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十年亦不晚 何苦争朝夕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213 2018.06.04 10:32

  “晓雾……”刚刚归来的千帆舞愕然地放慢脚步,缓缓走到了三人身边,“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连晓雾一把将她抱住,“死了,它们全都死了……”

  千帆舞惊诧道:“谁死了?!”

  “横公、灰驰、迎与,还有其他的同伴……”连晓雾越说越是伤心,“它们全都死了……”

  千帆舞有些惶然地问道:“你先别哭,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连晓雾抽泣着说:“是之前……跟在我们身后的那个人……做的,他为了抢……抢那个口……袋,就把他们……全都杀啦。”

  千帆舞匆忙上下打量了晓雾一番:“你没受伤吧?”

  连晓雾哭着道:“我、没事……”

  千帆舞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是有风神在吗?怎么会这样?!”

  杨雨寒见晓雾已然泣不成声,忙说道:“你走之后,晓雾姑娘便带着我们潜入了海底,并让横公鱼将我等吞入了腹中。后来我闲着无事,就跟晓雾姑娘学起了玄法,可是没过多久,那个男人突然就杀了进来,先是用坐骑引走了风神,然后他便为了抢夺是连师父的这个口袋,上来就断掉了他的右臂,接着又打晕了他。是晓雾姑娘拼死保护我俩,才让我们没有葬身海底。”他顿了顿又道,“哎……也是在那时我们发现,守护在外围的群兽已经全部都遭了毒手。”

  千帆舞听完,接着便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冷地问道:“那个人现在在哪?”声音却不由自主地颤抖。

  杨雨寒蹙起了眉头说:“走了。”

  千帆舞又问:“那他长什么样?”

  杨雨寒想了一下:“短头发,甲字脸……穿了身黑色劲装……腰里边……”

  “别说了。”他还没说完,千帆舞忽然打断了他,“你直接用水术做一个出来。”

  “呃……”他刚想推脱说没记清楚,但又想起晓雾已知道了自己的能力,遂只好换了个说法,“怎么做?”

  千帆舞冷眼瞥着他,杨雨寒顿时有些心虚,表面上却摆出一副恍然之态:“哦,我知道了。”说完他便凭借记忆,用海水堆出了那名男子的模样。

  千帆舞仔细打量了男子许久,然后咬着牙问道:“他用的什么玄术?”

  杨雨寒答:“风术。”

  “风术……”千帆舞沉吟着,倏忽又瞥见了系于他腰间的口袋,“那他为什么要抢这个东西?”

  杨雨寒低头看了一眼:“这是是连族的一件法宝,名叫遗物窟。”

  千帆舞随之质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夺回来的?”

  杨雨寒心知将来会有求于那个男人,此时还不能将实情和盘托出。否则以现在的情况,是连族的二当家应该已经被抓了或者杀了,如果他还活着,那么千帆舞下一步一定会从他的口中撬出此人身份,而一旦她找到了那个男人,无论是谁伤谁死,都是自己不想看到的。于是杨雨寒只能先骗她说:“我们在逃到海面上以后,晓雾姑娘便想掩护我们俩离开,但我带着师父没跑多远就又被他逮了起来。

  然后他就问我为什么之前还不会风术,现在怎么就会了。我给他说我学得快,他不信,接着就用一根风针扎在了我的玄灵上,废掉了我的风术。后来我又借风术的原理操纵着海水逃跑,却又被他给抓了回去。

  我一看没办法,就只好尝试着亮明师父的身份,并威胁他说如果他不把我们放了,是连族一定会举全族之力为我们报仇,他一害怕,就将口袋还给了我,然后就离开了。”

  千帆舞将信将疑地看向晓雾:“晓雾,他说的是真的吗?”

  “嗯。”连晓雾点了点头,但她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一直被风阵屏蔽着。

  千帆舞微微颔首,随之又按住晓雾的肩膀说:“那你现在先带着他们去找是连族的族长是连永,我已经给他说了是连族的二当家企图联合我等一同谋反的事情,并且告诉了他……我们已经将是连幕公子找到并保护了起来,现在他已经答应了我们的条件,只要你将是连公子带回村子,他就会释放爹娘和同伴们。”

  连晓雾擦了擦眼泪说:“那你呢?”

  千帆舞的眸中忽闪出一道寒光:“我去报仇。”

  “我和你一起去!”连晓雾急道,“那个人的修为至少已臻小神一级,你一个人绝对斗不过他!”

  千帆舞微微一愣,但转瞬又恢复了之前的冷静:“没事,救出爹娘要紧,我先去找师父大人,她一定会帮我们俩报仇的。”

  连晓雾犹豫着说道:“那……好吧。可是你去哪里找师父呢?”

  千帆舞随手从怀里掏出了那一枚刻有“待月台”三字的玉牌:“师父既然把这个东西留给我们,肯定有她的深意,只要我带上这个东西,应该能打听到她的消息。”说着,她又朝雨寒看去,并将玉牌面向了他道,“杨公子,你知不知道这上边画的是什么?”

  杨雨寒不禁呆了一呆:“呃……这是三个字,写的是待月台。”

  千帆舞有些尴尬,旋即将玉牌收入了怀中:“嗯,你们快去吧,让浮羽姐姐给你们引路,早点把爹娘他们接回来。之前为我引路的那个叛徒已经被我给打晕了。”

  连晓雾点了点头,杨雨寒则又说道:“千姑娘,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莫不如先同我们一起将是连师父送回,然后在安置好两位的父母亲朋后,再去找他也不迟。”

  千帆舞刚要反驳,却又听他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也会跟你们一起,而且你们这次既帮助是连族平定了内乱,又两次保护了是连师父,是连族的族长一定会十分感激,说不定他会知道这个男子的消息,也或许会派人帮助我等。”

  “我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千帆舞厌烦地说。

  杨雨寒闻言,旋即斥责道:“但总好过你自己前去送死!你根本没想去找你的师父不是吗?!”

  被他说中心事的千帆舞顿时恼羞成怒:“我的事不用你管!”

  杨雨寒却没有退缩:“就算我不管,但是你们已经失去了那么多同伴,万一你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晓雾怎么办?!”

  “我……”千帆舞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而连晓雾则默默地牵起了她的手,目光中流露着哀求。

  “你什么你?!”杨雨寒强硬地说道,“不要再多说了!这次你就先听我的。”

  千帆舞方欲发作,但看了看跟前的两人一獒后,终还是服了软:“好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