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异界落故土 泣鸟引归途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954 2017.11.23 13:25

  前方老远、两只正在“媾和”的合离犬听到动静,顿时立起了尖耳,继而侧目向二人望来,六条背橙腹白的卷尾亦且僵在了半空。

  一瞧是他们,两兽忙撇清了身体,慌乱地各奔东西。

  只一闪,真的是只一闪,再次出现时它们俩已是在数米开外的灌木后。

  是连幕想了想,才问道:“什么是二重身?”

  杨雨寒答:“二重身就是咱们所处的两个平行世界中、存在着的同一个人,但是这种情况比较少见,毕竟两个世界过去的一丁点儿改变,都会造成当下的千差万别,这在我们那里叫蝴蝶效应,意指蝴蝶在这里只是挥了下翅膀,千里之外便可能会卷动起一场飓风。”他咽了口唾沫,又继续说道,“而且,基于这一理论,不同的世界中就算是出现了二重身,他们出生时间的早晚、性格、以及之后的命运也应该会大不相同。”

  是连幕惊讶地看了看他,懵懂地点了点头。

  “那什么师父。”杨雨寒趁他不再问话,忙见缝插针地说道,“你刚才说的那个‘陨人坑’是咋回事?”

  是连幕似是在发愣,见此情形,杨雨寒便伸出右手在他的眼前晃了一晃,是连幕这才回过了神来,问他道:“你说什么?”

  “我说……”杨雨寒重复道,“那个‘陨人坑’是怎么回事。”

  “哦。”是连幕颔首道,“听长辈们说,‘陨人坑’是异人们来到这个世界时留下的印记之一,在遇见你之前我还从来没见到过。好像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四十年前,是我爷爷那一辈发生的事情。”

  杨雨寒闻言大奇:“四十年前?那个异人现在在哪?他应该还活着吧。”

  是连幕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爷爷没给我说过,等咱们回去再问问他吧。”

  “呃……”杨雨寒一面点头,一面沉吟了片刻,“那……您刚才说的那个济南,是水齐济、南边的南吗?”

  是连幕应道:“嗯,怎么了?”

  “没事儿……我就是没想到这边儿也会有济南。在穿越到这里之前,我就是在我们那边的济南城中。”杨雨寒顿了顿说,“哎……我感觉自己的脑子快不够使了。”

  “是啊。我也快糊涂了。”是连幕轻蹙起眉头,双眼向左上斜挑着道,“没想到嬴异人一代天神,最后却落得个如此凄凉的下场……哎!”

  杨雨寒诧道:“你这是给扯哪儿去了,咱刚刚说的不是济南嘛。”

  是连幕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嘿嘿,我就是突然间想起你刚才说的话然后走神了。你继续说吧。”

  “嗯。”杨雨寒又微微点了点头,“我还想问一下,那东宫又是怎么一回事?”

  是连幕解释道:“昂,东宫是这青龙国的神殿,本是为青龙神苍文植所建,但后来龙神出走,便只剩下七宿驻守,凡青龙国大小国事,皆需交由东宫决议。”

  杨雨寒颔首道:“唔……”他刚要继续问话,却忽被是连幕打断了下来:“停,你先消停会儿,我们这边的事你有的是机会了解,咱们快到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回去吧。”

  杨雨寒听了,只好将前言咽下,转而道:“嗯。之前……咱们在坑边看到的那些骑兵,是不是也是过来找‘陨人坑’的?”

  “唔……”是连幕缓缓地点了点头,“应该是。那咱们更得加点儿小心了。尤其是……”说到这儿,他忽然瞥了眼杨雨寒,“行了,我也不多说了,你就安安静静地跟着我就得了,千万别弄出些幺蛾子来。”

  杨雨寒应下,与此同时,二人也终回至洞口之外,老远便望见过土在山涧边的几棵杨树底部低头寻找着什么,小黄和家奴则在那洞侧墨绿色的藤萝下悄然等待着。

  行至在过土近前,才发现它正摸着一个蚁窝忘情地舔食着白蚁,是连幕看它仍没有觉察到自己,便默默颔首、一边轻轻拍了拍风神示意驻足,一边又特地地扬了一声:“嗯哼!”

