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举世假僧佛 度化也挑人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757 2018.07.12 05:00

  “呵呵……”大和尚讪笑着,直将其握住僧棍的左拳攥得是咯咯作响,“留不得……留不得……”他一边说,浑身的青筋也一边在根根暴起,与此同时,其左拳表面的皮肤竟开始缓缓硬化、渐变成了铁黑的颜色。

  “咔啦啦。”

  伴随着一阵轻脆的声响,那皮肤完全黑化的部分又蓦地龟裂了开来,露出了里边犹如岩浆般的血肉,并旋即一路向上,俄顷就蔓延了他整条胳膊:“师父……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不肯给徒儿一个机会了么?”

  老僧则没有回答,先是挥手将雨寒轻轻拂至在远处,然后又凌空盘坐了起来,低声说了句:“得须陀洹果,唤舍摩黎阿修罗王。”

  他的话音刚落,其身前三米处的空间便骤然模糊了许多,紧接着,就从中走出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巨汉,这巨汉皮肤呈藏蓝色,身材魁梧、法相庄严,生有六条手臂,上半身几乎赤裸,只于左右负了对肩甲,造型和颜色皆与他的战裙、战靴相似,都是金边墨底,镶饰着火焰状的纹路。

  “呵呵呵……”

  大和尚见此情形,不由得惨笑了数声:

  “菩萨常言应知悔,与我却成因果深;

  举世皆为假僧佛,度化也挑有缘人!

  师父,这可是你逼我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小半个身子都已化成了熔岩,包括他的左脸,甚至连瞳孔也变作了猩红色。

  而那位名叫舍摩黎的阿修罗王亦且摆开了架势,等待着老僧的命令。

  眼看着双方就要动手,杨雨寒一是想尽早弄清小凤现在在哪,一是担心那老僧再次吃亏,于是连忙挡在了两人中间,反朝着老僧说道:“大师,你先等等。”

  “……”

  两人俱是一愣。风神虽因为从没有见过这一类的法术,禁不住有些忌惮,但如今护主心切的他,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遂也就随之跟了过去。

  “施主。”老僧略带焦急地说,“你这是做什么?小心伤了自己。”

  杨雨寒摆了摆手,进而又转向了那位大和尚道:“大师父,在下有话要说。”

  大和尚顿了顿才道:“说。”

  杨雨寒朝着他走了两步:“我先提前说明,在下并不是来抓你的。在下此次前来,仅是为了寻找小凤姑娘的下落,就是带你回家的那位姑娘。”

  大和尚迟疑了片刻:“我已经放她走了。她现在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

  杨雨寒的心终于落定,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唔。刚才在下一直在听两位师父的谈话,依在下之见,我觉得是大师错了。”他如此说,只是为了暂时稳住那位大和尚。

  果然,大和尚的表情顿时缓和了许多。于是他便又转向老僧继续说道:“在下对佛学懂得不多,但按您的逻辑来讲,这位大师父已经被您逐出了佛门,那他现在就应该是一位世俗之人。你们佛家不是常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既然大师父已经认错,您为何不宽恕他呢?”

  老僧方欲回答,杨雨寒又抢先说道:“实在是抱歉,我还得打断您一下。我大体知道您会讲什么,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觉得您现在就已经着了相了。”

  老僧闻言,顿时如醍醐灌顶,旋即将阿修罗王收归虚无,然后便单手立掌道:“是贫僧错了。”

  杨雨寒笑着说道:“您又着相了。缘起无自性,一切法无我。既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您又何错之有?您又在哪呢?有您么?”

  老僧听了,随之再无表情,只是凌空盘坐着,缓缓阖上了双目,并将两手搁至于左右膝盖,俄顷进入了禅定。

  而就在其入定的那一瞬,他的身体就仿佛化作了一尊石像,融入了周围的环境里。

  杨雨寒双手合十,接着又回身看向了大和尚,微笑着说道:“大师父,您能听我讲一个故事么?”

