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雷传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恩怨

天雷传说 松风古琴 7305 2003.07.12 23:52

    韩逸一路风尘,到得一个*浅淡的小山坳。

  这是师父的家。桃花杨柳依然耀人眼目,春风把植物的香气微微熏染,天地间似乎也只有桃花的艳白娇红,和杨柳的笼青流翠了。

  这样的美丽啊,似乎就是她的永恒之梦了。可她却无法在此留恋不去。曾经的美梦,如今也只是一个责任而已——没有了那个沉默而强悍的师父,师母和师妹就是她的责任了。

  韩逸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对师母的感觉。是羡慕,是妒忌,还是内疚?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而师妹那早慧而清冷的明眸,却让她想到师父的眼睛,未免惆怅。

  韩逸下了马,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她看到那个青衣窄袖的少女就在桃花树下静静的扫着落花。清秀而沉静的样子,依稀有师父的神采。

  “师妹。扫花做什么?”

  “我新近得到一本古书,正按书上说的,学着作桃花酿。”

  “呵呵,有心情酿酒了?你不是要专心学剑术,好快点杀我吗?”

  少女悠然笑了笑:“师姐放心,还在学呢。你害死了我爹,我怎么会放过你呢?不过你也别怕,三五年我还不是你对手,你要后悔,随时可以杀我。”

  “我不杀你。你的武学天分不如我,怎么学也没用的,还不够格做我的敌人。不过,你喜欢学剑也好,可以不致于太无聊。以杀我为目标,是你的精神寄托吧?”韩逸觉得自己果然有点刻薄,不过激怒这个聪慧冷僻的师妹,好像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少女愤怒的皱了一下眉头,却意外地没有发作,只是微微哼了一声:“师姐慢慢得意吧。杀你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说着不再理她,低头继续清扫落花。

  韩逸有点赞赏的看了看师妹,轻轻说:“香侬,你有点进步啊。师母还好么?”

  香侬冷冷看了她一眼,说:“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好了,你应该很清楚,何必还问—— 何况,爹都死了,她就算醒过来,除了伤心,还能有什么?”

  韩逸淡淡叹息:“尽人事听天命吧。过几天我会请神医白雨轩来这里看看师母的病。”

  香侬涩然一笑:“何苦来着。我不会因为这样感激你的。”

  韩逸笑道:“师妹放心,我做事只为自己高兴,不需要你感激。”

  香侬低声道:“我恨你。你好虚伪。要不是因为爹,你根本懒得理会我们母子,对吧?”

  韩逸看了看她:“师妹,就算如此,你也不用这么计较啊。”一边说一边从行囊中分出一些金子和一本薄书,口中道:“师妹,这是你们今年的生活费。这本书是南海剑派的剑谱,辛辣迅急,很适合你的体质,你拿去练习吧。”

  香侬也不客气,接过金子和剑谱,微微冷笑:“还教我剑术,师姐你真的是不怕死呢,还是信心太强?”

  韩逸哈哈一笑,也不作答,回头上马而去。

  香侬忽然说:“你不进去看看我娘就走吗?”

  韩逸回过头,淡淡说:“你不是说我虚伪吗?的确,我只喜欢师父不喜欢师母,所以就不虚伪了。”说着打马而去。

  香侬冷冷瞪着她离去,眼中冰焰涌动,低声自语:“走着瞧吧。”

  ※ ※ ※

  韩逸一边看帐本一边拿着朱笔批批点点,英兰蕙就在一边为她收拾屋里的零乱帐簿,忽然说了一句:“主人,听天风堂殷堂主报道,白少爷要来了。他还不知道你要嫁人的事情,只怕到时候有一场麻烦呢。我觉得他会和你翻脸。”

  韩逸手上微微一顿,帐簿上顿时多了一个殷红的墨点。她沉吟一会,淡淡一笑:“没关系,不会的。我有办法。”说着低声对英兰蕙作了一番布置,然后匆匆离去。

  等韩逸回到天雷帮时,已是几天之后,却遇到一个意料中的客人。

  白雨轩就在韩逸的青竹楼下,坐了一根石磴子,悠然自得的一边喝茶一边等她。

  看到韩逸来了,他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气,朗然笑了:“韩逸,看到我高不高兴啊?”

