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兴亡百姓苦 袖手望西都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425 2018.11.28 15:23

  “这第三个故事,发生在齐桓公元年。

  春。

  一处客馆外。”黑白之光再一次依言而现,化作了几棵大树、一座闲亭、和一位年轻男子,“时年三十四岁的扁鹊正在一方闲亭内擦拭桌子,身后忽有一老者说道:’呵呵,越人忙着呐?’语气很是随和。

  扁鹊连忙回身,原来是这里的常客长桑君,于是他连忙笑言道:’先生你来啦。’接着便招呼来人坐下。

  长桑君也招手示意、让他一同落座,然后说:’呵呵呵,越人呐,咱们也相识十数载了,也应当算忘年交了吧?’

  扁鹊闻言,不禁受宠若惊:’那是自然。’

  ’呵呵呵……’长桑君又十分随和地笑了笑说,’我此次过来……便是想跟你告个别,以后可能就不会回来啦。’

  扁鹊大奇道:’先生要去何处?’

  长桑君望了望远处说:’我想先去探望我的师兄,然后就回乡呆着,落叶归根嘛。’

  ’哦。’扁鹊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舍,也很想问他的师兄是谁,但又都忍了下来。

  ’呵呵。’长桑君一脸慈祥地问道,’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就不好奇我是做什么的吗?’

  扁鹊被他戳中了心思,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唔……晚辈总觉得这样不太礼貌,所以……’

  ’呵呵呵……这有什么打紧?’长桑君笑道,’你啊……聪明是聪明,就是有些太过拘谨。’

  扁鹊窘然道:’先生见笑了。’

  长桑君轻轻摆手,停了片刻才道:’你知道老子么?’

  扁鹊微惊:’嗯。’

  ’唔。’长桑君面露一丝傲然,’他老人家便是老夫的家师。’

  扁鹊不禁瞠目,激动地看向老者,旋即又匆匆起身,拜倒在他的近前:’晚辈愚钝,再次见过先生。’

  ’唔……’长桑君一边缓缓颔首。一边捋了捋胡须道,’那不知……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呢?’

  扁鹊更是一惊,忙郑重应道:’越人愿意!’

  ’好!哈哈哈……’长桑君欢喜道,’那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学生了。’他顿了顿又说,’只是……希望你莫要将此事告诉他人,否则很容易招致杀身之祸。’

  扁鹊虽未听懂,但还是伏首道:’学生领命。’

  ’嗯……’长桑君颔了颔首,’起来吧。坐着再陪我聊聊。’

  ’学生遵命。’扁鹊依言而行,一举一动都毕恭毕敬。

  直待其落定,长桑君才继续说道:’你想跟为师学什么呢?是道学?兵法?治国?还是医术。’

  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所以他一时有些发蒙,思索了半晌才说:’医术吧。’

  长桑君万分惊喜:’来,快给为师说说,你为何要选择医术?’

  扁鹊遂解释说:’回先生。道学深奥,对学生而言……实在是太过晦涩。而治国之道……虽看似为的是兴邦安民,但值此多事之秋,其结果却与那兵法无异,只能……独盛众伤,并非学生所愿。故学生以为……这里边能救天下苍生的,只有医术!’

  长桑君欣慰道:’唔,为师果然没看错你。当年你师尊也曾有过此问,为师的选择跟你一样,理由也相差无几;而你师伯鬼谷子所选的……则是治国跟兵法,说唯有天下一统方能长治久安,你对此有何看法?’

  扁鹊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激动,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闻名天下的鬼谷子竟是老师的师兄,于是他也想显一显自己的能耐:’《周易》有言……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纵然有谁统一了天下,可这天下总有疆界,疆界之外还有蛮狄,若继续拓疆扩界,便谈不上长治久安;若从此固守本土,却仍需面对抉择。一是集力于中央,那边疆就无力防守,易为外族所侵扰;一是加强边防,那各位诸侯便会拥兵自重,挑起内乱。故学生以为,既然兴亡无道,百姓皆苦,莫不如悬壶济世来得实在。’

  ’好。’长桑君肃穆地点了点头,’好小子。师兄他……虽已收了庞涓、孙膑传授兵法,还想再去物色两人传授谋略,从而以他们为子……对弈天下,但他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世上还有一秦越人。好好好……’说着他便从怀中掏出来一些缣帛。

  扁鹊忙上前接过,又听他继续说道:’这些医学药理便是为师的毕生心血,你可莫要泄露。希望你此后能一直秉持仁心,潜心研学,救治黎民百姓。’

  扁鹊重又拜倒:’学生铭记在心。’

  长桑君又颔了颔首,然后就告别了扁鹊,寻他师兄去了。

  扁鹊不舍,泪落连连。

  此事可见于《史记.扁鹊仓公列传》。

  扁鹊者,勃海郡郑人也,姓秦氏,名越人。少时为人舍长。舍客长桑君过,扁鹊独奇之,常谨遇之。长桑君亦知扁鹊非常人也。出入十馀年,乃呼扁鹊私坐,间与语曰:“我有禁方,年老,欲传与公,公毋泄。”扁鹊曰:“敬诺。”

  这一段历史,想必你也是只知其表象。”

  杨雨寒深沉地点了点头:“嗯。实在是没想到啊……闹了半天,这整个的春秋战国就是让鬼谷子和长桑君给搅和了……”

  武子虚微微摇头:“没有这么夸张,那只是鬼谷子的一厢情愿罢了。都说‘时势造英雄’,却很少有人会狂妄到、认为自己能改变历史的走向。”

  杨雨寒颔首表示赞同:“也是。那鬼谷子后来收的两个徒弟就是张仪和苏秦吧。”

  武子虚答:“嗯。不过两人的年龄差了不少,虽然张仪和苏秦的名声更大,但其实最早跟张仪对抗的那个人名叫公孙衍,是他首先提出的合纵。而苏秦他的主要目的并不在秦,不过这就是些个题外话了。”

  “嗯。”杨雨寒又颔了颔首,“好了,你的三个故事都讲完了,在你问我问题之前,我也有几个问题想要先问问你。”

  武子虚顿了顿说:“嗯,你问吧。只不过有很多事情我还不能回答你。”

  杨雨寒缓缓地点了点头,随之又望向了缺月道:“你……想家吗?”

  武子虚长叹一声:“哎……我怎么可能会不想家。”

  杨雨寒瞧了瞧他:“那你努力过吗?”

  武子虚神色黯然地应道:“嗯。”

  “唔……”杨雨寒点点头说,“也就是说,以你这么高的修为,都没能找到回家的办法是吧?”

  武子虚道:“这和修为无关,只是我用的方法比较取巧,他们都没见过,所以才着了我的道。”却没提他找没找到回家的办法。

  杨雨寒也傻,只顺着问了下去:“你用的是什么法术?”

  武子虚说:“我还不能告诉你。”

  杨雨寒又问:“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

  武子虚摇头道:“不能。”

  杨雨寒不禁蹙起了眉头:“你怕什么呢?!怎么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的。到底有什么不能说的?!”

  “哎。”武子虚颓然道,“也许你以后会知道的。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有关回家这件事,你急不来。”言至此处,他的口吻忽变得语重心长,“你得放慢脚步,学着去一点一点地感受这个世界,这样才可能变得强大。”

  要想掌控它,必须得先去了解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