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斗法且斗智 有勇又有谋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395 2018.05.31 18:44

  杨雨寒立稳之后,忙试着用起了采气之法,却真的感知不到风气。一丝委屈上涌,使得他鼻子顿时一酸,差一点落下泪来。

  男子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出他会有如此反应,遂不禁愣了一愣,可就是因为他这一愣,给了杨雨寒得以喘息的机会——他虽然没办法运用风术,但已经懂得了运用风术的原理,于是他突然将脚下浩荡的水气吸入体内,又猛地从手腕迸出、趁其不备震开了男子的左手。

  “好小子!”男子看到他竟又能使用水术,顿时如获至宝、起了将他收归麾下的念头,于是一边笑,一边祭起了一招“空穴来风”,登将那御水而走的杨雨寒、连同他携着的是连幕一起吸回在自己身前,“你别跑了,等我完成了这项委托,跟着我回山里吧。”

  杨雨寒努力地想要挣脱,却又无法抵抗那股巨大的吸力,不由得又气又烦:“我不去!我去山里边儿干什么?!”

  男子哈哈一笑:“我瞧你天赋不错,有心好好地培养你一番,总好过你留在这儿陪着这些庸人浪费时间。只要你肯随我回去,保证能让你重新使用风术,并能够修至顶尖,届时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

  杨雨寒一听,立刻停止了挣扎:“你知道如何打开破碎虚空吗?”

  “你想回到异界?”男子奇怪地看向他道。

  杨雨寒“嗯”了一声。男子又继续问道:“回去做什么?”

  “回家。”杨雨寒斩钉截铁地答道。

  男子冷冷地说:“呵。刚才见你对同伴受伤一事如此冷漠,还以为你有做杀手的天赋。原来是我看走了眼。”

  杨雨寒望了眼臂弯中的是连幕,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直接说你会不会吧。”

  男子顿了顿道:“不会。”

  杨雨寒不禁有些失望,却又在重新望向幕时,想起了之前的一些细节,于是他便决定一试,松开了夹住幕的手臂。

  果然。

  就在幕落下的一瞬,男子也松开了抓着他的左手,随之便打出一根风绳、将幕定在了半空——真的是如他所料,这人既是杀手,那他在这里就应该不是巧合,大概是之前指使千、连两姐妹设伏的那个人所雇佣的。

  而且既然是绑架,那就得保证人质活着,否则他们也就失去了日后进行谈判的筹码。而那个是连族的二当家,肯定在雇佣他时,刻意隐瞒了是连幕携带着遗物窟一事,以防他据为己有,却不想男子瞧了出来,所以才杀入兽群、将口袋抢了过去。

  而后来他将是连幕打晕,除了想让其丧失战斗力,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让幕成为累赘,使得自己和千帆舞没法放开手脚,也就降低了男子制服他二人的难度。

  杨雨寒虽知道口、足亦可以作为释放真气的出口,但他算定了在没有防备之下,男子一定会本能地用手去抓,这才给了他得以逃脱的机会。

  “好好好!”男子看着杨雨寒御水逃离的身影,又闪身躲过了袭向他腰间的一把水钩,不由得大喜过望,“好小子!哈哈哈……”他一边大笑,一边又放开了晓雾,紧接着便用刚刚腾出的右手再次抓住了雨寒。

  “连姑娘!”杨雨寒见状,急忙大义凛然地高喊道,“向我开炮!!!”他有意隐瞒了两人的师徒关系,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对方了解的信息越少越好。

  终脱桎梏的连晓雾也旋即颔首、开始全力聚集着周围的灵气,一缕缕烈风竟迅速被压缩成了半透明的缎带,漂浮曳动在她的身旁。

  突然间,随着她发出的一声断喝,各种繁乱的风术顿时接踵而出,纷纷向那名男子击去,也猛地搅沸了这月光笼罩的海面!

  ……

  但却被男子祭起的风阵尽数抵挡了下来。

  “来来来,咱们不去管她。”男子丝毫不在意迸射在周围屏障之上的片片风华,只是让雨寒转过身、诚恳地对他说道,“这一次我是认真的,只要你肯随我回去,哪怕走遍天下、我也会为你寻到那破碎虚空之法。”

  杨雨寒疑惑地看着他:“你老朝我使什么劲?”

  男子坦言道:“你这样的好苗子实在难得,我不能就让你这么走了。”

  杨雨寒被他这么一夸,不禁有些小得意:“那您真的能找到破碎虚空之法吗?”

  “我尽量。”男子一本正经地说,“此法毕竟失传已久,肯定不会被轻易寻得,但相信只要你随我回山里,首领见了你保证高兴。怹见多识广,说不准就知道此法下落。”

  杨雨寒还是有些将信将疑:“那他万一不知道呢?”

  男子想了想道:“那也无妨,就算首领怹不知道,也可向四国交好散出消息,哪怕此法只留下只字片语,也一定会被寻得。”

  杨雨寒的心中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那等我把是连幕送回村里便去找你。”

  此话一出,男子随即便松开了右手,笑着说:“好!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杨雨寒忙赔笑道,“您先回去吧。”

  “诶~”男子摆了摆手,“我既然受人所托,就一定要信守承诺。等我将小公子送到后,再带你回去也不迟。”

  杨雨寒微微摇了摇头:“不用。我猜他让您来只是为找到是连幕,并把他暂时扣押住。而外面的那个小姑娘也受到了同样的委托,否则也不会带着我们潜入海底。”

  “哦?”男子奇问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千真万确。”杨雨寒灵光一闪,接着便颔首说道,“不过……虽然您神功盖世,但也难保会有疏漏的地方,他这么做,也是为以防万一。”

  果然,那男子顿时面露不悦:“小子你莫要为他开脱,他若是真的这样小瞧于我,日后我定会找个机会,非把他宰了不可。”

  杨雨寒连忙又解释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待会儿可以问问那小姑娘。”

  男子一听,立刻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好!”

  经过此番谈话,杨雨寒已断定了此人性格秉直,于是又忽生一计,直说道:“不过您犯不着动怒,那人本就是个小人,要不也做不出背叛族长、企图谋反的事来,他就是以小人之心、度您君子之腹。”

  男子闻言,接着便猜到此事一定是从那姑娘口中得知的,也就印证了雨寒刚才的说法,不由得盛怒道:“他谋不谋反我不管,但他敢小瞧于我却不行,你也别劝了,日后我非把他千刀万剐不可。”

  “嗯……”杨雨寒佯装无奈道,“也是,要不他也不会把是连幕带着遗物窟这事儿隐瞒与您。他定是怕您见宝起意,从此就怀宝私逃了。”

  “放屁!”男子已然是怒不可遏,“小子你说话也忒不中听,什么叫怀宝私逃?!我堂堂回风庭堂主,岂会为这么个东西不顾声誉。”说着他便将口袋解下,递到了杨雨寒的手中,“你现在就拿去!”

  杨雨寒心中暗喜,脸上却摆出来一副愁容:“也不是我说话不中听,是他肯定是这么想的,要不他瞒着您做什么?”

  男子一想不对,他是怎么知道是连和瞒着我的,但是转念又一想,这小子聪明异常,说不定是从之前的蛛丝马迹中猜到的也未可知。更何况现如今话已经说到这儿了,他也就不好再追问,只说了句:“我知道。”便没了下文。

  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