男装剪裁。及膝的长款外套,对襟上银丝暗纹闪动,敞着怀儿,内里劲装在身。脚下一双雪白的布靴。一尘不染。

  阴影亮度都调到刚刚好,视觉上最舒服的效果。

  只差手和脸的细节,还没处理。

  盛开缓缓的闭上眼睛,脑海中慢慢浮现了当时场景。

  他动笔了。

  洪炎指尖如笋,腕似莲藕。

  一手轻轻搭在背后腰上,一手浮在身前胸腹处,

  遥相呼应。

  一双十指玉纤纤,

  不是风流物不沾。

  眉黛青山,

  双瞳剪水。

  眼含一丝淡漠,

  看淡这人世间……

  嘴角微微下翘,

  透着一丝清艳,

  清了岁月,

  艳了时光。

  画成。

  盛开呆呆的看着脑海中的洪炎,

  怦然心动。

  仙子下凡尘,不过如此。

  良久,

  盛开(¯﹃¯)口水,

  猛然间想起,洪炎现在还是个男生……

  洪炎见盛开这副花痴模样,银牙暗咬,这家伙肯定画的黛初,看他那色兮兮的样子,肯定是幻想着跟黛初拍小电影呢,咿——。

  此时的洪炎,也画的差不多了。

  他常年创造双原力技。想象力也相当充盈,脑海不比盛开的小。

  洪炎画的是盛开坐在麻将桌前,

  手指比心,正在捋他额前的那撮白毛,

  眼中有一丝戏谑,

  正盯着桌旁的洪炎,

  放荡不羁。

  嘴角轻抿,

  笑的有点儿贱,

  看着有点儿坯。

  五官硬朗,透着侠气,

  一付老大的架势。

  大义凛然中又带着点邪恶……

  这就是洪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

  让他又爱又恨。

  画成。

  洪炎嘴角不自禁泛起微笑,

  计划着下次怎么破坏盛开装哔。

  幻想着他憋的要死,

  无哔可装的倒霉样子……

  ……

  盛开画完洪炎,才用了一半的时间。

  无所事事。

  脑海中又浮现了另一幅画面。

  黛初蹲在地上,

  一只手环抱着双膝,

  一只手伸向小猫。

  小猫仰头看着黛初,

  她微微一笑。

  露出甜美的梨涡。

  沉了岁月,

  醉了时光。

  微风吹乱她银白色的发丝,

  好似吹散了她的忧伤。

  小猫不时轻舔着她的指尖,

  阳光洒了一地,

  一人一猫,

  恍如隔世……

  画成。

  盛开痴痴的望着脑海中的黛初,

  酒涡里面没有酒,

  我却醉的像条狗……

  良久,盛开擦了擦口水。

  忽然想起一位老画师的话,“区分一个画手是不是天纵之才,就看他敢不敢在一副自认完美的作品里,再加上最后几笔。”

  “而这最后几笔,或是最大的败笔,亦或是绝世的妙笔……”

  盛开想试一试。

  并不是想证明自己是天才。

  而是觉得这两幅画,好像少了点什么,很玄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他走进了画里,学着洪炎的样子负手而立,仿佛自己化身洪炎,感受着他的感受……

  良久,

  忽然动笔,在虚空中快速点了两下,

  点在洪炎的嘴角两侧。

  原本微微下翘的嘴角变得不再对称,一边的嘴角多下翘了一点点。

  失衡的嘴角,却让整张脸、整个人平衡起来。洪炎好似活了过来……

  整幅画平和了,

  万物平和了……

  ……

  虚空中突然劈下一道粗壮的血红色闪电。

  教学楼外的白色麒麟御守凌空而起,吞掉闪电。

  “嗷——”的一声惨叫,被闪电劈的趴在楼顶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抬眼望着天,眼里露出一丝恐惧。

