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天地本混沌 无极生太极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182 2018.12.03 09:54

  武子虚整理了一下思绪:“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科学也是一样。

  现代科学认为,宇宙是因为137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而形成的,这也被称为‘奇点大爆炸’。在此之前,宇宙呈现出的是一种虚无缥缈、没有前后、没有左右、没有上下、没有中心、没有边界的混沌状态。

  殊不知这一状态,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被我们华人提了出来,名为‘无极’。”

  “嗯。”杨雨寒附和道,“这就像《时间简史》中的那个故事一样。

  几十年前,曾经有一位科学家在坐完一次天文学的演讲后,被一位老太太全盘否认了他的所有观点。老妇人说这个世界实际上是驮在大乌龟背上的一块平板,而这只大乌龟的下面,还有另外一只大乌龟,就这样,一只接一只的乌龟驮下去,形成了一座巨大的乌龟塔。结果遭到了不少人的耻笑。

  可到了今天,平行宇宙的概念却又与老太太当时的观点不谋而合。这是科学的傲慢与偏见。”

  武子虚赞同地颔了颔首:“嗯。不过我们也不能因此过于崇拜古人,以前我在异界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到处宣扬什么古人已经是人类的巅峰,现在的所有知识只不过是在重复印证古人的观点。”

  “我也见过。”杨雨寒应道,“我觉得这种现象一方面是因为古人说的比较全,但不代表他们说的全都对。

  就像我之前跟别人说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有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和‘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外财不富命穷人’等等等等。正话反话都让他们说了,才给人一种‘老话说的对’的错觉。

  另一方面,是说这种话的人往往见识、学识都不够高,却又觉得自己懂的挺多,实际上看事情看的太片面。他们只看到了古人的智慧,没有看到古人的愚钝,这就像有些昏君只知道遵循古训一样,太过死板。”

  听了这番话,武子虚不禁有偶遇知己之感,有跟他相见恨晚之情:“对,所以我们既要正视古人的遗训,又不能过度‘迷信’科学。”

  杨雨寒也愈发兴起:“嗯。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那些已经形成的观点是对也好,错也罢,都应该时时辩论、时时验证,谁都别觉得自己是一定对的,因为每个人都会受限于自己的格局,没办法全知全能,所以才会在宗教里幻想出全知全能的天神,以寄自己身心。”

  “好一个‘道可、道非、常道’!”武子虚慨然道,“只不过你这里所说的‘道’,并不是道本身,其本身无正无反、无对无错。你说的‘道’,已经是介于太极和两仪之间的范畴。

  咱们都听过的一句话,叫‘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与之相应的是‘道生一、一生二’。无极虽不可捉摸,但太极则是万事万物的根本。你我是太极,魂魄为阴,身体为阳;家庭是太极,女为阴,男为阳;国家是太极,民为阴,国为阳;天地为太极,地为阴,天为阳。就连咱们电脑系统的二进制也是一样。无论是往小处看,还是往大处望,都是阴阳两仪的组合,屡试不爽。

  我在来到这儿以后,经过了种种机缘巧合,偶然接触到了学术,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竟天生筑灵,而且跟你们怪力乱神的不同,我能够感知的是万事万物的根本。后又经高人指点,将学术融会贯通之后才创出了太极之法。”

  杨雨寒点点头又问:“那你学的是‘飞宫法’还是‘排宫法’?”

  他竟然还懂学术,不禁令武子虚有些惊讶:“排宫法。”

  杨雨寒应道:“唔……也就是说……你在开八门之前就已经能看到魂魄了?”

  武子虚颔了颔首:“嗯。”

  杨雨寒又点了点头:“唔……可是你明明有玄灵……为什么还去学学术啊?那个不是特别费劲吗?”

  武子虚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就是先接触的学术,也不是刻意去选的。”

  “昂……”杨雨寒说,“那你自创的太极术别人也能练吗?”

  “练不了。”武子虚摇摇头说,“研习学术的人,只能感知到阴阳两仪这一层面,而我……则能把魂魄从肉体中剥离出来,还能在短时间内再把它给送回去。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太极生两仪’,反过来也一样可以。”

  杨雨寒好奇道:“那也就能让人起死回生啦?”

  武子虚再一次轻轻地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万物之所以会消逝……都是因为阴阳受损,哪怕是只有单方面——以植物人为例,就是因为阴损,光有容器,没有思维;而如果是遇到了车祸这一类的意外,那就是阳损,容器坏了,灵魂装进去也自然会漏出来。”

  “嗯——”杨雨寒恍然道,“也就是说……楚府上下……全都被你弄成了植物人?”

  由于他的思维太过跳脱,直把那武子虚听得是微微一愣,然后才略带尴尬地说道:“……嗯。我也是不想跟他们交手,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杨雨寒问:“那你说的短时间内是多短?”

  武子虚害怕说短了惹他着急,遂只好佯作镇定道:“一个晚上。”

  杨雨寒瞥了眼月亮:“昂,行,那咱们抓紧时间。”说着他又回望武子虚道,“对了,你刚才给我讲的那几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武子虚微笑着说,“没什么意思。你只需要牢牢记住就行。”一言至此,他忽又话锋一转道,“呵呵,站在这儿……让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杨雨寒上一秒还在纳闷他怎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下一秒却不由得心中一惊,难道说……武子虚在借用异界的诗词来告诉他,旁边还有个“天上人”?想到这时……他的反应也快,连忙缓缓地点了点头,慨叹道:“是啊……要不我都不敢往旁边站嘛,就是因为恐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