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无客问生死 贪欢人世间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289 2018.07.13 05:00

  回到客栈之后,白勇就派人送走了小凤的爷爷,并打算亲自去将此事禀知赵捕快,同时也是为遂了杨雨寒的心意——请求衙门对大和尚进行宽大处理。而杨雨寒则带着闻讯赶来的红绡,重新回到了房中。

  “相公。”红绡一边将铺盖折起,一边向雨寒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杨雨寒拉着她坐在了床边:“客栈有一个姑娘失踪了,我跟白掌柜出去把她给找回来了。”

  红绡惊奇地问:“她怎么了?”

  杨雨寒瞧了瞧她,然后便将刚才发生的事、简单地叙述了一遍,直把她听得是又惊讶、又佩服:“相公,你怎么懂得这么多啊?”

  杨雨寒笑了笑道:“呵呵,虽然我之前不知道自己是得知力传人,但毕竟这种能力天生存在于我的体内。也可能是因为这一点,使得我对许多事情都充满了好奇。不但喜欢查阅各种稀奇古怪的资料,而且还喜欢观察周围的一切,渴望去了解那些行人的过往,渴望去了解那些花草树木是如何一路成长的,甚至会渴望了解脚边的一粒砂子,它是从何处来,是怎样来的,经历过几阵风雨。”

  红绡温柔地说:“相公……你活得还挺有诗意的呢。”

  杨雨寒苦笑着说:“哎,什么诗意,我觉得就是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只不过这是本能所致,我也是没办法。”

  “嘻嘻……”红绡乖巧地笑了一笑,两只眼都眯成了一条缝,“我反正觉得挺好的。那你在来到这里以前,还获得过别人的记忆么?”

  杨雨寒顿了顿道:“倒是也获得过,但只是一些片段。”

  红绡好奇地问:“你给我讲讲呗?”

  杨雨寒瞥向她道:“都这么晚了,你不睡觉了?”

  红绡窘笑着说:“我不困,你给我讲一讲嘛。”

  “好吧。”杨雨寒见拗不过她,于是便点点头道,“那我就给你讲两段记忆,讲完了咱们就睡觉,好吧?”

  “嗯。”红绡颔首应下。然后杨雨寒就说起了那两段记忆:

  “第一段记忆,是我在我们世界的一家、名叫‘肯德基’的饭馆中获得的。

  那天……我正在那里吃饭,偶然注意到了坐在我斜对面不远的一位老者,他虽然头发有些花白,但一看那状态就知道身子骨很是硬朗,而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买了几样东西却一点儿都没动,只是默默在那里坐了好久,而且在最后又将那些东西全都打好了包,提溜着就往外走。

  他走得比较慢,又恰逢我也已经吃完,所以我在行至饭馆门口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也因此获得了他的一段段散碎的记忆,因此知道了他来这里的原因。

  他们家原来并不富裕,所以他跟他的夫人一直保持了省吃俭用的习惯,即使当他们的儿子长大成人后,赚了不少的钱,他们也还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穿。

  这位老者的夫人更是如此,虽然在经过那家饭馆时常说以后要来,但也只是说以后,以后一定会去。一直到她去世。

  后来老者每逢路过那里,就会去里边坐上一会儿,点上几个他认为夫人会喜欢的东西,在脑海中,静静等待着夫人把这些东西全部吃完,看着她满足的表情,一如他们俩年轻那会儿,当他将一块点心递给她后,她的脸上流露出的喜悦和甜蜜。”

  红绡听了,不禁悲从心起,难过地依偎在他的肩头。

  杨雨寒遂轻叹一声,一边将她揽住,一边继续说道:

  “第二段记忆,是源于一青年男子。

  那天,我正好走到了一家理发店的门前,就是替别人打理头发的那种店,一不留神和里边走出的青年男子撞了一下,便由此获得了他的一小段记忆。

  他刚才在理发的时候,店里进来了两个人,是两位妇人,一位四五十岁,一位年过六旬,进门就问掌柜的能不能剔光头。掌柜的正忙着,于是就说剃光头反正也简单,桌子上有工具,你们自己剔就成。回答的熟练而冷漠。

  那位年长一点儿的妇人想了想说……也行,所以就大大咧咧地领着另一位妇人坐了下来,接着又拿起了工具开始给她剃头。

  ……

  那掌柜的有个彪呼呼的伯父,那人闲着没事儿,就站在那妇人的身后瞅,瞅着瞅着,那位四五十岁的妇人就哭了,哭得很伤心。”

  “哎!”杨雨寒叹了口气,“那一家理发店,是在一家大医馆的附近,而去那家医馆求医的人……大多是患了绝症,并且在治疗这种病的时候,不但要切除身上的某些器官,头发也很快就会掉光。所以这一位前来剃头的妇人,应该就是患了这种绝症。

  我在回过神来之后,便下意识地望向了那家理发店,望见了那位可怜的妇人,还在哭,她是我第一个不想去获得记忆的人,我怕承受不了那种痛苦。而除了她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也在遭受着。

  光是在那条街上,就有十几家小店在贩卖假发和义乳,来那家医馆求医的人也每天都络绎不绝。

  哎……

  当那么多人都在为一些鸡毛蒜皮、或者是情啊爱啊的小事儿纠结的时候,有一些人,却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就像那位妇人,她可能面对的不仅是死亡带来的恐惧,还可能面对的是贫穷之下、是否要继续医治的抉择,甚至会面对亲人的离散、独自遭受病痛的无助。

  可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一个凡人又能做什么呢?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只能就那样走了,束手无策。”

  ……

  二人相互依偎着,良久,红绡才抬头看向了雨寒:“相公,红绡没看错你。”

  杨雨寒惨笑着说:“哎,借你吉言吧。”

  “……”红绡顿了顿道,“好了,咱们休息吧。”

  “嗯。”杨雨寒颔首道,“今天太累我就不洗澡了。”

  “我知道~”红绡莞尔一笑,旋即站起身来,将他搀到了床上,“刚来的时候我就怕你太累,一直没催过你。”

  杨雨寒瞧着她道:“那你洗了么?”

  红绡点了点头:“嗯,刚洗了,身上可香了。”

  “呵呵。”杨雨寒尴尬地笑了笑,“好了,你别撩拨洒家了,快变成小狐狸上来吧。”

  红绡狡黠地笑着:“嘻嘻嘻……相公啊……之前你在梦里梦见什么了?”她一边说,一边在荷床上向前跪爬,衣衫垂下,直露出两半酥胸,“怎么还喊我……磨人的小妖精呢?”

  杨雨寒窘迫道:“呃……没什么。”身体却比他要诚实的多。

  “哈哈。”红绡媚笑一声,转眼便还原成白狐的模样,再一次跃至雨寒颈旁,“好了,不闹了。你快睡吧。”

  杨雨寒笑了笑,笑了笑,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