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神君有五宝 此为遗物窟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437 2017.04.16 10:54

  是连幕瞧了瞧过土,知它是嫌弃小黄太臭,不愿与其为伍。可如今事态紧急,容不得继续拖延,于是他只匆匆说了句“开始行动”就一头扎进了那个口袋里。

  呃……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难道这就是神话传说中的乾坤袋吗?

  我这是到哪儿了啊?

  一旁的杨雨寒呆呆地把着那口袋的上沿儿,满脸的不知所措。

  是连幕见他久未跟上,连忙在袋中催促道:“你还傻愣着干啥?!快点儿进来啊!”听起来竟有回音。

  “这……怎么……”剩下的“进”字还没出口,杨雨寒忽然就被口袋里伸出的一只小手给牢牢拽住了衣领,紧接着“嗖”得一下便猛地陷入了其中!

  !!!

  “嚯!”他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踉跄着停下了脚步。

  谁料他只是眨了下眼,下一秒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充阗着花香的“世界”——明月高悬,映照着山脊垂落下的数条藤萝,散发出墨绿的清光;一串串淡紫色小花耷拉在他的头颈上,甚是温柔。

  刚没脚踝的绿草布满山坡,直延至不远处的一条宽阔山涧旁,涧中间或有两条浑身漆黑、且侧生红纹的猫头胖鱼轻盈跃出,而其大张的鱼鳍又在浪花翻飞中陡然燃烧了起来,于半空划过绝美的红弧。

  “呲——”

  胖鱼入水的一瞬,火焰倏忽浇灭,浅灰色的长烟飘摇直上,几乎要触着涧间的石质拱桥。

  而掠过石桥再往里看,则是片高大的、一眼也望不到边的杨林,林内白光点点,隐约可见一体型巨硕的怪物,似乎是一头巨鹿,头顶的犄角宽约三米,正自右向左地缓缓走过。

  “这……是哪儿啊?”杨雨寒轻轻地拨开藤萝,向前轻迈了一步。如此美景当前,使得他不禁想拍张照片,可是一摸口袋,却发现手机不在,这时他才想到肯定是撞车时没有拿住,滑到前几排座底下去了。

  这下可怎么办?

  联系不上家里,还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现在最可能的是像书上说的那样穿越了,但看起来又一点不像是古代,除非是所谓的上古时期,但那些应该是迷信啊……不可能真的存在。

  是连幕粲然一笑道:“这里叫遗物窟,乃是当年苍天神君所造的五个时空结界之一,本是神君存放禁物之地。后来因我祖是连城建国有功,便将这宝贝赐予了他。”

  遗物窟?

  时空结界?

  杨雨寒听得糊涂,神话传说里也没有他说的这个苍天神君和是连城啊,难不成不是上古?为求解惑的他便小声问了句:“现在是哪一年?”

  “龙历一八八七年。”是连幕纳闷的很,“你是不是刚才被缇给烧坏了脑子啊?”

  “啊?嗯……嗯,我是有点糊涂。”杨雨寒一边含糊地应着,一边在梳理头绪:既然是龙历,那就肯定不是我们那里的纪年方法。难不成……我在那场车祸中就已经死了?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开始冒起冷汗。一定得尽早弄清楚这事儿。

  是连幕不明所以,只是见他的言行有些奇怪,而且在知道这里是遗物窟后反应平平,不由得暗自忖道:不应该啊?我之前闻听此事时可是激动了好多天,可是他怎么一点儿感觉都没有。难不成……他是个土包子,对历史一概不知?

  想到这里,心有不甘的他便想再显摆一番,遂说道:“你知道苍天神君吧?”

  杨雨寒摇了摇头。

  “你……”是连幕十分无语,“你们中国村到底在哪儿啊?怎么连苍天神君都不知道?!那可是一统华夏的帝神啊。”

  杨雨寒瞧他表情,察觉到自己行为不妥,于是便佯装迎合道:“哦,我想起来了!这遗物窟就是他送给你们祖上的?”

  “那必须的。”是连幕得意道,“是连城大人虽然战功赫赫,但却不求名利,早在众将封神前他就向神君请辞归田了。神君见他不要封赏,就只好将这宝物赠予了他,并许诺朝中一直会留有他的位置,欢迎他随时回来。”他顿了顿又道,“这里本是一片荒野,是连城大人离开帝都后,便在这遗物窟中植满了草木,并将自己的奇禽异兽全部装进了这里,然后才有了如今的这番景象。”

  杨雨寒赞叹道:“那你们祖上可真够厉害的。”

  “那是。”是连幕说着,脸上的骄傲却化作了一丝无奈,“只不过我实在想不通,大人回来后为何要定下族训,不许我是连族人再与其豢兽亲近。”

  杨雨寒尴尬道:“可能……他也有他的苦衷吧。”

  “哎。也许吧。”是连幕叹息道,“可也正是因为这一族训,慢慢的我是连族人便只把其豢兽当作工具,甚至是拿来享乐,在这遗物窟中建起了‘困兽场’,控制动物们相互厮杀以供族人观赏,实在是太过残忍。”

  杨雨寒应道:“是有点太残忍了。”

  是连幕点了点头:“所以我这次找了个机会,将这宝物连夜偷出,并将这里关押在木牢内的奇禽异兽尽数释放,算是还了它们自由。”

  杨雨寒瞧向他道:“这么贵重的宝物你都敢偷?”