  韩逸瞄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摇摇头:“你这小子。怎么叫我韩逸啊,叫姐姐。”

  白雨轩哈哈笑道:“算了吧。我们两个都是连生日都没有的人,没人知道我们当中谁比较大,什么姐姐之类的我可不认帐。我为什么要这样叫你。”

  韩逸干笑了一声:“那也未必,我们都是自幼和父母失散的孤儿,长得又这么像,搞得不好我就是你亲姐姐。”

  白雨轩瞪了她一眼:“你别胡说,我还要娶你做老婆呢,你怎么可以是我姐姐。哼,童言无忌,只当放屁!”

  韩逸笑道:“你这孩子越来越会胡说八道了,什么童言无忌啊。也不看看谁比较小。”说着轻轻笑了一下:“雨轩,咱们滴血认亲好不好?你应该是我弟弟哦!”

  白雨轩有点恼怒,恨恨地说:“你别老是拿这个开玩笑。你明知道说别的没问题,这个玩笑我可开不起!”

  韩逸皱了一下眉头,看着他热情却又有点怨恨的眼睛,低低干笑一声,叹了口气: “雨轩,我可拿你怎么办呢?我要嫁给林琛了,你别生气。”

  白雨轩变了脸色,瞪了她半天,颤声道:“我说过别乱开玩笑。”

  韩逸勉强笑道:“我真的没开玩笑啊。奇怪,蕙儿也说我开玩笑,我怎么像是很没诚意的样子吗?”

  白雨轩茫然看了她一会,忽然面色一变,低声说:“是真的啊,我明白了。”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打算离去。

  韩逸有点不放心,连忙问:“雨轩,才来你就走?”

  白雨轩摇摇头:“我不走,我去拿一样东西——我带来要送给你的……东西!”话音未落,脸色一白,忽然闷咳一声,吐了一口血——原来他惊怒之下忽然内息一乱,竟然走火入魔。偏偏白雨轩天性高傲,不肯在韩逸面前出丑,勉强忍着,这一说话,就露了破绽。

  韩逸吃了一惊,喝道:“别说话!我来帮你!”忙让白雨轩盘膝坐下,自己运功助他归顺内息。

  好一会,白雨轩真气归顺,站了起来,看了韩逸一眼,说:“我从西域雪山为你带回了一块冰玉玦,这就去给你拿来。”

  韩逸止住他,说:“不用,雨轩。我要嫁了,不收别的男子的东西了。”

  白雨轩淡淡一笑:“我打跑林琛,你自然就不嫁了。是不是?”眼中现出一丝凶悍之意。

  韩逸苦笑:“雨轩!别这样!”

  白雨轩森然道:“我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肯嫁我?”

  韩逸叹了口气:“其实我早就说过了,偏偏你不相信。你真的是我弟弟。我怎么会嫁给亲弟弟啊?”

  白雨轩冲动的大吼:“胡说!”

  韩逸叹道:“这是我查访了一年多的结果。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就滴血认亲好了。”

  白雨轩看着她温柔而无奈的样子,忽然微微颤抖,低声道:“我就是不信!我也不要滴血认亲!”

  韩逸柔声道:“雨轩!别这样!有很多事情你只有选择面对!”

