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293 2018.06.29 16:54

  “我那堂弟来了!”中年男子闻听呼唤,旋即手按桌面侧了侧身子,“在这儿呐!”杨雨寒亦抬头寻望,即见一捕快打扮、弯眉细眼的精瘦汉子走了进来。

  他刚一进门,那名叫小凤的少女和柜台后的章鱼怪便跟他打了个招呼。汉子点头回礼,接着就来至在二人的桌前,微笑着落了座:“哥哥,您等了不少时候了吧?”

  中年男子撇了撇嘴,成心想逗他一番:“您这当大官的,我一个小老百姓等你还不应该嘛。”

  那精瘦汉子一听,顿时诚惶诚恐地说道:“哥哥您千万别这么说,小弟我确实是公务繁忙、脱不开身,要不岂敢让您在这儿等我。”

  中年男子笑着问道:“怎么了?上头又让你们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精瘦汉子略带窘迫地笑了笑:“哥哥您就别耍笑我了。昨天天降‘陨人’的事情您也应该知道,这不是太守大人让我们去搜捕那名异人嘛,折腾得我们是一夜没睡。要不是听六子说你喊我来,我这个点儿早就去眯一会儿了。”

  中年男子刚将右手搭至在碗沿儿,又下意识地收了回去:“那咱们快点儿吃,吃完了你快去补一觉。”说完又朝着小凤高声道,“小二,赶紧上菜,把这位小兄弟点的全部撤了,再在我那里边加两道你们的拿手好菜。”

  “好的二爷,各位稍等,饭菜一会儿就得。”小凤应得脆生,然后就匆匆向屋外走去。

  “去吧去吧。哈哈哈……”中年男子大笑着回过头来,又狎亵地朝二人挑了挑眉毛。

  汉子见状,忙无奈地说道:“哥哥,人家小凤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你老小二小二的这么叫,有点儿不妥吧。”

  “诶~”中年男子略带不屑道,“我就是逗着玩嘛。怎么了?你喜欢这孩子?哥哥去给你撮合撮合?”

  汉子竟有些不好意思:“哥哥不要胡说,我都这岁数了,人家小凤还只是个孩子。”

  “呦呦呦?”中年男子大笑着说,“还不好意思了,这有什么打紧?!你也知道自己现在已老大不小,也是时候该考虑下娶妻生子的事情啦,这次我过来……就是受叔父的委托,来这里劝一劝你。”

  汉子摆了摆手,忙岔开话题道:“咱们也别光顾着自己聊了,我还不知道这位兄弟是谁呐?”

  杨雨寒随之抱拳:“在下杨雨寒,见过捕快大人。”

  汉子亦抱拳道:“在下赵休合,你既是我哥的朋友,也就莫要叫我劳什子大人了,你喊我一声哥哥就成。”

  “就是就是。”那中年男子附和道,“咱们是朋友,不要说一些见外的话。我叫赵休仰,在家排行老二,别人都叫我二哥,你喊我二哥就行。”

  杨雨寒笑言:“好。小弟就听两位哥哥的!”

  赵休合哈哈一笑,先是下意识瞥了瞥雨寒,然后就给自己倒上了一碗茶水,刚要喝,却被赵休仰一把夺了下来:“喝什么茶水,来,陪哥哥喝酒。”说着他便将一只海碗放在了汉子跟前,“我刚才可没喝啊,一直在等着你呢。”

  赵休合愣了一下,旋即又笑着说道:“哥,我下午还要当差,这酒就先不喝了。等我忙完了这事,我一定会陪你好好的喝上几壶!行不行?!”

  赵休仰想了想,便将那海碗挪了回来:“行吧,你谋这个差事也是不易,哥哥我就不强迫你了!你们都不喝酒……那我就自己喝!”

  两人忙“千恩万谢”。

  “三位爷,饭菜得咯。”

  小凤终于将饭菜上至在桌上,那中年男子随之招呼着二人吃喝了起来。刚夹了两口,杨雨寒就对着赵休合问道:“哥哥,那‘陨人’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一旁的赵休仰闻言,也登时僵住了擎起于嘴边的左手,一边缓缓地咽着酒,一边洗耳恭听。

  赵休合停箸道:“应该快差不多了。本来太守大人是派秦都尉带了一队青骑军去找,可到了‘陨人坑’却没见着那个异人,只发现那里留有一个地洞,而且臭气熏天,害得那狡犬无法追踪。”

  杨雨寒这才明白,是连幕为什么要让那黄鼠狼断后。

  “秦都尉将情况禀明大人后,大人便喊来了禾、桑两位捕头连夜彻查此事,后来两位捕头便带着我等去了那里、仔细勘察了一番。”赵休合说,“桑捕头用‘窥视神’观望出地道的走向后,就顺藤摸瓜分别寻着了地道的三个出口,根据两处出口外的痕迹,我等又在是连村的旧址找到了躲藏在那里的两只犁兽,虽然那两只犁兽至死都没让禾大人窃取出什么信息,但既然是在是连村发现的它们俩……那是连村就与此事脱不了干系。所以今天早上两位捕头便带了五十人前去盾岛,而剩下的人则分派两拨,我们这一拨是负责守住海岸上,另一拨则是去各村继续寻查。”

  “哦……”赵休仰点了点头,接着又招呼他道,“来来来,别光说,吃点东西。”

  赵休合颔首应下,然后才继续动起了筷子。

  而杨雨寒虽也跟着吃了几口,却感觉难以下咽——没想到……破壁和钻山至死都没有泄露自己的消息,可自己却丢下了是连幕全村逃到了这里。但如果现在回去的话,又会将此事坐实。所以当务之急,是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将衙门的注意力从是连村完全转移。

  “嗯!”那中年男子忽然将海碗一放,慨然拭了下嘴角,“得快点儿找到那个异人,否则山神得不到献祭……万一把凶兽给放出来,我们就遭殃啦。”

  赵休合忙摆了摆手道:“哥哥你别听他们瞎传。”说着,他又瞧向了雨寒,“太守大人说了,他找那异人不是为了拿他当祭品,而是为了救他,想和他商量一下有关此事的对策。毕竟前两次都是异人自己主动去的,他也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昂——”赵休仰恍然道,“合着那山神不要祭品啊,那……那两个异人为啥要去送死?活得不耐烦了?”

  赵休合微笑着说:“这我可不知道,但说不定那两人都没死呢。”

  “你是真能扯。”赵休仰不屑道,“都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有人从那里出来。他们不出来还能在里边等死吗?”

  赵休合赧然道:“我不也只是随便说说嘛,呵呵,来,吃菜吃菜。”

  杨雨寒笑着点了点头,继而一边吃,一边暗自忖道: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一方面,那莱州太守肯定知道栖无封印的实情,上头之所以会编一个山神的故事哄骗百姓,无非是为了让大家害怕并远离那里。而另一方面,他这次放出风来,很有可能也只是为了引自己和了解此事的人上钩,否则他也不会这样子兴师动众。

  呵呵,我可没那么傻。想钓我……门儿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