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不敢高声语 恐惊天上人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010 2018.12.07 16:08

  武子虚仔细看了看雨寒的表情,在确认他已听懂了暗语后才继续说道:“咱们说正事吧。你从那些记忆里找到长治久安的办法了吗?”

  “没有,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获得的全是痛苦的记忆,只是些哭喊的零碎片段,单从这里边不可能找到答案。”杨雨寒一边说,一边轻轻踱步,一边假作不经意地望了望四周,并没能发现什么,于是,他又驻足向武子虚说道,“不过你既然学过学术,又创出了太极,那就应该能悟到一些方法啊。”

  武子虚疑道:“怎么说?”

  “首先我也不敢保证我说的对啊。”杨雨寒扬声道,“毕竟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算是个努力蹦跶的井底之蛙。”

  武子虚点点头说:“嗯,你说。”

  杨雨寒想了想道:“我个人认为,太极在思想层面上和儒家的道德标准一样,都是中庸,讲求的都是不过分、不过度,是圆滑、不偏激。只要人人都能做到这一点,这个世界自然就会长治久安、和谐共处。”

  “唔……”武子虚肃然道,“你能不能再仔细讲讲。”

  杨雨寒应了:“嗯,其实这个很容易理解,你就想吧,战争的起源是什么?一是贪,导致侵略,一是不公平,导致反抗,包括革命起义,这两样都是因为过了度,前边是心里太过,后边是环境太过,所以说‘万恶淫为首’,淫的意思就是过度,反推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也一样。”

  武子虚道:“那就可以让自己变强,既不去欺负别人,也不受他们欺负。”

  杨雨寒苦笑道:“呵呵,没那么简单。古往今来,世界各国的经济比例是一定的。如果国家掌控税收过于严格,民间的资金流动不足,那就会造成国富民退的局面;如果是国家放任不管,百姓们虽然会安居乐业,但这样国防的能力就得不到充足的补充,很容易造成外敌入侵。

  而假设这两方面都能兼顾到,也就是国富民强,那就势必会削弱其他国家的利益,就像是现在的中国,中国的崛起一定会带来其他国家的经济衰退,那这些国家及其人民就会对中国产生敌意,以致到最后联合起来对抗中国。这种局面,便是老子所说的天之道是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是损不足而奉有余,是贫富差距的正常倾斜,也是一种‘零和博弈’。”

  武子虚慨叹道:“这样说……‘长治久安’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杨雨寒点点头说:“差不多吧。和平只是暂时的,人们总是得在‘内忧外患’里至少挑一个。哪怕是咱们够强,只管自己,也难免会遭遇‘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因为极端就是极端,无论好坏。正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你人之道要损不足而奉有余,那天之道……就是要损你的有余,补你的不足。”

  “除非……”武子虚无奈道,“除非每个人都能秉持‘中庸之道’。”

  杨雨寒应道:“但这又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是啊……”武子虚惆怅地说,“就算是全世界都暂时统一成了一个国家,也逃脱不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厄运,到时候,苦的还是咱们百姓。”

  “呵呵……”杨雨寒苦笑数声,“所以我劝你别去考虑这么多,你还给我讲故事呢,那扁鹊不就是看透了这些才去学的医术吗?没有人能建立一个完美的制度,咱们中国就曾吃过那计划经济的苦,后来怎么样?改革开放用的就是中庸之道,既有宏观调控,又有市场经济,才有了中国的崛起。”他顿了顿又说,“而且就算你设计的天衣无缝,也扛不住时间和人心。”

  武子虚重重地点了点头:“唔。谢谢你。我受教了。”然后他又意味深长地瞧了瞧雨寒道,“说不定……你会是个例外。”

  杨雨寒奇道:“什么例外?”

  武子虚浅笑说:“没什么。”旋即又昂首道,“你瞧那些星星。”

  “嗯?”杨雨寒听得糊涂,但还是朝天空望了过去,可是他瞧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又侧首回视,这时才看到自己的身旁已然是空空如也。

  哎?!人呢?!

  他惊讶地左右张望了数遍,又向着山外喊道,“武哥——你哪儿去了?武哥——”

  他一连喊了几句,虽没等到武子虚的应答,却忽闻山下传来了红绡的呼唤声:“相公——相公——”接着又隐约瞧见有两个身影自楚府双双跃出,想必是楚、风二女。

  杨雨寒怕楚书古他们也会跟来,于是又忙朝山下大喊道:“我没事——我就是自己下不了山——你把我弄下去就行——”

  二女速度奇快,他的话音刚落,两位佳人就已到面前。

  “相公。”红绡一把将雨寒的手拖住,随之十分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杨雨寒点点头说:“嗯,没事。”然后又对着风声慢笑了一笑,“你们俩呢?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两人摇了摇头,风声慢又淡淡地问向他道:“哥哥,那人是谁?”

  杨雨寒顿了顿答:“是一个异人,名叫武子虚,他在来到这里之前、跟我乘坐的是同一辆车,但他却比我早到了三年。”

  “异人?”红绡惊讶道,“怎么可能啊?他才来了三年怎么可能斗得过风神?”刚一说完,红绡就察觉自己又喊了风声慢的旧称,于是忙不好意思地看向了她,但好在风声慢并未介意,只是主动地解释了一句:“他能胜我,只是因其所用妖术我从未见过,一时间疏了防范。”

  杨雨寒微微一愣,没想到……在这样的世界里,竟也有“妖术”这个词:“……嗯,他也是这么说的。”接着,还没等两人继续询问,他就又对着楚、风二女轻轻地说道,“咱们先下山吧,省得他们着急。”

  二人也担心劳烦众人,遂先后应了,然后便将他带回了府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