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我是游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卖草药

我是游医 桃夭123 2563 2019.03.11 21:30

  头天晚上,两人跳舞一时玩得尽兴,忘了时辰,今早起床已是日上三杆了。

  周清灵拿着药娄,两人一道去药店。

  出门在外,2人皆作男子打扮,柳千雪扮作一个少侠,周清灵还是一身游医的样子,只不过没再贴胡子了。

  着人打听,镇上有一家叫保安堂的药店,风评口碑都不错,不欺生,周清灵决定去这家看看。

  一路上,柳千雪看什么都惊奇,只要有人招呼,便拉着周清灵一道上去。

  两人一路看一路吃,胳膊身上挂满了各种小玩意儿。前方不远处围了一圈人,阵阵喝彩声传出来。

  柳千雪喜欢凑热闹,拉着周清灵使劲挤挡在前面的人,劝都劝不住。

  原来是耍猴的,只见小猴子在耍猴人的指示下,做出各种类人的动作,众人拍手叫好。

  周清灵最不喜欢这种围在一起的感觉。小时候,被爷爷牵着手一起去赶市集,市集上有个杂耍的,周围围了一圈人,有人贩子趁着大人忙着看热闹,无瑕顾忌小孩,诱哄不行,直接上手抱起小孩便走,四五岁的孩子,懵懵懂懂的,也不知叫喊。

  那时,爷爷看一陌生人上前搭讪,各种恭维夸赞自己的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时,便提高了警惕,自己立刻被爷爷死死的护在自己怀里。拐子看爷爷年纪大,便想动手上前抢夺,不料,爷爷一声高喊,众人听到有拐子,立刻回过神来寻找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周老大夫。众人欲要上前制服拐子,拐子见势不妙,趁机溜走。

  从此,周清灵对这种热闹的地方避而远之,能不往前凑就不往前凑,实在不行,也要多多警惕。

  柳千雪拉着周清灵杀出一条路,本来被挤出去怒目而视的人,看到柳千雪,以为是江湖游侠儿,纷纷避开。这个时代的游侠,一般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少年心性,不想受家人束缚,外出游厉,作游侠打扮,行走世间。

  周清灵紧紧拉着柳千雪的手,怕被冲散了。

  耍猴人每指示猴子展示一个动作,叫好声不断,打赏的铜板一直响个不停。

  柳千雪掏了自己身上带的银两,准备打赏来着,被周清灵拉住了,示意她用自己的铜板打赏。

  耍猴人似是看见了刚才一幕,不经意往这瞟了一眼,手上动作停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看了一会儿,柳千雪觉得没啥意思了,两人退了出来。

  路上,周清灵不断对她耳提面命,在外行走,财不可露白,万一被人盯上了,少不得要多多少麻烦事,破财免灾尚可,因此丢命事大。

  这一担搁,去到医馆己是下午了。

  两人刚走近药店,还没走近药店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喧哗声。

  “大夫,求你救救我家夫君。”

  “我打听了,这城里只有您医术高超,定能起死回生。”

  “你先起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当时我家汉子只是腹疼,邻村一人,情况相似,便去问那人要了一副方子,自己去药店买了副药回来吃。谁成想,今早上,刚喝完药后,忽然躺在床上,鼻中流血,起不来身,连话也不能说。

  大夫,求求你,救救他。我一妇人,不顶用,家里全靠我家汉子出外挣钱,他的病却越来越严重,他若走了,这让我一个妇人怎么活呀。”

  “大夫,求您救救我爹,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唉,真是可怜。”

  “可怜了这一位妇人,丈夫沒了,家里的天也就塌了。”

  “药不能乱吃,吃了会死人的。”

  周围来治病抓药的人议论纷纷。

  两人走进去看到地上担架上躺着一面目削廋,浑身如赤的中年男子,一山羊胡老者正在替他把脉,妇人跪在旁边泪如雨下,少年跪在另一边。

  老者把完了脉,又按了按男子腹部,伸手敲了三下,彭彭作响。遂问旁边妇人道:“这几日,可曾进食。”

  “天热,吃不下饭,便只喝了些水。”妇人掩面而泣。

  “这几日可有外出。药方可还在手上。”老者紧邹眉头。

  “头两日出去过。药方在小妇人这里。”说完,把药方递给了老者。

  “胡闹,药不对症,吃了自是无用。他这是热病,不去除热症,反道加重热症。兼这几日外边日头正盛,本就有病在身,还往外跑,热上加热,这是嫌命太长。”看完药方,老者立刻训斥道。

  “没法子,家里一家老小,指望他干活养家,我劝过,这两日有病在身,就在家歇两日,他不听。大夫,救救他。”妇人哭诉乞求道。

  “你们回去准备后事吧,早上未吃这副药或许还有救,如今⋯⋯。”老者摇了摇头。

  听完老者的话,妇人少年皆附身大哭,听得众人皆面露悲戚之色。

  “你这大夫,你不治怎么知道救不活呢?”柳千雪快人快语朝老者说道。

  周清灵扶额,这丫头的老毛病又犯了,总是不弄清楚情况,就打抱不平。果然。

  “哪来的小野丫头,懂什么,还不速速回家去。”老者回过头,打量了一番周清灵,看出她是个女子,便一甩衣袖道。

  柳千雪欲反击回去,被周清灵拉住䄂子,施了个眼神,才作罢。

  周清灵走上前,朝老者施了一礼道:“家妹不懂事,望先生勿怪。”老者怒气稍微平顺一些。又对老者道:“我自幼便随家中大人外出治病救人,也曾习得一些医术。不知晚辈是否可以上前把脉,以后遇到类似情况也好处理。”

  老者点了点头。

  周清灵走到男子身前,妇人让开位置,主动把男子的手伸过来。一边诊脉一这位仔细打量这个中年男子的情况。探了探鼻息,尚有余息,但口鼻还在往外渗血,加之妇人之前说的情怳。心中有了依据,便向老者说道:“这位男子应是之前就有热症在身,再加上中署之前又一直食用发热的药,这才加重了病情,一病不起。”

  “不错,小小年纪,便有这份见识阅历,不错不错。”老者欣慰道。

  “我之前也曾遇过类似病症,曾留有一方子,我记了下来。此人余息尚存,浑身未发紫,或可一救。”周清灵向着妇人及老者说。

  “哦,什么方子。”老者。

  周清灵问老者借了桌椅,掏出自备的纸笔,迅速写了张方子,拿过去递给老者。

  老者看完后大怒,骂道:“病人本就肠胃虚弱,你又加了这许多的大黄石膏。如此虎狼之药,也敢拿出来治病,小小年纪不学好,竟学那些江湖术士。”

  “先生请听学生一言,此人己是病重,加大药剂药量才能达到治病的目的。且病人发病至现在也有几个时辰了,再不救治,就晚了。”周清灵立即说道。

  还未待老者再次开口,妇人便急忙道:“我愿意一试,请小公子将药方给我,我去抓药。”

  “你可想好了,你家男人不吃药或许还能挺到你们回去,吃了药,可就难说了。”老者对那妇人说。妇人来不及未理会,急忙走至柜台处抓药,借用药店的器具煎了药。

  老者冷啍一声,对周清灵也没了好脸色,继续给其他人诊治,这一会功夫,来看病抓药的人排起了长队。

  柳千雪见状安慰她:“一会儿,就让他见识一下周神医的厉害。啍。”

  周清灵心想这丫头心忒大,万一我开出的药方有问题,怎么办。不过,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差不多二个时辰后,男子转醒,要水喝。妇人与少年对着两人千恩万谢。周清灵又交代了一番注意事项,这才开始做正事,卖草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