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不觉离别易 方知后悔迟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204 2018.07.07 05:00

  红绡看着雨寒心事忡忡的背影,不由得有些担心:“相公,你怎么了?刚才你从那位异人那儿知道了什么?”

  杨雨寒闻言忙回过神来,侧首向红绡说道:“我等会再告诉你,咱们先回客栈吧,刚才的这番动静势必会惊扰到莱州府,万一他们前来察看,我们想走也不好走了。”

  “好。”红绡颔首应下,然后金雕就载着他二人自山北而出,又绕了一大圈才重向着“归林客栈”的方向飞去。

  ……

  为了防止被官兵注意到,金雕刻意放慢了飞行的速度,而杨雨寒和红绡也一直都没有往下看——既然有楚福在,等会儿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再问他便是。

  趁着空闲,红绡遂接着刚才的话题问道:“相公,咱们到客栈还需要一段时间,你先给红绡说说呗?”

  杨雨寒微微点了点头,一边将身前用以阻风的气穹扩大了一倍,一边开始讲述于凡交给他的那些记忆。

  红绡认真地听着,跟随雨寒的讲述,她先是一脸的甜蜜,进而在听闻孩子丢失时一阵子揪心,后来……又听到了于凡妻子自杀的消息,她就禁不住嘤嘤哭了起来:“那人、那人……怎么这么坏啊,他的……妻子……肯定比他还要惭愧伤心,他怎么……还……朝她撒气……啊。”

  杨雨寒轻轻握着她的手说:“于凡在那时候已经失去理智了,哪怕他当时已经预知了最后的结果,但只要没到了最后那一刻,他是很难清醒过来的。”说到这是,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声,“哎——换句话说,他在折磨对方的同时……也是在作践自己,人往往都是这样,在越痛苦的时候,就越想让自己更加痛苦,一方面是为了博取关怀,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受到惩罚。

  那种感觉,真的是说不清楚。而于凡到后来的悔恨也是绝对真实的,他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妻子的复活。什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话、在这种情况下也都是废话,因为谁都不是他,也就没办法真正设身处地地体会他的心情,而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也尽皆源于他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人、经历的事、听到的话,每一件都会产生无穷无尽的连锁反应,到最后……也只能概括成一个字,命。”

  “那……”红绡抽泣着说道,“如果我们俩也遇到这种事情,你会怎么做?”

  杨雨寒侧首看了看她:“我没有孩子,所以也不敢说得那么绝对。但至少我现在十分肯定,我对自己妻子的疼爱绝对不亚于自己的孩子,因为妻子才是陪伴我走过一生的人,而孩子,总归要过上自己的生活。”

  红绡闻言,沉默了片刻:“……相公,你相信命运么?”

  杨雨寒顿了顿道:“怎么说呢?也信也不信吧。因为在我看来,所谓的命运就是无数巧合共同组成的结果,只不过人们没法把所有的事情全都看透,而为了方便理解,就只好归结于缘分或者命运。”

  “嗯……”红绡沉吟了良久,才终于鼓足了勇气问道,“那……姐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杨雨寒愣了一愣,没想到她会主动提起此事:“呃……她很漂亮,人也很勤快,对我和我的父母也都不错,只不过我这些年走了许多弯路,逐渐消磨掉了她对我的信任以及耐心,但是我知道,她应该还是对我有信心的,也希望我能带给她好的生活。”

  红绡温柔地靠着他说:“反正我是相信你的。”

  杨雨寒听了颇为感动:“谢谢你,其实我以前的确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可到了后来才慢慢发现……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直到我来这里的前几天,我才知道了自己不能干什么,也终于确定了自己适合做什么。”

  红绡虽未听懂,但还是问了一句:“那你适合做什么呢?”

  杨雨寒回答说:“写小说。”

  红绡大奇道:“写小说?”

  杨雨寒怕她不明白,于是又解释说:“就是用文字编写一些故事。”

  “我知道。”红绡有些无语,“我又不傻。”

  杨雨寒笑着说道:“呵呵,我还以为这里没有呢,是我傻,你可不傻,红绡最聪明了。”

  红绡听了,这才又重展笑颜:“那当然了。”

  “嗯。”杨雨寒微笑着颔了颔首,又听她继续问道:“相公……那你写的是什么故事啊?”

  杨雨寒竟没有回答,只是话锋一转:“我还是接着给你讲于凡的故事吧。”

  红绡撅着小嘴说:“好吧。”

  于是,杨雨寒便接着于凡妻子死后的记忆讲述了起来。

  直等到全部结束,红绡才稍微松了松手臂,略带伤感地说:“相公,咱们怎么才能帮他找到孩子啊?”

  杨雨寒轻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但既然他的能力是如果力,他所预示的未来也应该不会有错。我们俩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找到那个孩子。”

  “嗯……”红绡紧贴着他的后背说,“我也想我爹了。”

  杨雨寒温柔道:“那咱们今天先在客栈里住上一晚,明天一早,我就陪你回家。”

  红绡闻言,顿时羞红了脸,一边又有些窃喜:“住上一晚……怎么住啊?……嘻嘻……”

  杨雨寒笑着说:“真是拿你个小色鬼没办法,还能怎么住啊?肯定是一人一间啊。”

  红绡却是不依,使劲箍了箍他的腰说:“我不!我要跟你住一间!我要……光溜溜地扭啊扭啊,然后在钻到你的被……”

  眼看着自己就要招架不住,杨雨寒连忙打断她道:“得得得,我的小祖宗,你快饶了我吧。”

  红绡一边用长尾撩拨着他的耳根,一边媚笑着说:“怎么了?你这就受不了啦?”

  杨雨寒拼命凝了凝心神:“好了,你先别闹。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等把你送回家以后,你先就别跟着我了。”

  红绡蹙着眉,气呼呼地说道:“为什么啊?!”

  杨雨寒解释说:“我现在连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你一个姑娘家,我总不能就这样带着你瞎晃吧。何况令尊令堂也不会允许我这么做的。”

  红绡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忽然就笑了起来:“那可不一定。”

  杨雨寒闻言一愣:“呃……真是拿你没办法。”说完,他便拍了拍金雕的脖颈道,“楚福,如果下边没什么事的话,那就麻烦你加快速度吧。”

  金雕吸了吸喙上再次流出的鼻血,然后就猛扇双翼,有如潮鸣般疾速飞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