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深海化血狱 雨寒用得知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628 2018.05.27 18:08

  血。

  应该是血。

  杨雨寒刚从昏迷中醒来,眼前便满是弥漫在深蓝色海水中的大片污浊,一望无际,只有数点、被间或亮起的光还原出该有的殷红。

  发生了什么事?!

  依旧被封于风阵之内的他,此时正躺在幽寂的海底,望着大大小小的鱼兽尸体或是残骸不断自上方沉落,跌至在身旁的泥土间。

  突然,有一处污浊猛地一晃,紧接着就有一人鱼从中冲出——正是之前教雨寒玄法的少女连晓雾。只见她一边拽着昏死的是连幕,一边迅速靠近,然后在提起雨寒后又飞快地游向了斜上方。

  !!!

  “师父!”杨雨寒看向幕时,竟发现他的右臂已被扯断,不由得大惊失色道,“你的胳膊怎么了?!”

  是连幕依旧在昏睡,连晓雾也沉默不语,只是径直朝海面疾游。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才都发生了什么?

  明明上一刻刚学会采气之法,然后就颈间一疼晕了过去,而再一睁眼,却是如今这番景象。

  风神!

  风神去哪儿了?!

  杨雨寒慌忙望向四周,但并未找到爱犬的身影,然而就在这时,一片风刀凛然而至,顿时在晓雾肩头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股股鲜血旋即涌出。

  连晓雾虽然吃痛,却丝毫不敢松懈,一面咬着牙封住伤口,一面加速逃离,终于在避过了余下的几次追击后到达了海面。“赶快对我用得知力!”连晓雾着急地大喊,接着便祭起了一招“屏风九叠”,三人的四周瞬间出现了九张烈风组成的巨大屏障,错落着将他们阻隔在了一边,“我现在没办法保护你们两个人!”

  杨雨寒忙问道:“风神呢?!”

  “你先不要管风神!”屏障上突然传来一声疾响,见此情形,连晓雾匆匆呵斥道,“快点儿用得知力!学会玄术之后立刻带是连幕离开这儿!快!我快撑不住了!”

  杨雨寒急道:“我还不知道怎么用啊!”

  “得知力是你的本能!”连晓雾大声道,“你只要静心感受就可以!”

  “……”

  杨雨寒心知形势危急,只能去放手一试,于是忙伸手搭至在晓雾肩头:“得罪了。”说着他便阖上双眼,催动玄灵使出采气之法。

  ……

  果然。

  如她所言。

  随着他的发力,杨雨寒再一次感知到了周围的风水灵气,然后是一片漆黑中倏忽闪起的点点记忆,从片段,逐渐贯连完整,如潮水般纷沓而来。

  “……”

  爹!

  娘!

  你们回来啊!

  回来啊……

  回来啊!!!

  碧蓝的海水中,底下是波浪形的白色细沙,沙间暗礁参差,生长着数丛水草。

  正在缓游向远方的一对白潋似乎听到了晓雾的呼喊,十分艰难地回了下头,蓦地,那两双已然涣散的瞳孔中、有一丝悲伤转瞬即逝,接着他们便重归呆滞、继续朝海面游去。

  放开我!

  连晓雾试图绕过礁石前去追赶,但却被姐姐死死地咬住了尾巴,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没法挣脱,到最后,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双亲被人捞起,于波光粼粼的水面渐变成两片模糊的蓝白。

  ……

  不久之前,她们的亲友就已经被全部猎捕,甚至有挣脱“乱兽神”控制的当场就被其残杀了。那一幕血海的骇人景象她至今历历在目,几如此时的情形。

  爹……娘……

  姐姐你放开我……

  我要去救他们……

  放开我啊……

  千帆舞却依旧缄默不言,兀自拖拽着晓雾潜入了海洋深处,一滴滴淡蓝色泪水止不住地滑落,转眼便化作晶莹剔透的珍珠,悠悠沉向了水底。

  为什么……

  连晓雾怎么都想不透,那些个是连族人为何要这样做。

  她恨死了人类,一直到师父出现。

  ……

  连晓雾的师父、是一个寡言少语的青年女子。

  五年前的一个夜里,途经此地的她,偶然遇到了正在被冉遗追捕的两只白潋,然后就顺手救了下来。

  可是她没有想到,那两只受惊的小家伙接着便黏上了自己。女子执拗不过,且瞧她们实在太过可怜,于是便心软收留了下来,并借用小李仙李清照的词句“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给二人取了名字。

