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自顾无长策 空返是连村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391 2018.06.24 16:26

  “呼。”

  杨雨寒连滚带爬地从奇物岭冲出,遂知那锦囊并未被封死,之前紧提的一颗心这才算放下,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他妈吓死我了……”

  “哎?”

  虽然是出来了,可这儿又是哪里?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无边无垠的茂密杨林里,感觉有些眼熟,于是杨雨寒便将锦囊揣好,又在头顶选了根较为粗壮的树枝,陡手栓上了一条青藤,硬着头皮将自己扯了上去。

  哦,原来还是在盾岛,但却是盾岛的边缘,从这个角度看,一点也瞧不见是连村隐藏于深处的楼阁。只是在他左侧三十丈开外的林间有一小片缺口,或许李氏一行就在那里,于是他便决定去看看,顺便再试一试蜘蛛侠的绝技——以青藤当作蛛丝,从此地荡将过去。

  “呼——呼——”

  杨雨寒一边做着深呼吸,一边前后打量了一下树上的枝桠,目测着脚底到那边的路径。

  不知不觉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因为在他的脑中,已经描绘出自己一边高喊着“I'm Spider–Man ”,一边在林间摆荡的潇洒身影。

  “一……二……三!”

  “一……二……三。”

  “一……二……”

  要不……还是算了吧。

  万一再打草惊蛇怎么办?

  杨雨寒完美解释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句古语,虽找了个看似完美的借口,但其实是因为没能够战胜内心的恐惧,最后他只好老老实实地滑落在地表,用双脚小心翼翼地量了过去。

  ……

  没有人。

  只是在一块十丈见方的空地上立了一块高约九尺的黑色石碑,石碑呈长方形,顶端有一个四耳狐狸的图腾,中间由上至下雕刻着三个大字——望乡台。

  哦,原来这就是小幕所说的那个望乡台……

  他一边在碑旁缓缓绕行,一边又仔细端详了一番,这石碑十分干净,只有零星的血迹隐藏在其中纤细的纹路里。

  人在作恶之后,总是又不愿面对自己的罪行,哪怕曾被他毁得是满目疮痍。

  “哎……”

  杨雨寒旋即伸出了右手食指,用指尖凝炼的气刃,擅自在石碑的背面刻下了当日为浮羽作下的那首哀词:

  何地觅维桑,护我新雏,以砌高墙;无奈凄风风太凛,纵有翼,却被风摒挡。

  万里海虽茫,不载离苦,不载心凉;岁岁年年断肠处,月明时,映血赤望乡。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其实不礼貌,也很傻,但还是希望这首词……能够起到一点点作用,哪怕是螳臂当车。

  书罢,杨雨寒又扭过头,望了望四周,并没有发现龙九子的脚印。

  既然还是在是连村境地,说不定这里的村民方才看到过什么。但他转念又一想,这样也不行。

  一是给他锦囊的那个老者曾经提醒过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苍天神君留下的法宝……一旦被世人得知在自己这里,很容易给自己招致祸患,是连幕的胳膊也就是因此失去的;

  二是李氏的身份即使不是苍天神君的妻子,也很容易被人误会,既然三年前四国为了夺得那个孩子都能发起大战,那如果我将她的情况拖出,这个世界的和平恐怕又将被打破,并且于她于己也都十分不利;

  三是李氏之前就说过有人会来接她,很有可能那个人就是,何况现在还不知道他是敌是友,他既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龙九子制服,那凭自己的这点儿本事,恐怕他捏死自己就像捏死一只蚂蚁,所以也不能私自前去追击。

  一念至此,杨雨寒还是决定先回村子再说、将此事从长计议,于是他便用初次登岛的方式,一边自脚底喷射真气、将自己反推向高空,一边借密林的树冠落脚,一起一落地朝前方奔去——可能上一次是因为有佳人在侧,并没有觉得害怕,这一次却换作了他自己,不由得胆寒了许多,但如今事态诡谲,且在那树底很容易迷路,他也只好强努着神经继续行进。

  ……

  为了防止被发现,杨雨寒先是在距离是连村两里的位置、尽量压低了跃起的高度,接着又于距离半里时飞落在地,慭慭摸索了过去。然而就在他正扒着村边的一根树干、往里张望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男子的声音:“公子,您这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呢?”

  杨雨寒慌忙抬头,即见一身穿橄榄色对襟长衫的俊俏男子,肩负一金喙白眉的紫羽雄鹰,悠然地倚在枝杆的分叉处,微颔首瞧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尴尬:“你好,在下杨雨寒,是昨天夜里……和是连幕一起来到是连村的。我刚才闲着无事,就去林子里转了转而已。”

  男子点了点头,旋即一骗左腿、翻身下得了树枝,那只紫羽雄鹰也随之展开双翅盘旋而下,落回了他的肩头:“嗯,我知道你是谁,要不我早就让它去抓你了。只不过你是怎么出去的?我们几个可一直都守在这里。”

  杨雨寒一听,接着便反问道:“那足下可曾见过有人从这里出去么?”

  男子忽伸手示意他打住:“你先别转移话题,先把刚才的问题交代了再说。”

  杨雨寒皱着眉头说:“交代什么?”

  男子不耐烦地呵斥道:“你别装疯卖傻,赶紧说!”

  “呵呵。”杨雨寒强颜欢笑道,“我出来的比较早,大概你们那时候正在交接吧。”

  男子怒目道:“你要是再不说实话,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杨雨寒见敷衍不过,连忙安抚他说:“足下别生气,我其实也没闹明白自己是怎么出去的,之前我是在你们族长的家理休息,可后来不知道被谁给打晕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片森林里。”

  男子将信将疑地问:“那既然是你遭到了偷袭,为什么刚才还这么鬼鬼祟祟的?而且还说你只是去林子里转了一转。”

  杨雨寒解释说:“我刚才不是问过足下是否见过别人嘛,再者说了,我是在族长家中受到的袭击,一是说出来你未必会相信,一是现在我既不知那人身份,又不知他有没有同党,所以在弄清此事以前,我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同时……我也希望足下,能帮我一起保密。”

  男子缓缓地点了点头:“唔……刚才列山伯母也确实问过有没有看到公子。”说完他又抬起头看向雨寒,“公子请放心,在下一定会帮你保密,并且会多多注意可疑人等,一旦查出有关此事的线索,一定会于第一时间知会与你。”

  杨雨寒拱手道:“多谢。但足下刚才提到的列山伯母是谁?”

  男子忙解释说:“哦,就是族长夫人,列山芷。她是我的伯母。”

  “哦。”杨雨寒颔首道,“那敢问足下尊姓大名?”

  男子俨然抱拳:“在下是连云,乃是村中的侦查主。”

  杨雨寒亦抱拳道:“幸会幸会。”接着又放下了手来,“既然夫人来找过在下,那在下就先回去,也免得夫人担心。”

  是连云侧身作送客状:“公子请。”

  杨雨寒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朝着是连幕的家宅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