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水火或有情 天命不饶人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319 2018.07.15 05:00

  杨雨寒问道:“那去哪里能找到这位宋爷爷?”

  红绡却把头一埋:“俺不知道,上次见到他还是在两年前。”

  “唔……”杨雨寒沉吟了片刻,“那咱们就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就带你回家。”

  “好嘞!”红绡兴奋地跃至在床下,随之幻化成了人形。

  “呵呵……”杨雨寒站起身来,一边牵着狐女,一边向屋外走去,“红绡,你这衣服是用金术做的么?”

  红绡应道:“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杨雨寒顿了顿说,“我就是觉得你手挺巧的,竟能用金术编制出这么漂亮的衣服。”

  红绡莞尔一笑:“嘻嘻,我贤惠吧?”

  “嗯。”杨雨寒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了正在向这边赶来的白勇,“白掌柜。”

  白勇亦瞧见了他们俩:“呵呵呵……两位起得这么早啊。”

  “呵呵。”杨雨寒又笑着点了点头,随之加快了下楼的脚步,却又在楼底再次看到了身板笔直的楚福,于是便颔首打了个招呼。

  “呵呵。”白勇依旧微笑着走上了前来,“几位休息的可好?”

  “嗯。”红绡小施一礼,杨雨寒则点头回应道:“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白勇满怀歉意地笑了笑,“真的是不好意思。您刚来这里就给小店帮了两个大忙,真是太麻烦您了。”

  杨雨寒轻轻摆了摆手:“没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说着他又环视了一下四周,“小凤姑娘呢?她现在好些了么?”

  白勇微躬着身子道:“她很好,您请放心。刚刚我已经让人去看过了,这几天就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工钱我还照付,您看这样行吗?”

  杨雨寒颔首回道:“嗯,挺好。”

  白勇点了点头,进而侧过了身子:“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三位就请随我去用点早饭吧。”

  三人应下,旋即就跟着他、来到了前边的一处包厢内。

  仔细吃了一顿。

  ……

  用罢了饭,杨雨寒便和红绡告别了白勇,乘着楚福化作的金雕、开始向千乘县(古代的青丘国,现代的高青县)飞行。

  “嘻嘻。”红绡抱着他,想象着一起回家的场景,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杨雨寒笑着说:“瞧把你给乐的。”

  红绡则笑得更甜:“肯定的呀,老楚和我娘一定会特别喜欢你。”

  杨雨寒浅笑道:“以后你能不能不直呼令尊名讳了,听起来怪怪的。”

  红绡反驳说:“我不这么叫他会不习惯的。”

  “呵呵。”杨雨寒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啊你……”

  “我说的是真的。”红绡一本正经地说,“我都叫了二十多年了,如果乍一不叫了……我们俩都会不习惯的。”

  杨雨寒点了点头:“嗯,我知道啦。”他顿了顿又道,“红绡,令尊和令堂是什么样的人啊。”

  红绡稍稍仰了下头:“你放心吧,他们都是特别、特别、特别随和的那种人。”

  杨雨寒笑问道:“有那么随和吗?”

  红绡回答说:“当然了。可能是受宋爷爷的影响吧,老楚和我娘都比较相信缘分和命运。我也是。因为宋爷爷有一句话常常挂在嘴边,‘万事自有安排,一切皆由天定’。”

  杨雨寒顿时僵住,然后缓缓侧首朝红绡瞥去,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封印于凡的那个异人就曾对于凡说过这句话,再加上红绡之前的描述,那位宋爷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老……应该也是受到过封印所致。也就是说,他们俩……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怎么了?”红绡奇怪地问。

  杨雨寒凭借于凡的记忆,在手心里凝结出了那位异人的“木像”,随即擎至于肩头:“红绡,你那位宋爷爷是不是长这样。”

  红绡瞪大了双眼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雨寒努力稳了稳心神:“他就是在于凡之前、那个被封印在碧容山上的异人。”

  红绡惊诧道:“啊?”

  杨雨寒问:“你听没听令尊说过,他们俩是在什么时候遇到的?”

  红绡思索了片刻:“好像是在三十九年前。”

  杨雨寒点了点头:“这不就对上了么。”

  “嗯……”红绡应道,“怪不得宋爷爷没有家人,原来他是从异界过来的。可是他在救下老楚的时候、修为就已经无法估量了,他一个异人是怎么做到的?”

  杨雨寒想了想说:“这确实是个问题。就算是我,哪怕知道了所有法术的使用方法,但修为这个东西,还是得一点一点的锻炼积累。”

  “嗯……”红绡颔了颔首,“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个碧容山上的封印到底是什么法术?为什么能让他们俩都不会变老。”

  杨雨寒沉吟道:“唔……根据我的推断,当年封印凶兽栖无和宋老爷子的那个人应该是苍天神君,而且他用的是时空术,以一个人永生的自由压制凶兽栖无的自由。但让我始终都想不通的是……宋老爷子是如何解开那个封印的,那可是早已失传的法术,而且还是苍天神君亲自施展的。”

  红绡惊讶地问:“苍天神君?!你是说……当年封印栖无的那个白衣人是苍天神君?!”

  杨雨寒点了点头:“嗯。虽然我只是猜测,但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他与当时的情况比较吻合。”

  “唔……确实是有这个可能”红绡颦眉道,“但如果苍天神君一直都在,那他当年为什么要离开帝都呢?而且这么多年都不问世事,就连四国混战他都没有现身,不是都传他爱民如子么?他到底想做什么?”

  杨雨寒轻叹一声:“哎,谁知道。”

  片刻的沉寂之后,又听得红绡说道:“那、那个封印是不是别人给他解开的?”

  杨雨寒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啊……但是我感觉可能性不大。因为如果是有人想放出栖无,可他为什么会任由于凡去接替宋老爷子的位置?而如果他不想放出栖无,那救出宋老爷子又有什么好处?所以最有可能的还是他自己。”

  他一边说,一边逐渐理清了头绪,于是他顿了顿又道:“我是得知力,于凡是如果力,擎天圣君英年早逝,所以他的血脉应该是没有流传下来。那……剩下的就只有洞察力了。

  既然我和于凡都来到了这里,那么洞察力的传人也很有可能跟我们一样,一起搭乘了那辆马车。”

  红绡疑问道:“你的意思是……宋爷爷是洞察力的传人,他是用洞察力找出了法阵的弱点,然后逃离了那里?”

  杨雨寒颔了颔首:“应该是,毕竟他在那法阵之中待了整整四十年,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法阵的弱点。”

  红绡缓缓地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了。”

  杨雨寒继续说:“唔。或许他也是在那时学会了玄术的使用方法,或许苍天神君正是看中了他的这一点,所以才能将栖无安安稳稳地压制了四十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