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首见楚书古 携妻萧清影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174 2018.07.24 05:00

  杨雨寒收了收神,又笑着问向了身边的狐女:“红绡,你是属于哪一类?”

  红绡虽觉此话问得唐突,但还是忍着脾气回答了他:“我们尾狐属于术兽,修为越高尾巴越多,当然也是越来越难。我现在散人八界就已长到了五尾,但若想修至九尾就得到神级才行。”

  杨雨寒看出她有些生气,于是点点头说:“嗯,我知道了。红绡你别生气,我就是想要……我就是有些好奇。”他本想说想要更多地了解她,但又觉得不妥,所以忙改了口,只是说有些好奇。

  红绡假笑着应道:“没事,我没生气。”

  杨雨寒尴尬不已,匆匆又哄了哄她:“我错了,我真没别的意思,你原谅我行不行?”

  却不料他刚刚说完,红绡就落下了泪来,一脸委屈地说道:“我就是总怕你嫌弃我……”也不知是为什么,在遇到雨寒之后,她的眼窝便突然浅了许多。

  见此情形,杨雨寒连忙微笑着将她拥入怀里:“好啦好啦,呵呵,我自己还觉得配不上你呢,怎么可能会嫌弃你。”

  红绡啜泣道:“你、你是得知圣君的后人,而我只是……一只狐狸。所以我……我……”

  杨雨寒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狐狸咋了?我还就喜欢狐狸,尤其是你这只小色狐狸。”

  红绡可怜巴巴地抬眼瞧了瞧他:“真的吗?”

  杨雨寒实在没想到她会自卑到这个地步,不由得心中一软,于是他一边给红绡拭泪,一边怜惜地说道:“那当然了。以后你不准再胡思乱想了,记住了没?”

  “嗯!”红绡使劲地点了点头。而等待已久的楚福也终得了空,赶紧躬身禀报了句:“小姐、杨公子,老爷和夫人出来了。”

  杨雨寒一听,连忙松开红绡、侧首向北方望去,即见到不远处、长湖对岸的石台之上,正立了身着白色长衣的一男一女。

  “那便是老楚和我娘萧清影。”红绡轻声低嘱咐了一句,继而朝两人兴奋地大喊道:“老楚——娘——”瞬间就暴露了她到底跟谁更亲。

  “老爷。夫人。”三人俄顷便到了岸边,楚福遂早早地施下一礼。

  那脸上的轮廓有如刀削斧斫般的壮年男子随之点了点头,又满是慈爱地看了看红绡和雨寒,非常自然地说道:“闺女,贤婿,这一路可还算顺利?”

  楚福默默地退入府门。

  杨雨寒顿时一愣,竟不知该如何回应。而红绡则微笑着瞧向他道:“怎么样?我就说你不用担心吧。”

  呃……

  “呵呵。”楚书古亦笑道,“贤婿莫要吃惊。主要是我家小女挑剔得很,从来都是以冷脸待人,更未见过她与谁举止亲昵,所以我和你这岳母一眼便瞧出了你们俩的关系。”

  “是啊。”那姿色倾国的妇人亦笑着说道,“公子谈吐文雅、相貌堂堂,着实与绡儿十分般配。”直把红绡听得是哭笑不得:“娘~他还一个字都没有说呢,您是怎么看出来他‘谈吐文雅’的?您这可有点儿过分了啊。”

  楚书古接着就牵起妇人的手,语气温柔地说:“这你就不懂了,你娘这是未卜先知,刚刚学会的本领。”

  美妇人微笑着白了他一眼:“怎么你也来羞臊我。”

  “嘻嘻。”红绡挽住了雨寒道,“娘,老楚这是在向着你呢。”

  杨雨寒则拱手说道:“在下杨雨寒,见过两位长辈。”虽然他看到两人如此恩爱,禁不住心生好感,但在他心目中的岳父岳母都不可替代,没办法随意更改。

  红绡一听,连忙小声地纠正他道:“你应该叫岳父、岳母才对。”

  杨雨寒不置可否,只是抬眼望了望红绡父母,双手依旧高擎。

  “呵呵呵……”楚书古随和地笑了笑道,“贤婿初入家门,可能还有些不太适应,没关系,咱们先回府吧,行吗闺女?”

  红绡悻悻地点了点头,杨雨寒遂才将双手放了下去。

  “好,贤婿可站稳了。”楚书古说完,进而催动玄灵,往脚下的圆形石台之中注入了大量金气。石台微一下沉,旋即便将这五人斜弹向高空,径直越过那左右刻有“尽人事,知天命”的巨大府门和一重重白色的、随山递进的层楼叠榭,落在了正中央的一座大殿前面。

  这是最接近异界的古代建筑,只是全部由石头组成,楼高院深,墙厚基宽,屋顶是陡立的人字形硬山结构,颇像山西的宫殿风格。

  “闲婿请。”

  杨雨寒颔首应道:“您请。”然后便跟他走进正门,转入了左侧的偏殿之中。

  里边简约的很,除了几盆至于石质花架、或落地花瓶上的绿植外,就是一鼎石炉,三幅书法和两方长长的石榻。

  四人分坐两边,楚书古又继续说道:“贤婿,你祖籍何处?在哪里高就啊?”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丫鬟端来了水果点心。

  待她们都撤离后,杨雨寒才肃然答道:“晚辈乃异界莱州生人,经营着一家很小的茶馆,是前日晚间偶然来到了这里,才有幸邂逅了红绡。”

  楚书古大奇道:“异界?前日出现在莱州的‘陨人’便是贤婿?”

  杨雨寒恭敬地说:“正是晚辈。”

  楚书古既惊且疑道:“你们……没遇到官兵捕快吧?”此话明显是向亲不向理。

  杨雨寒应道:“虽然遇到过,但好在他们并不认识晚辈,所以也还算有惊无险。”

  楚书古缓缓地点了点头:“唔……那就好。”然后他就跟其他人一样,问起了雨寒是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还有他这一路的所见所闻。

  于是杨雨寒简短地回答了一番,只是在提到‘破碎虚空’和姓宋的那位异人时多说了几句。

  “原来如此……”楚书古恍然颔首,“不过我也不知那‘破碎虚空’的下落。而你对宋叔父的猜测,的确是有些道理。”说完,他便扭头朝殿外唤了一句,“楚贵,你知道了么?”

  一位身材微胖的壮年管家旋即转到了门前,半躬下身子道:“嗯,一是将府中的白潋送回盾岛,顺便打探一下是连村和那位大和尚的情况;二是将假消息散出,就说姑爷是济南阳丘(即济南章丘)人,父母作的是茶叶倒卖生意,相关人员我也一定会安排好;三是派人去寻找‘破碎虚空’和宋老爷子的下落,老爷你看可行?”

  “就按你说的办吧。”楚书古满意地挥了挥手,然后那人便从容地退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