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嗟叹人间事 何须问是非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639 2018.06.15 14:22

  “嗒。”

  静谧的院子里,有一滴雨珠终于挤到了池塘间的一朵被风折歪的荷花花瓣边,接着纵身跃下,却又在半途击着了一只肉似蝌蚪的负壳甲虫,陡然在水中激荡开一圈绝美的涟漪。

  “砰!”

  水花倏忽绽放。

  一条鸟头鱼身的怪物受那只小虫的引诱,猛地自水面破出,一边吞咽着,一边张开了两侧的羽翼,翙翙划过了栈桥。

  ……

  “你们刚才在栈桥上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其实……我们是连族以前并不像现在这样。”厅堂内的是连永依旧在说着,“至少我小时候家里就很穷,记得有一次,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叫菠萝的水果,然后让村民提前稍了回来。

  我特别想吃,还叫来了幕儿的叔父是连和,但是母亲却说要等父亲回来,到时候再喊上是连和全家。我们俩就等啊等啊,可是父亲却迟迟不归,等到实在忍不住了,我们俩便偷偷将菠萝拿起来,使劲地闻上一闻,再悄悄地放回去。那味道……真是又香又甜。”说到这时,他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哎,直至那菠萝坏了也没能等到父亲,最后母亲就只得把它扔了。哭得我们俩啊……呵呵,那时候真好。虽然穷,但却无忧无虑。

  ……

  哎。后来我在二十四岁时就当了族长,也是在那年,幕儿的奶奶出了意外。那天是幕儿的四岁生日,宴会过后,他的奶奶便将借来的铁盘送还给是连和家,可是刚刚进门,就被他父亲制造的怪物刺穿了肚子。

  虽然我父亲赶去杀死了那头怪物、并将母亲救了下来,但是母亲伤的太重,仅凭我们的法术还救不了她。所以我和父亲便立刻赶往各地寻访名医,可是因出不了足够多的钱,无论我们俩怎么哀求,没有一个人肯出手搭救。

  而当我们回到家时,就听到了母亲已经去世的噩耗……”

  言至此间,是连永默默地流下了泪来,“母亲生前是一个特别温柔善良的人,她本是碧容山中的一只莹雀,是父亲前往落玉湖封印栖无时,从插翅虎的口中救下了她,之后又把她带回了是连村,并给她养好了伤。

  母亲伤好之后,便天天跟在父亲的身旁,时间久了,便学会了采气之法,后来又从父亲那学会了玄术,终于幻化成了人形。

  后来两人就成了亲,一年后便生下了我。

  ……

  母亲去世后,我便将是连和的父亲关了起来,并对外宣称他死在了一场意外中。而我也在母亲的坟前发过誓,以后再不会因为瞧不起病而失去亲朋。所以我才开始组织族人猎捕各种奇珍异兽,一是为了从中获取有关东皇墓的消息,一是为了贩卖给四国换回银两。也就是在那时,无意间伤害到了千、连两位姑娘的族人。

  ……

  而是连和那边,则因为怀疑是我杀了他的父亲,这些年一直想替父报仇。但他背地里策划的那些事我基本都知道,我只是觉得母亲的死与他无关,对他有所愧疚,所以才一忍再忍,并对他的两个孩子格外关照。

  可我之前怎么都没想到……他这次会对幕儿下手,于是我一方面派人去找幕儿,一方面天天看着他、让他无暇出岛,却还是被他偷偷溜出来一次,也应该就是那一次,是连和联系上了千、连两位姑娘。

  幸亏两位姑娘深明大义,不但把幕儿送了回来,而且还将此事如实告诉了在下,这份恩情,在下没齿难忘。”

  ……

  杨雨寒听完,接着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一旁的是连幕也终于知道了父亲的苦衷,不禁十分感动。只有千帆舞和连晓雾不知该作何感想,他是有他的理由,但他毕竟伤害到了自己的家人和同伴。

  有时候就是这样,谁也说不清对错,只能凭感情用事。

  是连永见此情形,旋即又补充道:“在下并未奢望得到两位的原谅,我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大家明白我这么做是事出有因。幕儿现在也长大了,当初我向他隐瞒了这些事,是希望保护他,但我更不希望他因为种种误会而记恨我,甚至还离家出走。”

  是连幕一听,不禁羞愧地低下了头:“父亲,我错了。”

  是连永欣慰地点了点头:“嗯,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嗯。”是连幕小声地应下。接着是连永便起身招呼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诸位早点儿休息,明天一早我就会派人将两位姑娘的同伴赎回。幕儿,你去领着他们去左厢房,你母亲都已经收拾好了。”

  众人纷纷颔首,然后便告别是连永、跟随小幕走出了正厅,顺着檐廊来至在左院厢房的门前。千、连两姑娘一间,杨雨寒自己一间,是连幕安排好后就独自离开了。

  “晚安,两位早休息。”

  “公子早休息。”“徒弟你也是!”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继而回身推开了房门,这时他才注意到……虽然这里的建筑并没有榫卯结构,但是门轴窗轴却做的十分精巧,直令他啧啧称奇。

  而穿过屋门再往里走,随即便感觉到了扑面的温热,厢房右侧正对门的位置放着个半人高的木杅,其中已经盛好了七分满的热水,并且那杅壁之外还挂了三条白色毛巾和一个木盆,想必是小幕的母亲方才准备的。

  好了,剩下的事明天再说,现在先好好地洗一个澡,然后就饱饱地睡上一觉。

  杨雨寒这样想着,一边来到了木杅边,可是刚一碰水他就感觉一股强烈的尿意席卷而来,眼看就要憋不住了,于是他又连忙夺门而出,跑至在对面的墙角前痛快地发泄了一番。

  “呼……”

  好爽。

  “公子……”

  “啊?!”杨雨寒陡然一惊,匆匆提好裤子回过了身来,这时他才发现……千帆舞正坐在另一侧的花坛上平静地瞧着自己,一时间十分尴尬,“啊……千姑娘你也在啊……”

  “嗯。”千帆舞微微点了点头。

  杨雨寒不好意思地向前踱了几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你怎么没休息呢?”

  千帆舞回答说:“晓雾正在沐浴,我现在也睡不着。”

  “哦……是因为家人和同伴的事吧。”杨雨寒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她的身旁。

  千帆舞神色怅然地点了点头。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杨雨寒坐了下来,昂首仰望向夜空。

  “那公子呢?”千帆舞看着他说,“你的家人现在在哪?”

  杨雨寒慨叹道:“他们都还在异界呢。现在对他们来说……我已经是失踪了。他们肯定着急的不行。”

  千帆舞又问:“你是如何来到这儿的?”

  杨雨寒微微一愣,顿了顿才回答道:“我是因为意外,偶然撞见了凭空出现的裂缝,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卷入了其中。”直到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虽然现在有好多人都知道自己是来自异界,但除了是连幕、就只有千帆舞问到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难不成……大家都知道这种事只是源于偶然?否则就没办法解释大家的反应了。

  千帆舞缓缓地点了点头:“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杨雨寒皱着眉头说:“我想快点儿找到回去的方法。”

  千帆舞疑道:“什么方法?”

  杨雨寒解释说:“听小幕说……是一种名叫‘破碎虚空’的玄术。”

  千帆舞颔首道:“这是哪国的玄术?我怎么从来都未听师父说过?”

  杨雨寒答:“此术现已失传,千姑娘未听说也属正常。”

  千帆舞这才恍然,怪不得之前和是连永交谈时他连问都不问:“唔……既然此术已经失传……你要到哪里去找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找到的。”杨雨寒说着,一边再次向那轮明月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