  白雨轩大吼:“不!”狂乱中踉跄后退。

  韩逸温柔的握著他的手:“雨轩!来吧,你马上可以证明一切。”

  ……

  白雨轩看着碗中融成一片的两滴血,忽然扭曲了脸孔,低声道:“呵呵,你满意了?姐姐?或者妹妹?这就是你要的?”心下悸痛,猛地泪水狂泻,几乎站立不定。

  韩逸温和的抱住他,轻声说:“这样不好么?我们都有了亲人。雨轩,我很高兴有你做我兄弟。”

  白雨轩狂笑摇头:“很高兴吗?呵呵,我……也该高兴是不是?”他笑得摇摇晃晃,心下惨切,哽咽道:“我最喜欢的女人成了我的亲姐妹,我还真******该放鞭炮庆祝啊!”猛的一摇头,狂奔而去。

  韩逸看着他冲了出去,眼色一片迷茫。

  英兰蕙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低声说:“主人,这样好不好啊?”

  韩逸淡淡笑了笑:“很好啊。嫁了林琛,雨轩也没翻脸,还是我的盟友。简直太好了,怎么不好?”

  英兰蕙嘀咕了一句:“滴血认亲?连这个也玩诈的,主人你越来越坏了。”

  韩逸叹道:“怎么?连蕙儿也讨厌我了?”可怜巴巴看了英兰蕙一眼。

  英兰蕙如何不知道她的性情,赶紧摇头笑道:“别拿这套对我。我太清楚主人你的德行了!”

  韩逸摇头笑道:“真失败!怎么你老是泼我冷水。”

  英兰蕙懒得理会她,翻了个大白眼。

  ※ ※ ※

  韩逸满意地看着手上的帐本,轻笑道:“这个月的收入不错啊。看来引入林琛果然是个很好的事情。他主管的几个堂口进帐增加了很多。”

  英兰蕙嘿嘿了一声:“只怕他能干是能干,就是太能干了。哪天吞了你也不知道。”

  韩逸笑嘻嘻的亲了亲账本,笑道:“回报很丰厚,值得一赌,你说呢?”

  英兰蕙摇头:“主人眼光独到,我不欣赏这位林大爷。”

  韩逸失笑道:“说曹操曹操到。蕙儿你还是别说坏话的好。”说着站了起来:“你来了?”

  英兰蕙一回头,看到林琛似笑非笑,靠着门站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这份轻功果真骇人,不由微微变色!

  林琛瞄了英兰蕙一眼,轻笑道:“丫头,别这么说我。以后我可也是你的主人。”说着随随便便的拍了一下英兰蕙的背。

  英兰蕙并不反抗,低头恭声道:“奴婢不敢。”

  韩逸道:“好了,林琛,你也别吓唬蕙儿了。蕙儿下去吧。”

  英兰蕙鞠身而退。

  林琛看着她走了,沉思一会,忽然说:“韩逸,你这个丫头不简单。刚才居然抵住了我十成功力的十方魔咒一击。我可也没探出她的路数。”

  韩逸笑了笑:“没什么好探的。蕙儿是飞龙会主狄云师座下的次席弟子,这下子你清楚了吗?”

  林琛惊奇地扬起了眉毛:“你怎么知道?”

  韩逸反问:“我为什么不知道?连这个都不知道,我还敢用她作贴身剑奴?”

  林琛嘿嘿笑了起来:“那她不就是名震天下的血魔女兰梦徊吗?胆子不小啊!韩逸。连这种人都敢留在身边。”

  韩逸淡笑:“蕙儿愿意留下,我为什么不敢留她。好歹她还没有你老兄恐怖吧?”

  林琛道:“多谢你看得起我。不过,我还真想不出来,为什么兰梦徊居然心甘情愿做你的小剑奴。”

  韩逸:“这个啊?呵呵,说起来你就要小心了。你也知道飞龙会狄会主一直打算娶我吧?蕙儿就是狄云师派来的人,一来是做我贴身侍女,二来也顺便盯着我,怕我嫁别的人。不过我还是要嫁你了。所以,你做我丈夫还得小心狄会主找你算帐呢。”

  林琛沉吟一会,失声一笑:“韩逸,就这样你还拐我做你老公?想坑死我啊?”

