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更观尘世外 梦境复为何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365 2018.07.10 05:00

  用罢了饭,店中的人就来收拾了残席,杨雨寒则跟红绡两人双双回到了屋里。

  关上门后,红绡便挥了挥手,一层半透明的白色屏障随之布满了整个房间。

  杨雨寒见了,旋即疑惑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红绡点了点头,进而就拉着他坐了下来:“相公,你们乘坐的那辆大马车上还有其他人吗?”为了方便红绡理解,他在当时讲故事的时候,特地将一些细节进行了转换。

  杨雨寒颔首应道:“有。”

  红绡问:“一共有多少人?”

  杨雨寒说:“你稍微一等,我先回忆一下。”然后便对自己施展出了得知力,利用自己和于凡的记忆,在脑海之中重新还原出了公交车上的场景,并又一点一点地,仔细观察着那些人、以及有关他们的一切细节。

  经过完整的比对后,他发现于凡的女儿也在那辆车上,而且那个最早被封印在山中的壮年男子,之前竟是个盲人!

  “怎么样?”红绡看到他一脸吃惊的模样,于是连忙追问,“你发现了什么啊?”

  杨雨寒回了回神,解释说:“加上车夫……一共十七个人。”

  “十七个人?!”红绡大奇道,“那辆车有这么大啊?”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然后就没再说话。

  “十七个人……”红绡沉吟着说,“刚才我就一直在想,既然相公你和于凡、还有之前的那个异人都是相隔了四十年才来到了这里,那剩下的人……会不会也是这样?”

  杨雨寒摇摇头道:“不会的。因为在于凡预知的结果中,我还是现在的样子。”

  红绡闻言,也不知道是该喜该忧。

  “好了,先不想这些了。”杨雨寒强颜欢笑道,“今天为了帮我解开封印你也是辛苦了,咱们早点儿休息吧。”

  红绡乖乖地颔首说:“嗯。我来铺床。”进而便向着那一张荷叶大床走去。

  杨雨寒平静地说:“你在床上睡吧。我打地铺。”

  红绡疑惑地看了看他:“怎么了?”

  杨雨寒回答说:“没什么。”

  红绡转过身去,一边继续打开了那一床薄被,一边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没心情,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你的。”

  杨雨寒见她如此懂事,心中又不禁一阵感动,于是赶忙走到了她的身边,跟着她一块抻起了被子。

  “好了。”红绡将铺盖整理好后,就对着杨雨寒说道,“相公请就寝吧。”

  杨雨寒颔首应下,随之便合衣躺在了床上,而红绡则摇身一变,竟化作一五尾白狐跃至在他的左侧:“这样就没事了吧?”

  杨雨寒浅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嗯,你怎么可以这么乖啊。”

  白狐勉强地笑了笑,然后就缄默着收起了屋中的屏障,将头埋进了他的脖颈。杨雨寒遂也关了花灯,又轻轻地握住她的前爪,闭上眼,渐渐进入了梦乡。

  ……

  又是一个奇怪的梦。

  他正开着一白色的长城轿车,自北向南地行驶于齐州路上。在他的右首、济南西站的东广场边,沿着那长满冬青的花坛,不太整齐地停放着一溜出租和几辆私家车。

  天很热,十几个高矮胖瘦、又青老不一的男子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团,露着肚皮、擦着汗、抽着烟、聊着些什么。间或有行人,或者是推着行李箱的旅客穿梭。

  两侧的路灯还亮着,他刚想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却发现手机的屏幕已经碎了。

  “哎。”他叹了口气,又将手机放回了口袋,一边将车子挂上空档,滑行至十字路口。

  “相公。相公!”

  一只素手忽然搭在了他的肩头,接着就传来了一声疾呼,他连忙望向右侧,竟见一赤身裸体的五尾狐女正焦急地催促着自己。

  他笑了笑,进而握住了狐女的手说:“怎么了?”

  狐女则依旧焦急地说道:“你快醒一醒。”

  “你想做什么啊?”他的话音刚落,就已和狐女身处一山巅的草地之中,他却未感惊奇,一下子便将其揽入了怀中,“嘿嘿,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狐女虽没有反抗,却还是在催促着他:“相公!你快醒一醒,外边出事了!”

  ……

  “啊?!”

  杨雨寒蓦地醒来,才发现自己正搂着浑身赤裸的红绡女,急忙又快速地撤回双手,闪电般坐了起来。

  而红绡也顾不得跟他调情,只是认真的起身说道:“相公,外边好像出事了。”

  杨雨寒匆匆地望向屋门,即听得屋外隐约有男子的哭声,于是他又赶紧下得了荷床,给红绡掖好了被子说:“红绡,你不用动,我先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嗯。”红绡羞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杨雨寒便离开了客房。

  ……

  刚到楼底,就看到楚福笔挺地站在一楼的门口,而那位白虎掌柜正按下一老翁的右手,转身朝前方走去。

  那位老翁兀自哽泣着,一副心急如焚的表情。

  “白掌柜。”杨雨寒一边呼唤,一边快步赶至在他的切近,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白勇一听是他,随即回过了身子,面色凝重地说道:“杨公子,您从这里走后,有没有见过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和尚,亦或是之前在小店接待过您的那个小姑娘?”他的声音很小,似是怕被那老翁听到。

  “没有。”说完,杨雨寒也低声地反问道,“那个小姑娘是叫小凤吧?她怎么了?”

  白勇皱着眉头,额间的“王”字都已经挤在了一处:“小凤不见了。今天傍晚的时候,小凤的爷爷便把她从这里接走了,后来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酒醉的大和尚,见那个和尚正哭得可怜,便将他一起带回了家。可就在小凤爷爷喊他们一块儿吃饭的时候,却发现孩子被那个和尚给掳走了。而且他找遍了附近也没能找着,所以才过来找我帮忙。”

  杨雨寒急问道:“那咱们怎么找?我跟你一起去。”

  白勇说:“我已经派人去找赵哥了,看看衙门里能不能出人一起找找。您如果也愿意帮忙,那咱们就坐着飞骑,分头行动,从丁家村的周边开始查找。如果找到了小凤,就把她带到这儿来,我让小凤的爷爷就在这等。”

  “好。”杨雨寒应道,“那个丁家村在哪?”

  白勇指了指东南方向说:“从这儿向那便走个七八里就是。”

  “好。我知道了。”杨雨寒颔了颔首,先是回头看了一眼楚福,进而便随白勇走到了“前院”,又给身旁的马小二嘱咐道:“麻烦你一会儿去给楚福还有楚姑娘说一声,我跟白掌柜有事出去一趟,让她别担心,早早休息,我忙完了就会回来。”

  马小二旋即颔首,然后就跑向了后屋。

  “杨公子。”白勇翻身骑上了小二牵来的一只、羽色好似野鸡、形态却像是蝙蝠的怪鸟,“需要我给您找一匹飞骑么?”

  杨雨寒摆手说:“不用。您先走。我随后出发。”

  白勇点了点头,接着就匆匆飞离了客栈。而杨雨寒则在出了院门之后,才偷偷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那个黑色锦囊,将风神唤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