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缇兽制结界 少年解危机

焚香待蛾来 勤重 3112 2017.03.29 11:43

  他的手指动了一下。

  “唔。”杨雨寒刚刚恢复意识,就感觉身体像是散了架,说不出的酸痛。

  “咳咳咳……”似乎是嗓子里呛进了不少尘土,引得他一阵剧咳,而当他侧身撑起之时,又突然牵动了酸疼处,让他好不难受,难受得又不禁苦笑了几声。

  “我去。”杨雨寒倏忽瞪大了双眼,低低地惊呼道——方才他乘坐公交车时明明还是个白天,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夜里。而且他现在正身处一深约五米、宽约十米的半球形深坑,深坑的表面十分平滑,平滑得好似无痕的雪地,“这是什么情况?”

  “杨雨寒。”

  他正瞧着呢,忽有一男子在他身后淡淡地呼唤了一声,音调平缓得不带有一丁一点儿的情感。

  杨雨寒匆忙回头,即见一似人非人的怪物正站在深坑的边缘,静静地注视着他。

  “什么玩意儿?!”杨雨寒顿觉得头皮炸裂,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然而,正当他再次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时,却又蓦地僵住了身子。

  呃……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怎么还在这里?!

  杨雨寒愕然地看着这四下里的一切,没想到自己竟还在那处深坑里。不知不觉中,他冒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

  一阵暖风拂过,直吹得杨雨寒满身寒意。

  ……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回过了头,发现那怪物果然还站在深坑的边缘——一头稀疏的及肩白发整齐地分向两边,未生左眼,右眼却十分突出,就仿佛是一个鸡蛋大小的脑袋悬生在外,只不过那脑袋无鼻无口,只露出一淡蓝色的巨大猫眼。它的身材不高,且体型微胖,穿着身浅灰的布质衣裤,坦胸漏肚,皮肤上见不到一点血色,在这片惨白的月光下尤显可怖。

  “大胆!”杨雨寒怒喝道,但其实是他自己吓破了胆,这一声高腔只是为壮声势,意图掩盖掉他倒爬了数尺的心虚。

  那怪物十分平静地望着他:“小子,你可知我是谁么?”

  杨雨寒本就已吓得半死,此时又见它说话时露出的两排鲨鱼也似的利牙,神经已到了几欲崩断的地步,猝然间疯了一样地大吼道:“你管我是谁?!我是你大爷!!”

  尽管他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但那怪物听完,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眨了下眼,下一秒就已经站到了杨雨寒的面前:“我是……”

  “呃……”还没等他说完,杨雨寒就两眼一黑,一下子昏了过去。

  激扬起一圈烟尘。

  ……

  ……

  ……

  大约过了有十分钟,他终于再一次清醒。只不过这次他先是下意识闭起了双眼,然后才伸手去摸索周围的地形,却发现自己仍身处那个深坑。

  “哎……”杨雨寒叹息着睁开双目,坐起来对那怪物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在过度的惊吓之后,他似乎已有些麻木。

  怪物道:“我叫缇,掌管着时空裂隙中的一切。”

  杨雨寒点点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然后呢?”

  怪物道:“我一个人在这儿太久了,以后你就在这里陪着我吧。”

  杨雨寒无语地又点了点头,然后嘴动了几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怪物问:“你说什么?”

  杨雨寒冲它勾了勾手,示意它往前凑凑。

  怪物倒也配合,随即俯下了身来。

  杨雨寒说道:“我说,在我梦里边我还能让你欺负了?”在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忽然伸出右手掴向了那个怪物,却不料整个手掌竟从它的面部硬生生穿了过去!

  “……”怪物瞥了瞥雨寒的右手,又看了他一眼,淡定地说道,“你并不是在梦里。这里是我的结界,你永远都逃不……”却不料话音未落,杨雨寒所处的空间就如同一张抽动的床单般,齐朝着怪物站立的方向塌陷了过去,不一会儿,怪物便失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

  嗯?!

  “哈哈!我终于逮到你啦!”那少年欢呼着,一边伫立在深坑的边缘,一边利落地系紧了手中的口袋。然后,他才发现那坑中还有个人——便是此时正一脸懵逼的杨雨寒,不禁面露惊讶,向着他大喊道,“喂!你没事儿吧?”

  杨雨寒半天才回过神来,看了看那位皮肤黝黑、身着紧身麻服的精瘦少年,磕磕巴巴地应道:“啊?我没、没事。”

  少年听了,随即沿土坡滑将下来,站在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道:“嘿,我叫是连幕,你怎么称呼?”

