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陋室藏龙井 皆是爱茶人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113 2018.06.19 13:31

  “哎呀……昨天也多亏了杨公子才保得我家幕儿平安,老朽感激不尽啊。”老翁一边说,一边拿起陶罂将一钱左右的龙井掂至在茶匙之中。

  杨雨寒虽知他说的只是客套话,但还是笑了笑道:“哪里哪里,我只是投桃报李,要不是小幕教我玄术,我也是束手无策。”

  老翁闻言,不禁对这个谦逊礼貌的年轻人愈发的抱有好感:“呵呵,杨公子年纪轻轻就如此不矜不伐,甚是难得啊。”说着他又将散至于水洗上层的龙井浇了遍热水,一股浓郁的豆香随之扬散,陡令这围坐的三人感觉心旷神怡。

  “老太尊过奖了。”杨雨寒笑言,继而向前凑了凑鼻子道,“您这是从哪里弄来的龙井?”

  “公子也爱品茶?”老翁一听,顿时惊喜不已,“这可是武林龙井村的狮峰龙井,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宝贝。”看着茶叶内的水控得已差不多,他连忙揭起水洗的上层、小心翼翼地把茶叶拨进了盖碗儿之中。

  杨雨寒好奇道:“这么好的宝贝,您是如何得来的?”

  老翁将盖碗儿阖好,旋即在手里摇了三摇:“这是南宫的府尹周大人赠予老朽的。来,闻闻这茶香。”言罢,他就将盖碗儿慢慢递给了雨寒。

  杨雨寒随之接过,稍微将碗盖挪开了一点,轻轻吸上了一口,继而一边说,一边将盖碗儿擎到了小幕面前让他也闻了一闻:“嗯……好茶、好茶啊。”

  老翁得意地笑着,又匆匆起身接回盖碗儿、拼命大吸了几口,然后才将那碗盖分离、一脸满足地放在了桌子上:“平日里我虽将它放在手边,却极少舍得喝过,不过今日有公子前来,老朽便没什么舍不得了。”

  是连幕略带醋意地说:“爷爷没骗你,以前他得着好茶……从没有特地让我喝过。”

  杨雨寒含笑颔首:“能得老太尊如此厚爱,晚辈荣幸之至啊。”

  “哪里哪里……着实是你这后生讨人喜欢。”老翁将水壶归位,静观那碗中茶水渐渐地转为黄绿,接着便将其漏出,分至于三人面前的兔毫建盏里,“来,品一品这茶。”

  “嗒、嗒。”

  杨雨寒扣了扣指,然后将建盏拿起,先是闻了一闻,继而才小啜了三分之一:“唔……此茶……豆香浓郁,滋味醇和,汤感饱满,余味绕舌,当真为上上之品。”

  “呵呵呵……”老翁听了,登时喜上眉梢,“这好茶……遇到这懂茶之人,才算没暴殄天物。”

  杨雨寒微笑道:“晚辈也仅是略懂一二,称不得这‘懂茶’两字。”

  老翁点了点头:“公子祖籍何处?”

  杨雨寒放下茶盏,毕恭毕敬地应道:“晚辈乃是半个异界之人。”

  老翁一愣,亦将手中的茶盏放了下来:“此话怎讲?”

  杨雨寒回答说:“晚辈是得知圣君在异界的后人,这也是来到此处后才知道的。”

  “嗯……”老翁沉吟了半晌,“怪不得公子进步如此神速。嗯……”话至此间,又有些欲言又止。

  杨雨寒随之追问道:“是连族亦是拥有‘怪力乱神’的家族之一,晚辈想请教老太尊,这‘怪力’如何能用得熟练?”因为他在获得了连晓雾的记忆后,也曾触碰过是连幕和那个来自‘回风庭’的杀手,却再也没有使出过得知力。

  老翁应道:“要想熟练地运用“怪力乱神”,一个人的修为只是辅助,而其最关键的乃是他的意志力,唯有意志足够强大,才能够将其更好的发挥,如果一旦遇上意志坚定之人,除非对方主动放弃,否则这‘怪力乱神’将无一点用处。”

  “哦,原来如此。”杨雨寒这才恍然大悟,当时他能够获得连晓雾的记忆,也是因为首先获得了她的允许。

  老翁见状,忙又招呼起他来:“来,别光顾着说话,喝茶。”

  杨雨寒遂端起盏来,慢慢地品上了一口,心中虽然焦急,但又不得不装出一番回味之态:“嗯……好茶。”这才将话锋一转,“老太尊,晚辈还有一事想要请教,封印在落玉湖旁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老翁惊诧道:“公子是如何知晓的此事?!”

  杨雨寒解释说:“是小幕告诉我的。”

  一旁的是连幕也随声附和道:“昂,我当时为了捉那只缇兽,跟着它跑到了落玉湖边,又失手解开了其中的封印,后来便看到了石怪之中的那个人。”

  “胡闹!”老翁听了,随即瞠目呵斥道,“我与你父曾多次嘱咐过你,千万不要去靠近那里!你怎么就是不听!”

  是连幕见此情形,忙带着撒娇地口吻说道:“哎呀爷爷,我这不是也没事儿嘛!”

  老翁愈发气急:“你一个小娃,可知那栖无是何等凶兽?!”

  是连幕强努着反驳说:“也不过是一条三十丈的大鱼嘛。”

  “放屁!”老翁此时已顾不得自己的风度,要不是有雨寒在侧,恐怕他早就已拍案而起,“那些大鱼只是它的子嗣!而那座落玉湖也不过是它背上的一个气眼!”

  “啊?!”是连幕陡觉得脑袋一懵,而杨雨寒亦不禁吃惊不已。

  老翁见是连幕终于知道了害怕,这才稍稍消了点火气:“此事我连你父亲都没敢说,而且那封印也不是你一个小娃能解开的。只因那石中之人没有法力,所以每逢月圆之夜……吸收了天地灵气的栖无总会闹出点动静。而缇兽这东西素喜光亮,所以你才跟着缇兽去的那里。”

  是连幕呆呆地点了点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杨雨寒旋即宽慰道:“老太尊,想必小幕已经知道错了,您消消气。”

  “唔。”老翁点了点头,但此时已没有心思再去品茗。

  过了一会儿,杨雨寒见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遂才又继续问道:“老太尊,您可否讲一讲那‘石中之人’的来历?”

  老翁看了看他,片刻后才说:“他也是异界之人。”

  杨雨寒又问:“老太尊曾和他有过交谈?”

  老翁答:“没有,老朽看他的装扮便知。”毕竟他年轻时也曾走南闯北,从未曾见过那种装束,而且他也对一些异界之人的事情有所耳闻。

  杨雨寒稍微向前探了探身子,奇道:“那老太尊可否将此事祥表?”

  老翁点了点头,一边长舒了一口气,一边捋着胡须说道:“那得从四十年前说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