  闲来无事,女子就开始给她们讲有关玄术和一些怪力乱神的知识,并教她们学习采气之法,也好让她俩以后能够自保。而大部分时间里,她做的最多的只是发呆,神情落寞地朝海岸方向远望,或是仰视星空,似是在等谁,偶尔还会唱起那一首长词:

  一点雨,半分愁,不为伤离为思忧;

  弦凝小露破微尘,弹平沙落雁,明辨是否。

  凉楼外,起涟漪,澒洞江河风吹皱;

  奈何无船度长空,提蹒跚赤足,踏遍春秋。

  若天有九,吾坐十重,绾青丝,铺银河,采星石,缀伊眸;

  笑望美人诜诜泪,只手揩去,害得美人羞。

  高山嶙峋,满是枯木,执汝手,坐寸白,观千景,听落雪;

  默闻寒水涓涓流,十指相扣,叹此生不够!

  每每唱到动情处,她总是落下泪来,害得千、连两兽也跟着心疼。

  哎……

  之后的日子里,随着两兽的修为逐渐提高,她们俩的身体也开始慢慢能幻化成人形,而且十分巧合的是,千帆舞和连晓雾自起先便展现出对风气的敏感,于是师父又开始教她们俩练习风术,这或许也是命中注定吧。

  两年的光景转眼就过去,当四国正式开始交战,师父就离开了这里,而此前无论她们俩怎么问,从头至尾她都未说出自己的姓名,也未聊过她的过往,甚至对外面的世界都很少提及,只是临走前交给了她们俩一对玉牌,上书三个大字——待月台。

  或许是害怕这两个小家伙对外面产生好奇,最后也受伤害吧。

  ……

  后来……修为小成的姐妹俩就计划着救出爹娘,却苦于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连晓雾曾多次问过姐姐,为何当初不求师父帮忙。性格一向坚韧的姐姐总是回答说,师父已经有太多烦心事了,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应该自己解决。

  还是太过年轻。

  ……

  哎……

  终于,在四个月前的一个夜里,有一个自称是是连族二当家的壮年男子找到了她们,说是知道她们一直在召集异兽企图报仇,并说自己也一直痛恨其族长是连永捕杀异兽的行为,想要跟她们联手,只要让他做了族长,一定会将之前猎捕的全部释放,且答应此后不再进犯。

  姐姐虽不太相信,但是这个机会却千载难逢,所以先答应了下来,盘算着先救出爹娘和其他族人,然后就一块儿离开这个地方,找一片远离人类的海域,从此不再回来。

  男子见她同意,这才将计划和盘托出,原来他想是让千、连一众集结起来,他日若是见离家出走的族长之子是连幕回来,便在这途中设下埋伏,再将其绑了以待之后计议。

  姐姐又应了下来。

  再之后……就是到了今天夜里,闻听手下回来报信说,发现有少年正带着一泣鸟朝海中飞来,这才有了一开始杨雨寒身后的露水一幕。

  其实在那时,她们就已经用声波感知到身后有人,但却不知道此人来历,遂先佯装着没有察觉,只是在告别杨雨寒等人时,千帆舞又特地用兽语嘱咐晓雾,让她一定要带是连幕一行潜入海底,藏身于异兽群下,想着那人就算有天大的胆,也不敢擅自独闯。

  可是她失算了。

  就在连晓雾把即将暴走的雨寒击晕之后,那条巨大的横公鱼、连同众人所处的风球便被瞬间斩成了两截。而几乎与此同时,风神竟突然将是连幕掀落,并以常人不可见的速度冲进了倒灌而来的血色海水中。

  “风神!”是连幕话音刚落,却发现水中现出来一个人影,于是还未立稳的他便使出了一记“碧木春华”进行反击,一片青光随即脱手,直朝那人影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