  大和尚见雨寒帮了自己,便也对他少了几分敌意,身体的“魔化”也逐渐停了下来:“请讲。”

  杨雨寒颔了颔首,一边用水的黑气和金的白气在身前组成了一幅水墨也似的画面,其中一大一小两个和尚,正走在一条长长的山路之间……

  一边说:“从前,有一位老和尚带着个小和尚在一条山路间行走,小和尚看着周围的大山有些好奇,于是便询问老和尚:‘师父,您说这么大的山是怎么长出来的?还有没有比它们更大的山了?那它们得长得多大啊?最后会不会戳破了天啊?’。老和尚看看他没有回答,只说道:‘你过来。’然后就把他领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树底。

  过了大约有一个时辰,太阳都升到了天空的正中,这时老和尚才开口向小和尚问道:‘你饿了么?’,小和尚委屈地说道:“我早就饿了。”,接着老和尚便摸了摸他的头说:“走,师父带你化缘去。”,然后小和尚便高兴地跟着老和尚走了。”

  言至此间,杨雨寒才将身前的水墨画面尽皆收敛,进而又看向那大和尚道:“大师父,你错了么?”

  大和尚单手立掌道:“小僧错了。”

  杨雨寒点头微笑道:“既然您已知错,便应该去认罪伏法,您觉得我说的对么?”

  大和尚倒也洒脱,先是颔首“嗯”了一声,旋即便转身向北,以其半魔半僧之躯,手执着他那根焦黑的长棍,大步流星地径朝着莱州城奔去。

  杨雨寒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一边将双手合十,一边说了句:“善哉善哉。”接着他又回头看了眼身后依旧入定的老僧,在片刻的沉寂之后,他才骑上了风神,离开了这片密林。

  ……

  就在他们俩距离那丁家村没有多远的时候,就着月光,杨雨寒倏忽望见了一个人影,正骑着个蝙蝠形状的大鸟从村中飞起,想必是白勇。于是他连忙将风神收回了锦囊,然后朝那人呼唤道:“白掌柜!”

  那人闻声,果真就挑向了这边,并在途中恢复了他的高大身型:“杨公子!小凤找到了!”

  杨雨寒高兴地问道:“你是怎么找到她的?”

  白勇匆匆下得了鸟背,走到了他的近前:“我是在村子往东三里的地方找到她的,据小凤说,是一个老和尚救了她,但她害怕又遇见那个大和尚就没敢直接回家,所以在路上藏了好久才敢往家跑。”

  杨雨寒忙问道:“她没什么事吧?”

  白勇点了点头:“嗯,她只是受了些惊吓,我已经把她安全地送到家了。”

  杨雨寒颔首道:“那就好。你说的那两位和尚我也都遇见了,现在那大和尚已然知错,听了我和老和尚的劝说,刚刚已经去衙门自首了。”

  白勇大奇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雨寒解释说:“那位大师父也是命苦,小时候被人抛弃,长大了前去认亲又遭了羞辱,后来又有些闲人趁着他伤心、哄骗他喝多了酒,才导致他对小凤姑娘生了邪念,又失手打死了一个人,而等他酒醒以后就立刻知道错了。”他顿了顿又道,“只是我没弄明白他到底打死了谁。”

  白勇微蹙着眉头道:“刚才小凤给我说过,在那个大和尚将她掳到林子里欲行不轨之时,碰巧遇到了邻村的一个混混,那个混混不知道大和尚身负神通,便想着趁机勒索一把,结果却被那大和尚一拳就打死了。也幸好在这时大师赶来,才吓跑了他,否则这后果不堪设想。”

  杨雨寒轻叹一声道:“哎,小凤没事就好。但在下还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白勇看着他说:“您但讲无妨。”

  杨雨寒点点头道:“在下希望白掌柜可以通过赵哥……给上头求求情,毕竟那大师父乃是酒后失德,打死个混混也算是为民除害,而小凤姑娘那边也幸好没铸成大错,所以……我希望衙门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您说呢?”

  白勇颔首说道:“唔,我听您的。行了,咱们也早点儿回去吧,丁老爷子还在那等着咱们呢。”

  “好。”杨雨寒应下,然后便跟白勇一同乘上了怪鸟,在那轮皎洁的明月下,朝客栈快速地飞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