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力不尽则憾 命不听则枉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407 2018.07.14 05:00

  翌日清晨,杨雨寒是被知了的叫声给吵醒的。

  口鼻间满是淡淡的花香。

  他睁开眼,发现红绡未醒,依旧是五尾白狐的模样。在如此近的距离,她的毛发被这温和的晨曦照耀得如此柔亮,让他不禁想起了奶奶家的那只白猫,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摸,却又怕打扰到红绡。

  “唔……”

  虽然他一再小心,但当他起身之时,旁侧的小白狐还是悠悠转醒了过来,先是缓慢地眨了眨她那双乌黑的媚眼,然后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你醒了啊?”

  红绡笑着答道:“嗯。相公早安,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杨雨寒回说:“我也是刚醒。”

  红绡躬身一跃,盈盈落到了他的怀中,随之又嫣然道:“嘻嘻……你睡得可真快。刚闭上眼没一会儿你就睡着了,而且还打呼噜。”

  杨雨寒尴尬地问:“呃……没影响到你吧?”

  红绡笑了笑道:“没有,不过我昨天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来着,可是聊着聊着……就被你的话给拐跑了。”说完,她又调整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杨雨寒低头看着她说:“什么问题?”

  红绡也仰头瞧他:“就是……为什么那两个和尚那么轻易就被你说服了?如果换做是我,虽然会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不会是那种反应。”

  杨雨寒笑答:“呵呵……你心事还挺重的啊。我当时说那些话,是因为通过他们俩的交谈,感觉他们很像异界佛教里的律宗,这个宗派着重研习和传持戒律,最为关注的便是自身的修行。

  并且对于真正的佛教徒而言,没有犯罪这一说,只有犯戒、破戒和破见,犯戒就是犯一些小错,可以通过忏悔改过;破戒是大错,一旦破戒就会被逐出师门;破见则更为严重,是执持邪见,说一些有悖于他们佛祖的理论。而那大和尚已将这三样全部占全,所以他才会堕入魔道,也被老和尚逐出了师门。

  不过……好在他一开始就知道是自己错了,而且他后来产生了破见、也完全是因为老和尚话赶话逼出来的,所以当我帮他说服了老和尚以后,他的魔化就停了下来。接着我又通过那一个小故事告诉他别去想那么多,知错就改就好,所以他就去自首了。

  而老和尚那边……他之前想收回大和尚的神通,只是想忏悔自己的过错,于是我便用‘缘起无自性,一切法无我’告诉他,世间的一切因果都不会因为他而改变;又用无相的理论点化了他,让他进入了一种无我的境界,呵呵,‘我’都没有了,他还会管别人嘛。”

  “啊……”红绡惊讶地说,“好厉害啊……相公你不会也信佛吧?”

  杨雨寒略带轻蔑地笑着:“我挺尊敬他们的,但我是自己不信。那东西太麻烦,规矩太多。并且你如果一旦信了……其实就已经有悖于佛祖的理论了。因为佛学的最高境界是无相无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而当皈依佛门时,却需要走很多形式,比如剃度啊,比如持戒啊,比如念经啊,就已经都着了相了。

  这就好比求学,有天赋的自学也可,没天赋的就只能去庠序(古代学校),但这庠序之中……大部分都难成大才,所以最后还是看一个人对于某事有没有悟性。

  世间的道理大体相通,有悟性的从很多角度都能获得,没悟性的也只能学得个差不多。人人平等只是世人的美好愿望,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人是平等的,每个人出生的家庭就基本决定了他能够接触到的人、能够受到的教育水平、能够动用的财力……而且在多数情况下这都是一个死循环,就算有从中跳脱的……也尽是些天才、少之又少,这也导致了这个世界总是由精英控制着,所以才有那么句话嘛……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红绡似有所悟:“嗯……不过相公啊,我觉得我们就算不是天才,去学一学总归是没错的。”

  杨雨寒微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们每个人都是在承接祖辈的生活,而为了我们自己和后代,哪怕是不能像天才那样逆天改命,也应该找一件适合自己的事情,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过上自己能够过上的生活。但绝不能好高骛远,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幸福,因为乌龟只能和乌龟赛跑,不要去看身边的兔子,只要能嬴了其他乌龟,你就已经应该满足。”

  “嘿嘿嘿……”红绡狎笑不已,“我是狐狸,就喜欢吃兔子。”

  杨雨寒大笑道:“哈哈哈哈……你不光是个狐狸,还是个小色狐狸。呵,那你就跟其他的小狐狸赛跑,看看谁捉的兔子多!”

  “肯定是我捉的多。”红绡得意地说,“而且都用不着我,我让楚书古派人去给我捉。”

  杨雨寒颔了颔首:“呵呵,红绡最厉害了。不过这就是令尊努力的结果,每个父母都会努力让孩子过上好的生活。”

  红绡沾沾自喜道:“那这么说……老楚还挺厉害的呢。”

  “嗯。”杨雨寒又颔了颔首,“对了红绡,你们楚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红绡答:“楚书古本是宋爷爷的一只坐骑,在遇到我娘以后,宋爷爷便给了他们俩一大笔钱,让他俩成了亲,又买了许多许多的地,每年光靠收租就可以丰衣足食。后来……东宫知道我们楚家精通金术,为了能对金术进行更为全面的了解,所以就和老楚走得很近,老楚也因此获得了我们淄州的盐铁贩卖权。”

  杨雨寒瞠目道:“那你们家岂不是很有钱?”

  “那是自然。”红绡一脸骄傲地说,“而且老楚还不像其他人那样哄抬价格,反而将利润压得很薄,深得当地百姓的爱戴。”

  “嗯。”杨雨寒点了点头,“看你就知道你们家风很正。不过你说的那个宋爷爷是做什么的?”

  红绡解释说:“我可喜欢宋爷爷了,他对我特别好,人又特别厉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每一样还都能做到顶尖。我听老楚说……宋爷爷不但在修为上深不可测,并且当年在经商的时候也十分厉害,脾气又好,不管我以前怎么瞎胡闹都没见过他生气,人也逍遥自在,爱去哪就去哪,就连四宫诸宿都拿他没办法。”

  杨雨寒惊叹道:“这么厉害……”

  红绡连连颔首:“嗯嗯,就是他总爱到处溜达,这些年老见不着人影,要不一定要带你去见见他,到时候你肯定会吓一跳。”

  杨雨寒疑道:“怎么呢?”

  红绡笑眯眯地说:“因为我虽然是叫他爷爷,但他驻颜有术,这么多年以来……从老楚认识他到现在,他的模样基本就没变过。”

  杨雨寒听得一愣:“还有能驻颜的法术?”

  红绡瞧着他说:“应该有吧……不过我也不会,而且我只见过宋爷爷这样,以前我老缠着让他教我,可是他总说我学不会,总说等我长大了他会亲自给我驻颜。”

  杨雨寒大惊不已,难不成……这位宋老爷子也会时空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