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两行兰泣露 一阵水卷风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064 2018.06.02 15:39

  “我先走了。”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于是那男子便有了离开的心思,接着又怀中掏出来一枚三寸长短的木质令牌,交至在杨雨寒手中,“等你办完了这件事,就带着它去莱州城,城里有一家青楼名叫《牡丹园》,到了那儿你就去找老鸨,然后把这枚令牌交给她,她自会告诉你怎样来找到我。”

  杨雨寒接过令牌,一边看着上面的“回风庭”三字,一边点了点头说:“好。”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问。

  杨雨寒答:“杨……杨雨寒。”

  男子不信:“你说实话。”

  杨雨寒意味深长地望向他,顿了顿才道:“我叫杨文许。”

  “嗯。”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不过你初来此间尚不知道,你名中的‘文’字与四神犯避讳,最好早早就改了去。”

  杨雨寒倒也随和:“那我叫杨……雨寒吧。”

  男子笑着颔首:“也罢。这名字倒也算顺耳,以后便叫这个吧。”说完他刚要抬脚,却忽然想起一事,遂又对雨寒问道,“对了,你是在哪结识的小公子?”

  杨雨寒见他对自己的名讳一直避而不谈,也没有太过在意,只答道:“就在陨人坑那边,怎么了?”

  “唔……”男子随即又问说,“那他在周围找到过什么东西么?”

  杨雨寒摇了摇头:“没有,我一开始就遇见了他,并且一直都在一起。”

  男子若有所思地说:“那你们离开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有。”杨雨寒想起了是连幕当时的话,“好像是青骑军过去了。”

  男子听了,看得出有些失望:“哦。那没事了。我走了,你一会儿可得小心着点儿,我看那女娃挺凶的。”

  杨雨寒点了点头:“我还想请教您一件事。”

  男子颔首道:“你说。”

  杨雨寒瞧了眼是连幕:“他的手臂还能接上吗?”

  男子笑着说:“接不上了。不过据我所知,是连永的叔父生了一双巧手,说不定他有办法。”

  “好。我知道了。”杨雨寒应道,“等我办妥了就去找您。”

  “嗯。”男子语重心长地说,“我再嘱咐你一下,别去掺和是连族的家事。对这个世界来说……你还只是个陌生人。我听说过一点儿有关异人的事情,比如你们自古便放弃了修行玄法,而是选择了研究各种工具和众多奇技淫巧;比如你们的世界里异兽极为稀少,所以对它们也几乎是一无所知;所以你在这个世界中肯定会寸步难行,何况你与是连幕还只是初识,也就犯不着为他去自找麻烦。”

  杨雨寒笑了笑道:“多谢您的好意,但想必您答应让我自己留在这儿,就说明您相信我的人品,也是想借此考验我一番。而关于是连幕的家事呢,还请您放心,我定会把握好分寸,但又不能一点不管,毕竟他帮助过我,您说呢?”

  “那是自然。只要你有数就行。”男子欣慰地点了点头,“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嬴大祭司后来怎么样了?”

  杨雨寒回答道:“他后来……做了皇帝,但是登基三年便死了。”

  “嘿。可惜了……可惜了……”男子叹罢,终于将是连幕还给了他,然后又望了望风阵之外的连晓雾,“行啦,小公子就先交给你,等会儿出去以后……你就把他交给那女娃。你可千万别以为她教你风术就代表你们关系不错,她肯定也是看中了你的天赋,想把你拉拢过去。”他顿了顿又道,“但无论怎么样,她毕竟也受到了委托,而对于我们江湖之人,信誉永远是最重要的,要不她也不至于为了抢回小公子而跟我拼命,所以你千万别耍小聪明,小心伤了自己。”

  杨雨寒颔首道:“嗯,我听您的。”

  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等这小公子醒过来……记得让他为你做一件这里的衣裳,你现在的行头太过招摇,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杨雨寒又应了下来。男子这才又看了看风阵之外,趁着连晓雾停顿的机会,撂了句“我走了”便消失在他的面前。

  ……

  “别追了!”眼看连晓雾想要前去追赶,杨雨寒忙操纵身下的海水将自己和幕托起,并想要跟将上去,可是他马上就发现、海水的涌动远不及风来的迅速,转瞬他便被晓雾甩出了老远。

  但好在她很快就停了下来,杨雨寒旋即挡在了她的身前,他刚想继续劝阻,却瞧见晓雾已哭成了一个泪人。

  “……”

  “呃……”杨雨寒手足无措地看着她,然后试探着将手搭在了她的肩头,欲言又止。

  她又哭了一会儿,然后才啜泣着说道:“为……为什么他们总是这样?就……就……就为了一己私利,就可以残害……我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杨雨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们没错,是他们错了。”但他的内心却没这么想——雨寒他早就看惯了弱肉强食,知道就算对千、连她们来说,去捕食那些小鱼小虾时,也从没问过小鱼小虾有什么感受,也不在乎它们的死是否会令家人伤心。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哪怕是牛羊吃草,难道草就不是生命了么?

  还有那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一方面,那些权贵巨贾之所以会努力拼搏,就是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另一方面,他们掌握的财力、物力、人脉、人才全都会不断巩固及扩大自身的优势,并会逐渐阻断普通人的向上通道。

  只要别过了度,只要别打破了那种倾斜的“平衡”,就不会导致革命的发生。而即使发生了革命,也大多是民间的精英份子,挑战掌权的精英分子。

  老百姓……呵。

  ……

  悲愤交加的连晓雾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使得他不禁有些心软。毕竟他不是个冷血的人,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受伤,他也不能只做个旁观者。

  但当他再次长叹一声后,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他只能一边用拥抱安慰晓雾,一边由着她大哭。

  不知不觉中,一丝邪念忽然上脑,杨雨寒连忙又压了下去。且好在此时风神也终于寻了回来,在瞧见这番景象后,它便默默凑在了连晓雾的手边,温柔地舔舐了起来。

  “风神……”连晓雾侧过身子,委屈地看着它,姣好的脸庞上依然还挂着泪珠。

  一阵大风蓦地刮过,陡将其斜摆吹皱。

  杨雨寒望了望这片狼藉的大海,不由得感慨万千。

  唔。

  起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