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难来早无事 偷得半时闲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179 2018.06.19 02:01

  “你没问题了吧?那我可走了哈。”李氏说着便丢下了雨寒,继续御兽向前。

  杨雨寒木讷地颔了颔首,静静地望着那佳人离去,感叹着世间竟还有如此美好天真的女子,不禁微笑了起来:“咱们走吧。”说完他就调转獒头,返回至入口处的枯树切近——他也是有些担心,出来这么久了,万一是连幕他们来到房中再找不到自己怎么办。并且锦囊就在自己的手里,以后随时都能再进来。

  “风神,你跟我出去么?”因为风神已经在遗物窟里待了有将近两千年,杨雨寒一是怕它在这种时空结界里待久了心烦,一是怕它不愿意接触是连族人,而这个的可能性还要更大一些,所以就特地问了问它。

  风神果然摇了摇头,于是杨雨寒又继续说道:“那你先在这儿呆着,等我离开盾岛以后再来喊你。”

  风神旋即应下。

  杨雨寒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子,径直走入了枯木之中。

  ……

  还好,房间里并没有别人。

  在确认了外面的情况后,他才从锦囊里爬了出来,一边继续回味着那位女子的音容笑貌,一边揣好锦囊、来到了盘匜边洗了把脸。

  嗯……真好。要是我媳妇能这样就好了。

  不过我媳妇也挺好的,就是黑了点儿,不过黑了健康,以后能生个“小斑马”。嘿嘿。

  而且要真是她这么个性格,时间长了估计也受不了。

  嗯……杨雨寒笑着放下毛巾,然后打开房门、将木杅内的脏水操至在门外的花坛里,算是给那棵桂花浇了水且施了肥。

  “吱呀……”

  右邻的房门缓缓打开,连晓雾凭风而走,俄顷便来到了雨寒身旁,仰着头低声说道:“徒弟,你起得够早的啊。”

  杨雨寒微微一笑:“嗯,你姐呢?”

  连晓雾答道:“我姐她昨夜休息得晚,我没敢叫她。”

  “哦。”杨雨寒点了点头,“那就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连晓雾轻轻颔首,顿了顿又说:“徒弟……你想家吗?”

  “想啊……”杨雨寒慨然道,一边又看了看两座花坛,右侧尚干,左侧的坛边则溅了许多脏水,于是便先招呼着晓雾坐在了干的那边。

  ……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连晓雾才再次开口道:“徒弟……你的事我已经从姐姐那里听说了。你放心,等我把爹娘接回来以后,就陪着你一起去找那叫什么‘破碎虚空’的玄术。”

  杨雨寒颇为感动:“多谢。”

  “你这是说的那里话?”连晓雾笑着说,“我不是你师父嘛。”

  杨雨寒亦笑了起来,鼻子也同时酸了一酸:“嗯。”却忍住冲动,没有说跟她一起去找她们的爹娘。

  他知道自己有些自私,但毕竟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因为对自己的家人来说,现在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

  院外由远及近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响。

  杨雨寒循声侧首,透过院门,即望见是连幕正顺着檐廊快步地走来,于是他连忙起身,向前迎了上去:“小幕,你起得也挺早啊。”生怕他又过来胡说八道。

  是连幕不禁一愣,旋即才想起夜里父亲的话,这才又含糊着说道:“嗯,咱们去把破壁和钻山接回来吧?”此时的他已换掉了那一套紧身麻服,着了件墨绿劲装,白色的内服,白色的护手,白色的腰衿,白色的绑腿,和一双墨绿短靴,看着好不利落。

  杨雨寒刚想应下,却又见是连永走出了正房,并在瞧见他二人后冲着他笑了一笑,然后就朝这一边走了过来:“贤侄、幕儿……你们俩聊什么呢?”

  杨雨寒揖礼道:“小侄见过叔父。我和小幕昨天把破壁、钻山落在了是连村旧址,今天便想着早早地把它俩接回来。”

  是连幕亦施一礼:“父亲。”连晓雾则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是连永笑着应道:“不用,我正要去派人将姑娘的同伴寻回,现在再增派一人将它俩接着便可。”

  杨雨寒随即颔首,可还没等他说话,连晓雾就抢先说道:“我也去。我的族人现在在哪?你告诉我,我跟他们一起去找。”

  是连永转向她说:“昨天我已经让他们连夜将白潋一族所在的位置理出,少则几日、多则几个月,他们便会把姑娘的族人们给接回来。姑娘莫不如在此等候,也好将族人陆续安置在你想要的地点。”

  “便听他的吧。”千帆舞走到近前,一边将手搭至在晓雾肩头,一边对晓雾说道。

  “嗯。”是连永点了点头,接着又对小幕说道,“事不宜迟,幕儿,你先带着诸位用饭,为父去去便回。”

  众人应下,然后就暂别了是连永,一起来到了正厅之中。

  ……

  “来来来,快坐下。”

  杨雨寒刚进厅门,即见是连幕的母亲正在一圆桌旁摆放着碗筷,看到众人前来,她连忙热情地招呼着大家。

  众人依次落座,她遂又客气道:“尽是些粗茶淡饭,诸位可不要嫌弃。”

  “您太客气了。”杨雨寒礼貌地说,“您也坐下咱们一起吧。”

  妇人摆了摆手:“不用,我和你叔父已经用过了。你们吃,有什么事再叫我。”说完就笑着向门外走去。

  “来,吃吃吃。”待她离开后,是连幕便带头吃了起来。

  偌大的圆桌上摆满了施有青花的瓷盘瓷碗,菜粥面食应有尽有,靠近千、连二人的位置还放了两条清蒸牙鲆,直瞧得杨雨寒是食指大动,接着也开始了大快朵颐。而千、连两姑娘则比较“矜持”,只去夹面前的那两条鱼。

  ……

  用罢了饭,是连幕就喊来母亲收拾残局,然后又提议去爷爷家看看。杨雨寒随之应下,千帆舞和连晓雾则决定留下帮忙,于是他们两个便一起前往了小幕的爷爷家。

  老者的家离着小幕家不远,拐过两个路口就到了他家门前——果不其然,这房子很小,而且十分老旧,在一座座阔宅高阁间尤显得格格不入。

  “爷爷!”

  是连幕方一摇开大门,就朝着里边高喊。杨雨寒尾随而入,一边又左右打量了一番。

  五丈见方的小院,前边是三间正房,左侧是一段微潮的土地,其中种了棵半大的无花果树,中间是一片石块拼就的甬路,右侧则是间很小的偏房,打扫得极为干净,简陋却不寒酸。

  “爷爷!我和杨兄来看您啦!”

  是连幕又一声呼喊,正堂的木门旋即打开,那一位白衣白发的七旬老翁随之执杖而出,微笑着迎了过来:“幕儿、杨公子,来,请到屋中一叙。”

  杨雨寒点头说道:“您请。”然后三人便相继进入了堂中,于一张摆满茶具的方桌旁坐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