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杨林遇狷介 遥忆落玉湖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605 2017.04.23 21:32

  看着眼前的这一棵棵高大杨树,杨雨寒忽然向是连幕问道:“连幕啊,你……”

  “谁叫连幕?”是连幕旋即瞪了他一眼,“我姓是连!名叫幕!幕!”

  杨雨寒一听,顿觉十分尴尬,于是就赶忙赔笑道:“哈哈,是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赔个不是。”

  是连幕见他还算诚恳,也就压住了怒火:“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你刚刚出来、不懂也是正常。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嘿嘿。”杨雨寒憨笑道,“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之前不是说……这片杨林是你祖上拿到遗物窟后自己建起来的嘛,他是怎么做到的?”

  是连幕闻言,不禁哂然一笑道:“你啊你,你们那里的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杨雨寒不知他何出此问,只答道:“还能怎么活,就是种地啊、打猎啊什么的。”

  “呵呵,你可真的是孤陋寡闻。”是连幕颇为无奈地说道,说完,他就又看了杨雨寒一眼道,“瞧好了。”他的脚步依旧未停,只是伸出左手、在一旁的杨树干上轻轻点了一下,可不料那树干上被他点到的地方竟蓦地长出了一朵拳头大小的粉花,并且这粉花的一条柔枝又随着他的食指迅速蜿蜒了出去,一片片嫩绿的新叶便犹如一个个翩舞的精灵、于半空留下了一道整齐而优雅的绿痕。

  直至是连幕将左手收回,那一条长枝才缓缓停留在了几步外的另一棵杨树边。

  杨雨寒见此情形,已然是目瞪口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人竟能够使用魔法!

  “怎么样?我厉害吧?”是连幕得意洋洋地说,“这叫作木术,乃是青龙国主修的玄法。”

  杨雨寒听得心痒难耐,连忙凑上前道:“那我能学吗?你能不能教教我?”

  “这个嘛……”是连幕佯装犹豫了一番,“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一个前提,你得先拜我为师。”

  “行啊,我现在就拜。”杨雨寒闻言大喜,随即便迫不及待地拦在了幕的面前,紧接着一揖到底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是连幕顿时喜笑颜开地将他搀起:“好好好,呵呵呵……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你到底能不能筑得灵基……还是要看你的造化,毕竟这玄法并不是人人皆可习得。”

  杨雨寒信然道:“这一点师父大可放心,我这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只是天生聪颖过人,并且悟性极强,绝不会给师父丢脸。”

  是连幕苦笑不得地说道:“呵呵,你的面皮可真厚。”

  “我这绝不是脸皮厚,而是有自知……”杨雨寒本还想继续自夸,但不料言至半途,竟陡见距是连幕身后十几米的杨树林内、倏忽冒起了三点幽幽的蓝光。

  而随着蓝光的移动,一头似虎非虎的巨怪便在这斑驳的月影下渐渐显露了身形——那巨怪高约两米有余,通体墨绿,一直到尾部都布满黑色的条纹,虽为虎首,却生了三只蓝眼,颈侧也长了圈狮鬃也似的长髯,两颗锋利的獠牙呲露在外,自鼻头至额顶留有一深深的疤痕,愈显其面目狰狞。

  “呃……”杨雨寒一边竭力地保持镇定、一边战战兢兢地说道,“师父……师父……”

  “怎么了?”是连幕含笑问道,又冲他挤了挤眼,然而他的这一举动并未被其察觉,杨雨寒一直在盯着那巨虎,目不转睛。眼看它慢慢将脑袋压低、摆出了一副蓄势待发的姿态,杨雨寒也不由得退了一步,一边朝是连幕小声急呼道,“后边!你后边!!”

  他的话音刚落,那怪物就猛地向后一躬、有如离弦之箭一般地冲了过来,足底的烟尘随之激散,夹杂着凛冽的杀意、陡然惊醒了枝头休憩的七八只白喙白尾、白首绿身的鹊状怪鸟,慌张地翙翙飞去。

  此时的杨雨寒再也顾不得这位反应极慢的师父、连忙转身逃跑,可不料没跑几步、他就被一拢起的树根绊了个正着,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嘶……”杨雨寒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立刻强忍着疼、匆匆站起了身来。而当他再次回望之时,是连幕才刚刚转过身子、与那头巨虎也仅剩两米的距离!

