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爱子心无尽 归家喜及辰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155 2018.06.12 08:10

  趁着老翁离开的当间儿,杨雨寒忙又仔细地左右察看了一番。

  面前的这数十人里,其中最为扎眼的除了那族长是连永之外,便是其身侧、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是连幕的一位妇人——她的模样虽非姣好,但却干净安然,穿了件质地细腻、夹缬白花的蓝色长袍,里着白底内衬,脚踩一对白鞋,端的是华贵雍容。

  而那些亭台楼阁,虽看起来与古代建筑无异,却全是木制而成,并没有一丝拼接榫卯的痕迹,竟似是一气砌作,如同是木质的“冰雕”一般。

  “娘!”看到爷爷远去,是连幕随即紧赶几步走到了妇人身前。

  “幕儿……”妇人继而落泪,想将幕揽入怀中,但她刚一将手搭至在幕的肩头,是连幕就赶忙拨挡了下来:“娘,这么多人呢?!”

  是连永瞧着妻儿,本欲出言制止,省得她在这里哭哭啼啼的丢了自己颜面,可是他自己却又更想知道是连幕的情况,于是他只好选择了沉默。而连晓雾则在那看得是羡慕不已。

  “怎么样?”妇人见是连幕有些羞臊,便没再继续勉强,接着又对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道,“你没受伤吧?”

  是连幕笑着回答:“我没事儿,娘。”

  妇人听了,紧提的一颗心这才落下:“那你这些日子到底跑哪儿去了?”

  “我这次出去本就是想抓一只缇兽玩玩儿。”是连幕一边得意地说着,一边瞥了瞥是连永和其他村民,“后来我果然寻着了一只,于是便跟着它一路追到了落玉湖边,却又一不小心解开了落玉湖的封印,遇到了湖中封印的栖无巨兽……”

  可还没等他说完,妇人就突然打断了他道:“你怎么跑那儿去了?!你父亲不是给你说过那里很危险吗?!”

  “我不是为了抓缇兽嘛。”是连幕皱了皱眉头说,“我一看缇兽要跑,接着就绕过栖无从落玉湖追了出来,最后终于在莱州城的西北侧不远收服了它……并将其带到遗物窟锁进了莫关里,而且我还顺手救下了一个人。”言至此间,他又回身介绍道,“就是他,杨雨寒。现在是我的徒弟。”

  众人随即好奇地望向雨寒,杨雨寒遂冲着大家礼貌地点了点头。

  “嘿嘿,娘,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风神还允许我骑过它呢!”是连幕一边自豪地继续说着,一边打眼寻找着风神,可是看了一圈他也没能寻着,不由得大惊失色道,“风神呢?!”

  杨雨寒旋即佯装愕然,跟千、连二人一起紧张地回望向后方。

  “徒弟,风神呢?”是连幕疑惑地看着雨寒。

  杨雨寒装傻充愣道:“不知道啊?”

  是连幕急匆匆走到近前,先是又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才重瞧向雨寒:“刚才你不是一直飞在最后边儿吗?就没有看到风神去哪儿了么?”

  “没有啊。”杨雨寒无辜地说,“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儿啊?说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是连村的村民见此情形,便听出是连幕没有撒谎,不由得一个个诧异不止,暗地里面面相觑。

  “唔……那就先等等看吧。”是连幕心知那神兽脾气古怪,便也没去怀疑杨雨寒的说法,于是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又朝着妇人说道,“娘,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不信你问问他们。”

  妇人一边将脸上的泪水揩去,一边欣慰地颔首:“信,为娘信你……呵呵,我儿现在出息啦……”

  她的话音刚落,是连永则突然说了句:“行了,你就别在这儿说了。现在他肯定累了,你先带着他回去休息。”

  妇人恍然道:“嗯,我也是急糊涂了。走吧幕儿,回家先洗个澡,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剩下的事明天再说。”

  是连幕上一秒还在为父亲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改观而高兴,下一秒却听出他似乎没有要接杨雨寒一起回去的意思,于是不禁朝是连永问道:“那他们呢?”

  是连永犹疑了一会儿,虽然他平时跟是连幕交流很少,但却十分了解自己孩子的倔驴脾气,于是只好妥协,面对着杨雨寒一行说:“那就请诸位随我一起回去吧。”

  “你先等等。”千帆舞突然质问道,“我的族人呢?”

  闻听此言,是连永的表情顿时僵住,过了半晌他才终于吐露了实情:“他们……并不在这里,不过姑娘请放心,我明天一早就会派人前往各地,就算用双倍的重金……也一定会将他们换回来的。”

  “叮!”

  几点火星猝然迸散。

  只一瞬,千帆舞就欺身在他的面前,并用双手幻化出的那一对鹿角刀直向他喉间袭去!可不料刀至半途,却被其持着的一柄三尺长剑硬生生止住了去势,登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金鸣!

  四周的村民见状,随即纷纷举起了各自手中的兵刃,而与此同时,连晓雾也飞到了千帆舞身后,执了对纤细短剑和姐姐背向而立。

  气氛一下子就剑拔弩张了起来。

  ……

  “大家都不要冲动!”杨雨寒连忙劝解道,“有什么事情咱们好好说!”

  “千姑娘。”是连永一边冷静地挥了挥手,示意其族人放下武器,一边对千帆舞说道,“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姑娘要释放你的族人,就一定会说到做到。只不过我当时为了救回幕儿,只好先骗了你。但请姑娘相信在下,我一定会把你的族人给找回来。”

  经过此次交手,千帆舞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跟是连永的差距,但是这件事直接关乎到父母和其他同伴的命运,她又不得不争取:“我凭什么信你?”

  是连永解释说:“如果我想骗你,这一次就不会留有余力,而且也不会提前让族人将侍兽收起。你知道我们是连族最擅长的便是乱兽神力。”

  千帆舞看他态度还算诚恳,而且听他所说的也确是实情,所以她稍一迟疑便放手化去了双刀,毅然道:“希望你言而有信。”

  是连永收剑入鞘,看着她、和一旁转过身来的连晓雾,郑重其事地说:“两位姑娘请放心,这一次在下决不食言。”

  “便暂且再信你一回。”千帆舞应着,又冷冷地瞥了杨雨寒一眼。直瞧得杨雨寒有些尴尬。

  “好。”是连永点了点头,“时候不早了,还请诸位先随我回去,明天一早,我便会安排此事。”说着他又望向了村民,“你们也都回家早早休息吧。”

  众人相继颔首,接着就陆续向村中散去。于是杨雨寒一行也气氛微妙地跟随是连永夫妇一起,来到了位于村头不远处的是连幕的家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