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燕雀亦有志 栖梧亦作凰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014 2018.06.13 10:06

  是连幕的家,是一座两进的宅院,相较于其他的院落来说,着实是有点儿太过简朴。

  由于杨雨寒自诩为文艺青年,所以他就借着月光,特别关注了大门两侧的一副对联。

  上联书:灵鱼困死水上封枯木;

  下联书:巧叶囚槁枝下砌顽石。

  直令他非常奇怪——是连村这么有钱,身为族长的他应该最有钱才对,他愿意低调……弄这么个“朴素”的宅院也就算了,怎么还挂着个如此憋屈的对联。

  奇怪奇怪……

  他一边想着,一边穿越大门再往里走,便看到一方分归四块的天井,中间是两条相交的十字小路,路旁种满了盛开的白色茉莉,花叶间尚有雨珠停留,散发着馥郁的芳香。

  杨雨寒使劲地吸了几口这充阗于空气中的美好,然后又瞧见了中厅旁边的第二副对联,写的是:

  诸神举步方寸间

  山海纵横几千重

  念之又有些感慨——他来这个世界不过才半天光景,却连续遇见了这么多的高手,所以他已经深切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何况在这些高手之外……肯定还存在许多更加厉害的角色。

  而他自己呢?什么时候才能在这诸神掌控的世界里找到回家的路……

  哎……

  就算回到家又能怎么样?当然,他希望能够跟家人团聚。但是接下来呢?在那个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向上通道却越来越少的社会里,还不是被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踩在脚底。

  一边在努力地拼搏,一边又羡慕着别人的车,别人的房子,别人的功成名就,别人的幸运降临。

  而他自己呢?

  只能听他们讲什么要有梦想,要脚踏实地,可有谁曾谈过命运!那么多人都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其中也不乏有头脑有天赋并且一直坚持的人,但是到头来又有几人成功?!

  尤其是那些中得大奖的投彩者。

  哎……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老师、你的同学、你的工作、你的爱人、你读的书、你攒的钱……哪一个不是在自己能力基础之上的机缘巧合。

  可到最后呢?

  五十知天命。

  呵呵。

  所以他总说:

  命运,

  常在其手边燃一柱香,

  等待着你我飞蛾扑火。

  ……

  杨雨寒强压住心中的怒气,继续走过了前厅又向后行,遂发现后院比前院要大上许多——除了周围的院景和一套庭桌庭椅外,正中甚至有一个长约十丈、宽约五丈的椭圆形池塘,塘中荷花圆叶,塘上月影曲桥,左右绿荫绿树,端的美不胜收。

  瞧见此景,他不禁向是连幕小声地问道:“师父,你家里……怎么还有池塘啊?”

  是连幕回答说:“这池塘本是盾神身上的一处伤口,海上风雨较多,自然而然就积了许多水,后来在祖先们搬到这里后,便就着地势建起了是连村寨。而现在的这些楼阁宅院,是我长大后……父亲请人重新建起来的。”

  杨雨寒疑道:“那之前呢?”

  是连幕刚想开口,却发现前方的是连永侧目瞧了他二人一眼,于是两人便没再说话,缄默着来至在正厅门前。杨雨寒随即又看到了第三幅对联:

  鸿鹄焉知燕雀志

  栖落梧桐亦作凰

  看得他激动不已——好!这对联写的好!也别说什么“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他们那些“鸿鹄”又怎么知道我们“燕雀”的梦想!

  如果给我们一个好机遇,我们也一样能摇身一变,化作那凤凰直上九天!

  一定!

  ……

  这边厢杨雨寒正咂摸着其中滋味,那一边是连永则引着众人进入了正厅。

  正厅最深处正对门的位置摆了两把主椅,头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人勤自重,过道两侧各摆了三把客椅,两个方几夹立手边。此处的照明并没有油灯蜡烛,而是高悬于房梁的一盏巨大“荷花”、和四个角落里……自地板长出的粉色“桃花”。这五朵花灯虽模样大体如寻常所见,但构造却稍有差别,像那荷花,瓣若薄纱、蕊放白光,茎分三支将花朵吊起,上攀在横梁之间,叶似葡萄之叶,根藏立柱之中;而那桃花则只生了三根枝条,每根枝条的末端也只长了一朵小花,花蕊橙光温和,视之亦不刺目。

  众人落座之后,他又对妇人说道:“你去准备些水果点心,再沏上壶好茶。”

  杨雨寒忙起身说不用麻烦了。是连永却挥手道:“坐下坐下,公子莫要客气,诸位行了一路,腹中必然饥渴,待会儿先稍微垫上一垫,咱们聊完了就早点休息。”

  与此同时,妇人已一边朝众人点了点头,一边微笑着离开了。

  杨雨寒见盛情难却,于是便重新坐下,道了声:“多谢。”

  是连永笑着颔首,顿了顿才说道:“杨公子。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杨雨寒笑答:“您请讲。”

  “呵呵呵呵……”是连永捋了捋胡须道,“我看杨公子来时就已能借气使力,并不像初学之人,怎么会拜我幕儿为师?”

  杨雨寒礼貌地回道:“其实我初遇师父时还不会玄法,只不过我是来自异界,在到了这儿以后才发现自己是得知圣君的后人。我是借着得知力才有幸学得比较快,所以就让您误会了。”

  “哦?”是连永惊讶地说,“公子是异界之人?那你知不知道嬴大祭司后来怎么样了?”

  杨雨寒稍顿了片刻道:“他在回去后不久便当上了秦国国君,但是只当了三年就驾崩了。”

  是连永顿时一愣,不由得扼腕兴嗟:“哎!定是因为当年四神夺权时他被打伤了身子……可惜啊可惜……”

  杨雨寒闻言大奇,接着便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嬴异人是在回家前就负了伤,然后才导致他身体抱恙,年仅三十五岁就死在了王位上。一念至此,杨雨寒又突然想起是连幕在初次提到他时,说他曾经是秦国的“皇子”,而那时秦国的国君只是称王,其子嗣也还叫“王子”,只是嬴政在称帝后,才顺便将此称谓换作了“皇子”。这是不是说……嬴政提出的“皇帝”一词,乃是由他父亲嬴异人从这里带回去的?

  就在这时,是连永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杨公子,那四位圣君怎么样了?”

  杨雨寒刚想说不知道,但忽然又想起自己连他们是谁都还没问呢,于是便说道:“他们叫什么?”

  “擎天圣君李玄霸,洞察圣君张衡,如果圣君袁天罡,得知圣君姜尚。”是连永一边说,一边向厅外望去,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而杨雨寒则听得头皮发麻,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竟是这四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