  韩逸摇摇头:“如果连这种小问题你都解决不了,林琛你也别做什么复国大梦。趁早回九玄宫当你的道士算了。我想你也不至于这样。”

  林琛哼了一声:“你倒是看得起我的本事。你以为和狄云师作对很好玩吗?”

  韩逸淡淡道:“连武帝萧清绝你都敢作对,还会怕狄云师么?这话没诚意。林琛,我既然说了嫁你,我们两个人就是同伙了。不管谁做天雷帮主,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你要相信我的信用。”

  林琛不语,只是笑。

  韩逸微微哼了一下:“还装样子啊?我不信在这之前你没调查过我和狄云师的关系。狄会主摆明了山门要娶我,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你要说不知道,那就不可能了。”

  林琛忽然眨眨眼,现出打趣的神色:“韩逸,我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就是不嫁狄云师,反而宁肯嫁给一无所有的我。”

  韩逸大笑起来:“狄云师现在实力虽然不错,本事却还是不如你。我挑好的嫁。这下清楚了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句话倒是让林琛满意了。林琛笑了笑,不再多问。

  二人相对一笑,几乎与此同时,英兰蕙又惊又喜的声音远远传来:“李大爷,你可来啦!可是给主人贺喜的?”

  一个沉稳温雅的男子声音含笑而应:“是啊。收到你的飞鸽传书,知道韩家妹子成婚,我这大哥说什么也要来喝杯喜酒的。”

  英兰蕙笑道:“就怕李大爷喝不了一杯,马上就醉倒了。你一喝就醉的光荣纪录在天雷帮可有名了。”

  那男子笑着低骂了一句:“你这小鬼头,两年没见,还是这么刁辣。还不带我去见你家主人?”

  英兰蕙笑道:“是!”笑语盈盈之间,二人走了过来。

  韩逸微微变色,叫道:“问花大哥!”

  林琛微微一愣,问道:“是李问花?他怎么来了?”——李问花文事武功都是当世罕见,一貌如神仙临世,实在是个绝顶人物。只不过这人天生体弱,不能久离他养病的大雪山,所以在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

  韩逸低声道:“原来是蕙儿把他邀来的,看来狄云师要对我们不客气了,所以蕙儿才会请李大哥来助拳。”

  林琛微微色变,沉思一会,知道果然不错,想必英兰蕙不敢反抗狄云师,又不愿伤害韩逸,所以请出了韩逸的结义大哥李问花。当下冷笑一下:“需要当世三大高手一起对付狄云师?有这么夸张么?”

  韩逸叹了口气:“你没和他交过手自然不知道。对于他,怎么小心都是不过分的。”

  李问花听到二人的言语,微微一笑:“逸,你别想这么多。大哥这次来,没别的意思,就是看看你和妹夫,道个喜。”

  李问花这一走近,林琛看清楚了这人的样子,不由得暗暗惊奇。怪不得李问花会被人称作万花公子,当真是个花作精神玉为骨的绝色男子,风姿绝世,难画难描,双目含笑顾盼之间,竟有令人目眩神驰之感。林琛看了,心里暗暗嘀咕:“怎么一个男人没事长这么漂亮。韩逸这个大哥有点古怪。”

  李问花注意到林琛在看他,微微一笑,说:“这位是妹夫吧?逸,你的眼光不错,妹夫神采过人,很是出色啊。”

  韩逸浅浅一笑:“李大哥,多谢你肯来祝贺我的婚事。如今你看也看过了,这就请回吧。你可不能久离雪山。”——她只怕把李问花卷进与狄云师的争斗,是以一张嘴就是赶他走人。此言一出,林琛微微变色,却又不禁有点佩服韩逸,心想:“韩逸这么自私会算计的人,竟然肯顾及别人性命,开口赶走李问花,倒也难得。只是,她把狄云师忌讳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到底这人如何可怕。我可要好生想想,不要陪了夫人又折兵。”

  李问花何等聪明,自然明白韩逸的心事,笑了笑:“逸,明知道狄云师要找你的麻烦,我要是还肯走,就不配做你大哥了。”