  “那怎么了?”是连幕傲然道,“我是未来的族长,早晚这宝物也会传给我,我提前用用又有何妨?”

  杨雨寒闻言一惊:“你是家里的嫡长子?”

  是连幕微微颔首,同时低“嗯”了一声。杨雨寒见此情形,生怕他再问自己是从哪儿来的,遂又赶忙追问道:“那你刚刚提到的另外四个时空结界是什么?”说完,他忽见右侧的山岩上生了只巴掌大小、且散发白光的圆形蘑菇,于是便伸手摸了一摸,可谁知那“蘑菇”竟是一怪异甲虫,还没等他的手指挪开,那怪虫就忽然腾空而起,接着在空中略一停顿、便迅速飞向了那一片静谧的杨林。

  是连幕想了想答道:“听爷爷说……还有一口钟,名叫绝世园;另一个,是一把剑,名叫万兽山;还有一锦囊,名叫奇物岭;最后是一枚戒指,唤作与仙境。”

  锦囊?

  听到这里,杨雨寒不禁收回目光、隔着衣服暗暗摸了下那老者所赠之物。

  难不成……它就是是连幕所说的奇物岭?不会有这么巧吧?

  “只是……苍天神君在隐世前,将他曾经携带的法宝全都送给了亲朋。后来世间就鲜有听闻这些个宝物的下落,甚至有很多已彻底失传。”是连幕一边介绍,一边朝身后的杨雨寒瞧了一眼,发现他总是往自己的右衣兜儿看,于是就问他,“有什么事吗?”

  杨雨寒慌忙抬头,笑着说:“没事……我就是看到衣服上有点儿脏。”

  是连幕不满道:“我给你说正事儿呢,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儿?”

  杨雨寒听得是连连点头:“必须的。必须的。”

  他这么一说,是连幕不禁又仔细打量了杨雨寒一番,瞧他的言谈举止是越来越觉得怪异,于是就冲他问了句:“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老感觉你有点傻啊?”

  杨雨寒也不生气,只笑道:“这你可就错了。我这是大智若愚。”

  “你快得了吧。”是连幕略带嫌弃地说,“赶紧说,你到底是怎么到这儿来的?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中国’到底在哪儿呢?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杨雨寒瞧躲之不过,便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只见他本能地望了下四周,然后才说道:“你得先说说这里是隶属于什么地区,否则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虽然他早就确定了自己是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但他毕竟不会像是连幕那样胸无城府,害怕吐露实情后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暂时也只能先想办法蒙混过关。

  是连幕将信将疑地说道:“这地方……乃是莱州府,位于青龙国境内。”

  “莱州?”杨雨寒不禁大奇,心想这怎么可能?这么离谱的地方怎么跟老家一个名儿?就算是自己穿越或者死了、这莱州也不可能是这个样啊!

  “怎么?你知道这儿?”是连幕问。

  “啊?我不知道啊。”杨雨寒忙摇了摇头,生怕承认后又解释不清。

  是连幕轻斥道:“那你干嘛这么大反应?”

  “因为我曾经听老一辈说过。”杨雨寒突然灵光乍现,开始天马行空地解释道,“我们中国村的祖先就是莱州人,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一帮人为了躲避战乱,偶然间逃到了我们那个地方。之后见那里与世隔绝,且无毒虫猛兽,于是祖先们便在那建起了村寨,也从此与外界断绝了来往。”

  是连幕闻言,又继续追问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杨雨寒随即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啊,我从小就没离开过村子,没想到今天原本在家里睡得好好的,再醒过来就已经是来到这儿了。”

  “那真是奇怪了……”听他这么一说,少不经事的是连幕似乎也相信了这套说辞,毕竟这样一来,杨雨寒对于这里的种种反应也就解释的通了。

  “你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吗?”杨雨寒强忍着笑,“我还以为你能知道呢。”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是连幕摇头道:“不知道。不过等咱们回到村子里,可以去问问我爷爷,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应该能知道吧。”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杨雨寒颔首道,“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是连幕想了想说:“咱们至少还得有半个时辰才能返回地面,不如我先带你到里边转转吧。”

  “好。”杨雨寒欣然回应。

  “嗯。”是连幕点了点头,又对着洞口左侧的一株灌木嘱咐道,“家奴,等一会儿等过土回到这,你要在第一时间禀知于我。”

  一旁的杨雨寒本还纳闷儿他为啥会对着一植物说话,却不料是连幕话音刚落,那灌木就突然间颤动了起来——先是顶部的树冠分向两边、少顷便纠缠成一对腿足,之后那腿足弯曲落地,剩余的枝叶又迅速化作了两条手臂,兀自从山壁上、拔出了它那个长有眼、口两官的粗壮根部。

  直把他吓了一跳!

  “家奴遵命。”那树怪单膝跪地道,双目始终都不敢上抬。

  是连幕点了点头,然后就向着雨寒说:“咱们走吧?”

  “哦。好。”杨雨寒艰难地收回目光,接着便跟随是连幕朝着那杨林走了过去。

  在走上拱桥时,他又望了望身后的树怪一眼。

  看样子……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许多。

  而要想尽早地了解这个世界,也只好早一点使用自己的“超能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