  ……

  盛开毫无察觉,他已经走进了黛初那副画,深陷其中……

  化身黛初,蹲在地上rua猫。

  良久,

  盛开笑了,好似春风拂面,随意在黛初脸上点了三笔,

  落在双眼和梨窝处。

  黛初的笑容变了。

  笑容里透着发自内心的欢愉,

  好似心语,诉说着情愫。

  小猫雀跃,草木欢腾,

  天地间,整幅画,

  笑了。

  ……

  虚空中再次劈下一道粗壮的阴青色闪电。

  雪哉、王淮此时已至楼顶,

  王淮祭出一只八卦罗盘,小肥手一掐指印,一顿操作。

  罗盘坎水位电光闪烁,噼里啪啦,冒着水汽……

  半晌,将将收了闪电。

  身子微微一呕,一股鲜血涌进嘴里。要面子,又给咽了。

  目光警惕的盯着苍天,怕还有后续的天地异动。

  雪哉露出疑虑之色,朝盛开的教室深深的望了一眼。

  又抬眼望向五中狮堡的尾部,

  那座直入云霄的黑塔……

  ……

  而此时的黛初,刚刚画完。

  她画的居然是背影。

  盛开正在侧头劝张伟。

  眼神中有无奈、有诚恳、有愤怒。

  但更多的是怜惜,

  是悲天悯人。

  对黛初来说,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

  他从盛开的眼中,看见了自己。

  她读懂了盛开,

  就像她无比确定,

  盛开也懂她一样。

  这一眼,

  锁住了她的心。

  天崩地裂,人山人海,

  我黛初的眼里就只有你。

  我在等,

  我在盼,

  你的眼里也有我。

  ……

  岳知守很郁闷。

  他想画个心仪的女生,在脑海中搜罗着好看的女同学。

  可盛开的画面,总是好死不死的跳出来。

  他恨盛开。

  因为他成了雪哉第八个徒弟,所以总是不自觉的留意他。

  现在他更恨盛开了。

  因为盛开总是跳出来,打扰她画心仪女生。

  他想拿高分,就必须画的传神。

  思来想去,就得画盛开了,画他才能传神。

  他郁闷。

  可还是得画。

  画成。

  居然也是盛开在捋着他那撮白毛。

  除了装哔的模样,还多了些色眯眯的神态。

  这是岳知守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盛开在同学面前吹嘘雪哉的身材有多妖孽。

  还管雪哉老师叫“小雪”。

  一副装熟的样子。

  他酸了。

  他嫉妒。

  这一切本该是属于他的……

  所以他画的惟妙惟肖。

  透着浓浓的柠檬味道。

  ……

  顽石终于画完了。

  他很满意。露出了欣赏大师作品的神色。

  “嗯——,不愧是我,画的可真好啊。”

  脑屏上的女子还是很有特色的。

  应该是钗月。

  他心目中风华绝代的“美人冠”钗月。

  他画的嘛,

  不可描述。

  画风深受《海贼王》尾田老师的影响,

  可以说是得到了上半身的真传……

  ……

  西钥明画的很爽。

  她画的不是写实,而是幻想系列。

  画中一共四个人。

  岳知守、顽石、洪炎、盛开。

  却有一个共通之处:

  眉宇神态间,都在诉说着对她西钥明身体的渴望。

  都是一副色授魂与的模样。

  她也画的极其传神,都是从夜店里的小哥哥们那里看来的。

  浴火弥天。

  要不是因为这是考试,

  她都没打算画衣服。

  她脑海中的四个人,

  可是光着的。

  ……

  脑机中传来了甜美的声音,“考试时间到,请同学们上传试卷。”

  “我线稿都没画完呢。”

  “我刚开始给女神西钥明上色。”

  “盛开的白毛太有特点了,我居然先想到的是他哎……”

  ……

  学校食堂,盛开、洪炎、黛初,又坐在了一桌。

  这次洪炎抢着坐在了盛开身旁。黛初坐在对面。

  盛开的餐盘里,还是多了一个半馒头。

  一个洪炎的,半个黛初的。

  黛初一直想问,但又有点怕知道答案。终是忍不住了,略显调皮的看着盛开,像开玩笑一样,装作随便问问,

  “盛开你画的谁呀?”

  盛开见黛初模样可爱,心头一甜。装作神秘的样子,

  “嗯,这个女生……身子看着柔弱,性子却活泼机灵。她是蹲下来的,旁边还有一只小猫,你猜我画的是谁?”

  黛初俏脸绯红,却并未闪躲,继续跟着打趣,“你先猜猜我画的这个人。他有一撮白毛,没事总爱捋它,也不怕捋掉的。”

  又学着盛开的语气,粗着嗓子,“你猜我画的是谁?”

  盛开被她逗笑,没想到黛初这么可爱,“我猜这个人……刚吃了你半个馒头。”

  两人相视一笑,

  好似心有灵犀。

  洪炎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馒头。真想把盛开盘子里的馒头抢回来。

  我看你像半个馒头!哼!要是没爷给你的一个馒头,你吃得饱吗!

  黛初这小娘皮也太会了吧,可以呀,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小猫是吧?

  眉头一纵,计上心来,

  “对了盛开,我那把红尘剑,你不是非要帮我改成双原的吗,改好了吗,考战力的时候,我想用。”

  盛开得意一笑,“就知道你要用,昨天刚改好。”

  暗中嘀咕,这波可真是亏大了!改你这把蓝级的破剑,兮姐收了我300万。还说这是成本价,也就是我,换别人她还不出手呢。我欠兮姐380万了……

  却装作小事一桩的样子,从空间手镯中抽出红尘剑,递给洪炎。

  洪炎接过红尘剑,收入自己的空间手镯。

  还故意把手腕与盛开的手腕,摆成一线,靠在一起。

  一对手镯,一大一小,

  好似分不开的一对。

  落在黛初眼中,

  心头一紧。

  戒备的看向洪炎,

  发现洪炎正大有深意的看着她。

  二人对视。

  好似射出两股杀气,在空中对撞。

  水火不相容。

  谁都不能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