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焚香待蛾来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爱他明月好 憔悴也相关

焚香待蛾来 勤重 2366 2018.07.03 06:00

  在那条微微弯曲的漫长官道中,忽有一虎背熊腰、青筋虬结的年轻僧人自小路踏了上来,只见他一手执着木棍,一手提着葫芦,间或给自己灌一口酒,眼神迷离、晃晃悠悠地艰难行进着,光溜溜的脑袋上大汗淋漓,他却懒得擦上一擦,任由那汗珠肆意地流淌。

  而在其另一侧,那一方长满杂草、三丈多高的土丘后,杨雨寒依旧背负着赤身裸体的红绡狐女,和枝头一伪装极好的叶蝶一道,乘凉于三棵葳蕤杨树的阴影里。听到外边有动静,他忙噤了声,并示意红绡莫要言语,直等到那僧人远去,他才又重新开口说道:“嗯,我是要去落玉湖。”

  红绡疑问道:“为什么?”

  也许是她在震惊之余卸下了一点点心理防备,杨雨寒竟能够感知到她刚刚的想法,所以不经意间,他便接着她的想法说了下去:“我没你想得那么伟大,并不是为了莱州的百姓甘心去牺牲自己。我此次前往……乃是为了找到那山中封印的异人,也想为了早些回到异界而对这里有更为详尽的了解。”

  红绡大吃一惊:“你是‘窃心神’族人?”

  杨雨寒微笑着说:“不是,我是‘得知圣君’在异界的后人。”

  红绡闻言,既感觉是意料之外,又感觉是情理之中,还没等她开口,便又听杨雨寒遂继续说道:“他们的事情我都没怎么听说,我也是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才知道的自己身份,所以我在这里既是罪人之后,又是全城搜捕的祭品,而且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又十分凶险,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最好是离我远一些。”

  “我不。”红绡撒娇道,“我既然认定了你,哪怕是做妾我也愿意,况且姐姐现在身处异界,没办法过来陪你,而你孤零零的很容易受到猜忌怀疑,正好有我陪在你身边,既可以为你排遣寂寞,又可以帮你掩护身份,还可以让楚福暗中保护你,一石三鸟,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杨雨寒一听,这时才想起那一位长了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管家,想必那个人就是她说的楚福,于是忙左右张望,却瞧不见半个人影:“楚姑娘,你是自己出来的么?”

  “不是啊,楚福一直都跟着我。还有你别再叫我楚姑娘了,你得叫我红绡,或者是……娘子。”言至此间,她不禁飞红了脸,趴在他肩头偷偷窃喜。

  杨雨寒随之又问道:“他在哪?”

  红绡有意想挑逗他,遂嗤笑着说道:“你不是有得知力么?”

  杨雨寒无奈地笑了笑:“那得在别人没有防备或者允许的情况下才能奏效,现在你已经有了防备,所以……”

  “嘻嘻。”红绡俏皮地笑着,“那到底能不能让我卸下防备,就要看相公你了。”

  杨雨寒知道就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就没再辩解,转而肃然地说道:“那我既然是你的相公,你是不是应该听我的?”

  红绡见状大喜,旋即重重地点了下头:“嗯!”

  “呵呵。”杨雨寒微笑道,“那你先下来,然后穿上件衣服。”

  红绡本想再撩拨他一番,但又害怕惹得他生气,于是犹豫了片刻,然后便松开手足落回了地上,接着又原地转了一圈,转眼在身上变出了件白色的宽袖褙衣,来至在他的面前:“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相公?”

  杨雨寒一边上下打量着她,一边缓缓地点了点头:“嗯……不错。这样才对嘛,以后可别再光着个屁股到处跑了。”

  红绡背起双手,将上身微微前倾,一边歪着头看他,一边地说道:“怎么了?你吃醋了?”

  杨雨寒笑着说:“嗯,我吃醋了。”

  “好好好。”红绡挺直了身板,一下子挎住了他的胳膊,“那就听我家相公的,以后就只光给你一个人看。”瞧起来一脸的幸福。

  杨雨寒闻听此言,顿时又被她撩拨的再次“坚强”,恨不得现在就将她扑倒,但为了自己的爱人,他还是生生克制住了那一股邪念,强作镇定地说道:“红绡,我们抓紧赶路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红绡甜甜地笑了笑:“好。”说完,她便朝枝头的那一只叶蝶唤了声,“楚福,带我们走。”

  杨雨寒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那树叶竟是一蝴蝶,蝴蝶婆娑而下,又转瞬变成了一只约有丈余的巨大金雕。

  “走吧,相公。”红绡用臂弯扯了扯雨寒,“楚福会直接带我们去落玉湖。”

  杨雨寒惊愕地跟随红绡骑在了雕背之上:“这……楚福会‘七十二变’么?”

  红绡疑问道:“什么是‘七十二变’?”

  杨雨寒呆呆地说:“就是……能变成各种动物的法术。”

  红绡笑了笑道:“嘿嘿,我的傻相公,哪会有那种法术?楚福也不过是只会两种变化,这还是因为他的父亲原本是一只金雕,他的母亲是一只叶蝶罢了。”

  “哦……”杨雨寒这才恍然大悟。接着红绡就拍了拍金雕的身子说:“走吧,楚福。”

  那金雕便随之腾空而起,翙翙扇动着巨翼,径朝着东北方飞去。

  而就在杨雨寒和红绡离开后不久,忽有一白眉白须的六旬老僧踏上了官道,他穿了件打满补丁的粗布僧衣,执了根七尺高的破旧禅杖,颈上挂了串光滑圆润的佛珠,脚底踩着双磨损严重的草鞋,正行色匆匆地,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焦急向西南赶步。

  ……

  天空中,杨雨寒朝东方眺望,望见了远处巍峨矗立的一座城池,发现那城池的外墙并不似砖石垒筑的那般整齐,而像是一棵棵粗大无比的墨绿巨木拼成。且在那城池内部,还有一高出倍余的参天榕树,树冠遮天蔽日,垂落下数十条长藤也似的青灰色气根。

  “红绡,那便是莱州城么?”

  红绡颔首回应:“对啊。怎么了?相公想入城中?”

  杨雨寒微微晃了晃脑袋:“没有,咱们先去落玉湖。”

  “哦,好的。”红绡紧了紧抱住他的双手,轻柔地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背上,不禁嫣然一笑,“相公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杨雨寒心中顿时一暖,然后侧首看了看她:“你到底看上我哪一点了?”

  红绡甜甜地说道:“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被你心事重重地那一幕打动了吧。而且……你是个好人,明明那么低的修为,却敢为朋友出头,并且你来自异界,跟他们并不太熟。何况你还知道自己是双方都在缉拿的要犯,这就是勇,而你用金锭来化解那一场危机,则是谋,只不过我实在看不惯那个家伙,所以才出面将金锭抢了下来。”

  杨雨寒的嘴角微微扬起:“我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红绡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她才又继续说道:“见过我的人,大多会贪图我的美色,但是你却不一样。我看得出……你是因为牵挂着另一个人所以才离开了那里,而这也恰恰证明了你值得托付。”

  杨雨寒闻言,不禁沉默了良久。

  “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