  杨雨寒刚想回答,少年身后的口袋却突然胡乱鼓动了起来,是连幕赶忙侧首、拍了拍口袋的上方,轻声地安慰道:“没事、没事啊……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但是那东西似乎并未相信,依旧折腾个不停。

  “哎……”是连幕轻叹一声,然后冲口袋无奈地说道,“无影,你让它安分一会儿,带着它到里边转转去。”

  没想到片刻后,口袋里竟真的没了动静,然后幕才重望向雨寒道:“你刚才想说啥?”

  杨雨寒连忙将目光从那口袋上收回,有些迟疑地答道:“我叫杨雨寒。”

  “嗯嗯。”是连幕轻快地点了点头,“你是不是有点儿糊涂啊?你别担心,你刚才看到的都是缇兽制造的幻象,现在好啦,我趁着他不注意就把他逮起来了。”说到这儿,他又瞥了眼身后的口袋,“嘿嘿,你可不知道,就光这一只,我就已经追了足足有四个多月,一直都没有机会下手,要不是它刚刚光顾着控制你了,我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逮住它呐。”

  “昂……”杨雨寒虽然嘴上应了,心里却变得愈发懵懂。

  “哎?你这是哪个国家的衣服?怎么会跑到这地方?”是连幕见他服饰怪异,便又围着他绕了一圈道。

  杨雨寒被问得一愣,由于他完全不知道现在的境况,并不懂是连幕为什么这样问,便只好含糊着答道:“中国。”

  “中国?”是连幕奇道,“中国在哪儿?”

  “呃……”杨雨寒不知所措地伸出右手,示意他稍微等等,“你别着急哈,我先自己捋捋。”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脑袋里也还是一片空白,“我现在还是稀里糊涂的,要不……”

  “嘘。”是连幕忽向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反向外侧耳倾听着什么。大约过了有四五秒钟,他的神情突然就变得紧张起来,一面匆忙地朝坑外爬去,一面低声对雨寒说道,“我先撤了啊!咱们后会有期。”

  杨雨寒一瞧,顿时也跟着害怕了起来:“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块儿走。”说着便躬身跟上前去。

  是连幕也未回他,只兀自向上攀爬。

  可就在两人即将出坑之时,是连幕却扒着那坑沿矮身停将了下来,一边探出头向坑外看道:“不行,来不及了。”

  杨雨寒闻言赶紧驻足,随即趴在他身旁问道:“怎么了?”杨雨寒刚刚说完,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原来这个深坑正处于一大片草地当中,而就在草地尽头的树林内,正有一队人马身披月光、迅速地奔驰而来。

  这地方十分空旷,如果此时出去,势必会被其察觉。

  “他们是什么人?”杨雨寒问。

  “我还不确定。”是连幕一边说,一边转身坐好、匆匆把口袋提到了面前,“不过听蹄音……像是狡犬,而这狡犬又多是青骑军所属,所以这来的定不是什么好人。”

  杨雨寒虽没听懂他的逻辑,也不知这青骑军是何方神圣,但既然是连幕觉得这对方来者不善,他便也本能地选择了相信:“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想想。”是连幕思索了片刻,然后就冲着那口袋唤道,“无影,你把那缇兽看好,先别让它随便瞅,小黄、过土、破壁、钻山,你们四个出来。”说着他就松开了那个口袋,没想到不一会儿,竟真的有一只黄鼠狼当先探出了头来。

  只是那黄鼠狼似乎格外警觉,在看到杨雨寒后便立即不再动弹,一双黑漆漆的小眼儿直盯着他,怯生生的小模样十分可怜。

  是连幕见状,忙对其催促道:“没事,你先快点儿出来,他伤害不了你。”

  黄鼠狼闻言又瞅了瞅杨雨寒,然后才向后一遁飞速地爬出了口袋。直等其绕至在幕的脚边,杨雨寒才反应过来,他的这句话是多么地瞧不起自己,不禁偷偷白了是连幕一眼。

  “嘶嘶。”伴随着一声怪响,突然间又有三只大小不一、且背生龙鳍的穿山甲接连钻出,整齐地排列在二人身前。

  “好,我长话短说啊,一会换我们俩进去,过土你提着口袋。然后让钻山开始打洞,破壁尾随,小黄放屁断后,接着过土带小黄迅速跟上,走之前别忘了封住洞口。”是连幕井井有条地嘱咐着,“咱们先往东南走,挖出五里后开始兵分三路,再走五里便要向西北迂回,十里后返回地面,然后见机行事,最终在是连村村口集合。听明白了吗?”

  三兽纷纷颔首,只有那身形最为矮小的“穿山甲”似乎破不情愿,侧着头斜眼瞧着二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