  过土微微一惊,两只黑豆般的小眼立时向是连幕齐转了过来,身体也蓦然绷紧,唯有它那根细长的舌头又在慭慭黏住了两三只白蚁后才嗖地收回了口中。表情尴尬的紧。

  “我说你……不好好地出去看着口袋,在这儿干什么呢?!”是连幕斜着眼冷冷地瞧着它道,“你就不怕口袋被别人捡走了?”

  过土压低了脑袋,一边摆出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一边用右爪指了指自己的嘴,似是说自己太饿,希望幕不要苛责。

  是连幕也拿它没办法,毕竟是自己宠成这样的,于是他也没再多说,只愤愤地正过了头来,催动着风神直飘过山涧、山坡和洞口,让小黄归林、家奴继续于一旁静候。

  一切都交代好后,两人终于又回到了遗物窟外。

  怪不得过土敢安心觅食,原来它已将那口袋藏至在来时的洞口之中,口外用枝草覆好,不细瞧很难发现。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二人刚一出来就被糊了一脸,直气得是连幕咬牙切齿:“等我回去的!看我不好好收拾它!”

  杨雨寒暗自笑了笑,依次将自己和风神身上的枝草择下,然后才仔细地环顾四周——哦。原来是一片松林,脚底是满地的绿色,南侧二三十米外是一条小河,就着月光,隐约可见河中有许多圆石突兀而出,被流水激打得淙淙作响。

  “行了,别瞅了。”是连幕拍了拍他的胳膊道,“咱们得赶紧上路,此次出城搜寻‘陨人坑’的官兵肯定不只之前的那点儿,一会儿万一给瞧见了,咱们逃脱不得。”

  杨雨寒连忙应下,与是连幕双双上得了风神,匆匆朝西北向赶了过去。

  可在他们的身后,那条小河里凸露的灰白圆石竟蓦地下沉了一寸,水漈上、几只方欲排卵的鬼面蜻蜓也陡被这涨溢的河水给吓了一跳,眨眼间退回了岸边。

  随其惊恐的目光看去,竟见一宽约二十丈的巨型蟾蜍自水中悄悄地露出了头来,先是面无表情地左右打量了一番,接着又慢慢遁入了水中——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一块块硕大的圆石竟只是它背上的瘰疣而已。

  ……

  这一边草长莺飞咱们暂且不提,再来说那边赶路的二人。

  由于要躲避官兵,是连幕净捡些偏僻的路径走,可能也因是夜里,这一路上,杨雨寒也并未再瞧见什么新鲜古怪的事物,只是耽误了些时间,本该半个时辰的路程二人却走了一个多时辰。可无论怎么说,他们终还是安全地来到了海边。

  闻着海风,杨雨寒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此时已近寅时,西偏的明月挥洒下片片光华,于这水面之上击打出层层的涟漪。潋滟的波光直通向天边,惹得人心旷神怡。

  风神落在了沙滩上,便听这跫音,也知这脚下无比松软。

  沙滩南侧的百米开外,隐约可见到一副如房屋般巨大的鱼骨横在岸边;北侧,则是处斜向上拢起的石堤,看样子不是很高。

  杨雨寒望着这四周,终还是忍不住向是连幕问了句:“师父,这地方是哪儿?”

  是连幕回答道:“这里是莱州湾。”

  果不其然,这里应该就是我们家附近。

  这就是命啊……

  呵呵。

  杨雨寒笑了笑,也不知是无奈还是高兴。

  而他身前的是连幕则正忙着解开那“遗物窟”,并没有观察到他的表情,只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我也是随便问问。”杨雨寒只想多了解这边的情况,不愿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于是他又将话锋一转,向前探了探脖颈道,“你干什么呢?”

  是连幕也不回话,一边朝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边将口袋搁在了地上,低唤道:“家奴,你去把浮羽喊出来。”

  过不多时,就有一身披蓝羽的大鸟从里面电掣而出,继而斜拍双翼停在了二人的面前,神情安然,竟不怕这风神。

  杨雨寒瞧着这一只泣鸟,觉得这大鸟好生奇怪——明明浑身都漂泛着一层光,可又照不亮这四周,天蓝色的光晕只是紧拢在它的身外半寸,真好似画中的事物,与现实格格不入。

  “浮羽。”是连幕一本正经的说,目光里有怜悯也有尊敬,“辛苦你了,请带我回家吧。”

  大鸟低低地鸣了一声,又围着他二人绕了一圈,然后才悠扬地向大海飞去。飞去。飞去。

  悠扬得像一首动听的乐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