  情势岌岌可危!!

  完了完了完了……

  他绝望地看着那一头巨虎将前爪上扬、向空中高高地跃起,心脏都几乎要停止跳动。

  然而……

  接下来的一幕却陡令杨雨寒大跌眼镜——就在那巨虎张开血盆大口、即将咬下之际,是连幕忽然间伸出右手拍在了它的鼻尖上,便听得“嘣”的一声轻响,那身形朋硕的怪物竟于一瞬化作了一只只有半尺左右的小毛球,一跟头扎进了幕的怀里。

  “嚏!”

  ……

  ……

  ……

  “呃……这……我……”杨雨寒乜呆呆地看着这一人一兽,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

  而前方的是连幕则兀自逗弄着那只憨态可掬的小怪虎,笑着道:“又想吓唬我啊?!我早就听到你过来啦。”

  小怪虎一听,登时奶声奶气地“嗷呜”了一声,接着就恶狠狠扑向了他的手指。

  “哈哈哈,蓝焰!好啦好啦。”是连幕虽撤离了右手,但那小东西却又扒住了他的衣服,气急败坏地撕咬个不停,“我现在就这么一件衣服,你扯坏了我可就没得穿啦。”

  “吓!”杨雨寒忽然触电般地爬了起来,也引得那一人一兽暂时停止了嬉闹,同时向着他看去。

  “怎么了徒弟?你是刚反应过来吗?”是连幕说到一半、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雨寒没有回答,只是瞧了瞧自己的右手——方才他愣神的时候,右手偶然碰着了一棵刚刚发芽的小草,紧接着,那一棵小草从种子、到生根、再到发芽、破土而出、甚至是之后几个日夜的“记忆”和“感受”,便突然显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确实是他的“超能力”没错,但他之前也仅是偶尔会在触碰到一些人和物后、获得他们的记忆片段,可是这一次却跟以往的境况大不相同,这一次……他不单只是获取了这一棵小草的“记忆”,而且还格外清晰,就连那泥土的湿热、风的温黁他都感同身受,以至于有一瞬、他都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那一棵嫩绿的小草,真真是匪夷所思。

  这又是什么情况?

  是连幕见他有些奇怪,遂提着那只名叫蓝焰的小怪虎走到了他的面前:“你怎么了?真的被吓傻啦?”

  杨雨寒皱着眉,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事,不知道什么东西硌了我手一下。”

  是连幕瞧了瞧那边并没有什么异物,然后才咧了他一眼道:“嗨,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杨雨寒心知这一连串的怪事不可能想想就得出答案,于是就决定把此事暂时先放到一边,对着这少年说道:“师父。”

  “嗯?”是连幕道。

  杨雨寒指了指那一只小怪虎问:“它是怎么回事啊?”

  “嘿嘿。”是连幕随即就揪着蓝焰的脖颈、提至在了两人眼前,窃笑道,“这小东西名叫蓝焰,乃是一只‘狷介’。此兽生有三目,这第三目开而化巨,闭则变微。虽性情暴躁,却不常伤人,平日里多是以素食为主,尤偏好瓜果等物。是世间少有的异兽。”

  “这么神奇吗?”杨雨寒好奇地看着这一只“萌宠”——除了体型与之前相差巨大,其余的地方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包括它脸上的疤痕。只是此时瞧着这疤痕已不觉得狰狞,反倒是对它有些同情,于是他不禁问道,“哎师父,它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是连幕叹息道:“哎……此事全都怪我。三个月前,我为了追踪那只缇兽,一个人走到了落玉湖。小时候我父就严令禁止过、不让我等去那里玩耍,说那落玉湖乃是八十年前为祸莱州的凶兽——‘栖无’的封印之所,而且其周围的区域也是猛兽云集、毒虫众多,即便是修为臻于地仙、也不敢保证能从那里面全身而退,更别说万一再触动封印了。”

  他一边说,一边仰望向夜空,一边将蓝焰轻轻地抱在了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