  韩逸见他单刀直入,当下也不再绕圈子,坦率地说:“不行啊,大哥。是我不肯嫁狄云师才惹出这麻烦的。如果我连这种事情也要你搭进来,我就不配做你妹子了。”

  李问花淡淡道:“也没这么严重啊。我们三个人合力,应该可以打败当世任何高手的。”

  韩逸苦笑:“问题是狄云师手下五大剑手的武功都和我们差不多,我们哪里有和狄云师动手的机会。那五个人就足够让我们好看了。”

  林琛闻言皱眉道:“好个韩逸,你这不是拐我去死吗?”心下有些起气。

  韩逸笑了笑:“我自然有办法,不会害死你的,我还要好好嫁给你呢。不过,大哥身体这么差,如果赶这淌浑水,反而很不好。所以我希望大哥不要介入这件事。”

  李问花摇了摇头,说:“不行。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了。”他雪白的脸微微涨红,显然有点生气。

  林琛看得奇怪,心想:“这个李问花对韩逸的关心可有点过分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地有点含酸的感觉,他直接也觉得好笑,暗忖:“这是怎么了,还真把韩逸当老婆不成?为这女人吃醋——可笑!”

  韩逸苦笑道:“大哥这是何苦来。我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你却一定要强出头,岂不反而是你看不起我的手段了。”这话说得极不客气,李问花听得微微变了脸色,随即笑道:“也罢,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赖着不走了。”——他看出韩逸的处境实在颇为不妙,自然不肯走。

  韩逸见他固执,却也没了办法,涩然笑道:“大哥定要如此,小妹也不知道是感动还是烦恼了。也罢,我从来都是拿你没办法的,就随你的意思吧。”说着却有意无意的对林琛微微一笑。

  李问花欣然道:“这才是我的好妹子。”话音未落,林琛却在一边无声无息的出手,一记手刀劈昏了他!

  李问花如何料到会有此一变,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倒地,昏了过去。

  韩逸干笑一声:“相公,你这一下手刀也太狠了些。大哥醒来怕是要怨恨我了。”

  林琛翻了个白眼:“你这个刁钻的女人,明明是你放眼色要我搞定他,现在你又嫌我手重,也太挑剔了吧。”说着轻轻哼了一声:“韩逸,看来你这位大哥就算武功不错,江湖经验却实在差劲得很,连这种最基本的偷袭也不能防范。不怎么样嘛。”不知不觉的口气就有点酸溜溜——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一看李问花那张绝色的小白脸就有气。一边说一边揉了揉手,哼哼道:“这小子骨头倒是很硬,害得我手痛。”

  韩逸淡然道:“大哥一向隐居在雪山中,不解红尘中事,自然没什么江湖意识,这也怪不得他。他是君子,我是小人,说来惭愧了。”说着扫了旁边的英兰蕙一眼:“蕙儿,你自作主张请来李大哥,现在我就罚你把他送回雪山。不但如此,你还得想办法绊住他,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你必须和他在雪山呆足三个月才可以回来。”

  英兰蕙闻言大惊:“主人,你这不是在赶我走吗?万一狄会主和你过不去,你怎么办?”

  韩逸悠然道:“你什么时候看到我没办法了?别想这么多,带着李大哥走吧。否则别想我认你这个剑奴了。”

  英兰蕙含泪下跪:“主人!随便你怎么责罚我,我不走!”

  韩逸道:“有你在反而碍事,只怕会害我大吃苦头。你要不想害死我就走吧。否则我有什么问题都怪你。”口气颇为冷峻。

  英兰蕙见她神色峻历,不敢再说,抹了一下眼泪,背起李问花离去。

  林琛抱着手,冷眼看着韩逸打发英兰蕙,忽然摇摇头:“韩逸,我就搞不懂你是什么意思了。把众人都赶走,你想找死啊?”

  韩逸悠悠吐了一口长气,说:“我们都是千年祸害,哪有那么容易就死。没事的。”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