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美名传千古 原是四圣君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021 2018.06.13 21:53

  是连永微微侧首重望向雨寒,瞧见他的表情似乎是知道些什么,于是忙催促道:“杨公子?”

  杨雨寒猛地回过了神来,尴尬地笑了笑说:“哦,我听说过。”

  是连永好奇道:“杨公子请讲,在下洗耳恭听。”

  杨雨寒点了点头:“我先给您说一下有关他们的事,但还有一些疑问需要您来解答。”

  是连永颔首道:“好。”

  “嗯。”杨雨寒又点了点头,然才继续说,“李玄霸,我们一般习惯叫他李元霸,在我们的世界中被称为天下第一好汉,传说他……面如病鬼,骨瘦如柴,两臂有四象不过之力,捻铁如泥,使一对巨锤,有万人不当之勇。只不过我们那边的历史上,他是窦皇后的三子,现在想来其中必有内情。而且我还有一个问题……您说的这个擎天圣君年纪有多大?反正在我的印象里,他只活到了十六岁。”

  是连永皱了皱眉:“那便是圣君本人了。擎天圣君在离开时不过十岁。”说到此处,他不禁发出了一声长叹,“哎……也是个命苦之人。”

  杨雨寒疑道:“您为何这么说?”

  是连永怅然道:“公子有所不知,这擎天圣君在一岁多时……全族的人都被灭了口,最后幸得苍天神君和嬴大祭司及时赶到才将他救了下来。那时他虽然年幼,但随着一点点长大,很快就展示出了惊人的天赋,举手投足间便可推山裂地,五岁就帮助苍天神君统一了各国。

  只是他纵有神力傍身,却难当体内的木毒,所以一直都病恹恹的。苍天神君曾尝试过用‘生术’为他祛毒,后来又网罗天下名医前来问诊,但最后全都束手无策。毕竟他体内的木毒……乃是当年灭他全族的春瘟神张元伯所留。”

  “原来如此……”杨雨寒点点头,然后思索了片刻才接着说道,“那我再说一下洞察圣君张衡,他被我们称之为古代最博学的人之一,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在各个领域都有着深刻的研究和卓越的贡献,不但官居高位,而且著作等身,享年六十二岁,是我十分敬佩的一个人。想必他能够有此成就,便是靠感知这世间万物的规律而得来的吧。”

  “唔……他也算是善始善终……”是连永缓缓颔首道,“那如果圣君呢?”

  杨雨寒答:“如果圣君就更没错了。他是我们古代最著名的预言家之一,好像也当了大官儿。但因为我以前并不太相信预言,所以就没去仔细了解有关他的历史记载,只是看过他跟另一位易学家——李淳风写的《推背图》而已。”他虽记得李元霸和袁天罡都是李世民时代的人,但是李元霸死的早,两个人应该没有遇到,所以就没提此事。

  是连永再次点了点头:“那姜圣君呢?”

  “呃……他……”杨雨寒一听,不禁微微地蹙起了眉来:“我是真的不敢相信他就是我的祖先。因为姜尚在我们世界的历史上,实在是太有名了,只不过我们古代大多以字代名,所以世人一般都称他姜子牙姜太公。”他顿了顿又道,“他曾辅佐武王伐纣建立了周朝,是周朝的开国元勋,也是齐国的缔造者。是我们古代杰出的韬略家、军事家和政治家,以至于后来各种学派都追认他为本家,尊其为‘百家宗师’。”

  “不愧是姜圣君!哈哈。”是连永闻言大喜,“姜圣君宅心仁厚,与我的祖上是连城十分交好。他能在异界有此盛名,而且其后人还回到了我们是连村,若祖上泉下有知,也一定会十分高兴。”

  杨雨寒也笑了起来:“呵呵……看来我能够遇到师父不只是缘分,说不定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诶~”是连永连忙摆手,“公子乃圣君后人,怎么能屈尊做犬子的徒弟,这不是要折犬子的寿么?”他一边说,一边又瞧了是连幕一眼,“幕儿虽相比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他毕竟还年龄尚小,公子若不嫌弃,以后便以兄弟相称吧!”

  他虽说的客气,语气却十分强硬。杨雨寒担心此事可能会跟这里的民俗有关,但又怕是连幕不会同意,于是不知所措的他便向是连幕瞧了过去。

  而是连幕此时也正在为难,一方面遇着这么个宝贝徒弟实在是千载难逢,一方面好不容易才得到父亲的肯定、并不想现在就惹他生气,最终他考量再三,还是决定先顺从父亲的意思,遂又朝雨寒不舍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杨雨寒见状,旋即对是连永笑着说道:“小侄愿遵叔父之意。”

  “好!”是连永顿时喜上眉梢,“想不到幕儿此次出走,竟给我带了个贤侄回来,不错不错……”

  “瞧把你高兴的。”他这边正说着,那妇人就笑着进得了门来,一边端着个木制卷边的掌盘,一边将茶杯水果搁至在众人手边的方几上,“各位请慢用。”接着又看向是连永道,“谁是你的贤侄啊?”

  是连永忙介绍道:“你来的正好!这位杨公子乃是得知圣君的后人,咱们幕儿担不起这师父之名,所以我便提议让他俩以后以兄弟相称。”

  “是吗?!”妇人惊喜地朝雨寒瞧去,“好好好,杨公子一表人才,瞧着便让人欢喜。”

  杨雨寒急匆匆起身作揖:“小侄再次拜见叔母。”

  妇人随即摆手:“坐下坐下,你既然已经跟当家的以叔侄相称,以后便要将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千万莫要再客气。”

  杨雨寒心中一暖,继而感动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慢慢坐回了圈椅上。

  “行了,你们继续聊吧,我先走了,一会儿有什么需要我准备的你们再喊我。”妇人说完,便再次微笑着离开了。

  在目送其走后,杨雨寒才突然将话锋倒转,假装自然地问了句:“叔父,小侄还有几件事尚且不明。”

  是连永高声道:“贤侄但讲无妨。”

  “嗯。”杨雨寒颔首道,“一个是为什么嬴异人和四位圣君、在穿越到异界后并不在同一时期,甚至有一些相差了千年以上;一个是您是否知道,落玉湖旁封印在山石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是连永迟疑了一下:“我也不知。但是第二件事……你可以问问幕儿的爷爷。四十年前他们去封印栖无时我还尚未出生,而且他也从未告诉过我有关那件事的详情。”

  杨雨寒随之点头应下——经过此番长谈,再加上之前对是连永的观察,他发现此人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至少他并不只是千帆舞和是连幕口中描述的那个形象。

  而一旁的是连幕则趁着他们俩都没说话的功夫,连忙插嘴道:“父亲,我带你去看看那个缇兽吧。”

  却不想竟遭到了他的拒绝:“明日再去也不迟。我跟三位贵客还有事情要谈。”

  是连幕悻悻道:“哦。”

  接着是连永就看向了三人,慨然道:“难得诸位都在,便不如趁今日将一些事说个明白。幕儿你也来好好听一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