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文化入侵大明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李胖子来访

文化入侵大明朝 应觉 2380 2018.07.12 20:12

  第二个就是节目的编排问题。这不是后世的某个晚会上。唱首歌或者来个戏曲选段,几分钟唱完,大家把掌一鼓就完了。

  这个时代还没有流行这种艺术表现形式。

  人们爱看的是戏曲,何谓戏曲?用唱的方式把故事讲出来。简单的讲,大众对戏曲的要求,更多的还停留在听故事的阶段,还没有到韵味、情感的表达方式上。

  戏曲,首先讲的是戏,然后才是曲。一部戏曲就是一个故事,唱的部分是为了故事情节服务的。

  一出戏就是一个用唱的方式表演出来的故事,短的少说也要唱几十分钟,长的要连唱好几天。

  周小熊问王班主编排问题就是指滚滚长江东逝水这个曲子,怎么排进他们现有的戏曲中?孤零零的上台单唱这首歌,不说效果如何,首先听的人就会感到突兀。

  上台表演和私下里到青楼找个姑娘唱首艳曲是两回事的。

  小熊问王班主的二个问题,一是滚滚长江东逝水目前只有词和调,没有曲;二是这首歌不好排进他们现有的节目里。这其实可以总结为一个观点:后世的歌曲的确好听,但放在这个时代,由于缺乏各种条件加上人们审美的不同,他担心水土不服。

  周小熊前世作为一个从农村出来,白手起家,最后还能小有所成的生意人。他总结过自己与身边做生意的朋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别人都想着赚快钱。而他想的却是客户购买了他的产品或者服务后,能不能获得收益。如果不能,宁愿不卖。

  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也很高大上。但实际在现实中,想要做到如此,实在太难了,诱惑和压力太多了。

  小熊把两个问题问完,把担心详细的说了一遍。以为王班主定然又要垂头丧气的。

  不想,这个大帅哥非但没消沉,还高兴的说道:“还说你不是小神童,这天底下能如你这么般大年纪,能想的如此深如此远,听都是没听过的。”

  说完,大帅哥恭恭敬敬的朝周老六及小熊父子俩一揖:“先生,等下晚辈就走。小神童问的问题,晚辈是回答不了的。但千秋县城里却是有人能解决的。今日多有打扰,晚辈去去就回。”

  说着这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就带着随身小厮,离了周家。

  待客人走后,周小熊第一时间去瞧客人送来的礼:半匹棉布,一大锭银子。这王二还真舍得下血本呀。

  不提这个意外来客。王班主的到访被周小熊视作了一场战前演习。真正的对手,还是那个李胖子。

  一家人坐在一起开会,分析周老六的言谈举止。哪些需要纠正,哪些值得表扬。

  当弱者与强者坐在一起谈判时,实力的强弱并不能代表一切。

  装,是一门技术,一门学问。

  ###################

  正月二十二,一村人盼望了好些天的李胖子终于来了。

  李胖子领了四五个家丁,一进周家村就抱怨不休,什么路太窄,马车进不来。路太泥泞,脏了他的新皮裘大衣,村里的黑狗叫声太难听......

  周小熊瞧见他一副嫌东嫌西的模样,眼神却是清明的很,就知道这个难对付的胖子又在动什么歪心思了。

  贵客临门,周老爷子自然要亲自接待的。

  老爷子笑着把李胖子招呼到他家,几人废话一堆一直谈到中午,正事谁也没先开口。

  在老爷子家吃了午饭。还是李胖子忍不住了,开口问养鸡的事宜,周老爷子呵呵一笑,就让周老六把人领到了“鸟巢”参观。

  今天周老六也是难得的硬气一把,第一次坐在老爷子家的上座吃饭。穿着借来的湖水绿长衫,用一个细带子绑住头发,帽子都没带,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说话不多,却是文绉绉的。楞是没让李胖子认出他就是前些日子被他家关了几天的私盐贩子。

  来到小庄的周老六家门前。高大的鸡棚相比于矮小的各家各户显得尤为扎眼。

  “为何叫鸟巢?”李胖子来到了鸡棚前,一下子就被门檐上的二个大字给吸引了。

  “禽乃鸟之所化也。鸟巢置于树梢山崖,虽风吹雨打而不散,历经冰露而不惧寒。且巢禽之摇篮也,希望之所在。”这句话本来是周小熊忽悠村里人的,后来加工加工让他爹背下来,今天用来忽悠李胖子。

  李胖子一听果然中招:“先生果然大才,一个小小鸡圈都有如此雅致名字。”他望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心里还寻思,果然是隐士高人,书法都是如此不拘一格,充满童真。

  走进鸟巢,简直是强迫症患者的福音之地。鸡笼整齐有序的放成一排排,布满整个棚内的还有竹子做的水管,放置的也极有条理。

  李胖子一行人还在周老六的陪同下一边参观,一边问各种问题。

  鸡笼为何是双层的?为何要摞起来?鸡苗培训间为何要如此设计?目前空空的工具间里到时候会放置哪些工具?饲料间设置成一格格的是为了放不同的饲料吗?鸡棚的屋顶为何如此之高......

  这些问题,周老六早就烂熟于心了。之前还担心把功能都说了一遍,怕人偷学。儿子小熊却说尽管说,虽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但这本来就是儿子弄出来的,他又是一个分的清轻重的人,他让说那就说吧。

  李胖子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没有务过农的,却是对鸟巢内的每一样事物都充满了兴趣,问的极细。

  听到周老六的解释后,口中还不时冒出“真是好想法”“先生好远见”等等话语。

  一行人在不大的鸟巢内居然呆了有个把时辰。进去的都是大人,小熊和两个姐姐在鸟巢外等的不耐烦了,才终于见他们出来。

  “等天气暖和些,外面再挖一口深井。水质干净,鸡就不容易生病了。”周老六挑开门上的帘子,用手指向一面空地。

  李胖子也跟着出来了,望了望周老六手指的地方,又抬头看了看头上方的”鸟巢“两个大字,说道:”今日前来一观,才知养鸡也是一门大学问。周先生之才,真是令李某佩服。“

  “过奖过奖了。”周老六说完脸上不禁泛起了笑容。

  周小熊听到老爹这样说,他敢打包票这话他绝对没有说过。“过奖了”如此书面用法,真不知老爹从哪听来的。

  看过了鸟巢,李胖子来到了周老六家。他家小,又新放置了几张红木大椅子,更是显得憋屈的不行。

  屋内就留下了周老爷子、周老六和李胖子。其他人都在外面。

  周小熊有心想进去瞧瞧,却实在没什么理由。人小没权利呀。

  此时屋内应该要进行真正的谈判了吧。小熊在屋外看着村里的一干人和李家的几个下人闲聊,心里却记挂屋内,只盼望之前大家商量好的目的和条件都能达到吧。

  突然他听到了一句低语。

  “大年三十晚上,我就来的这家,准没错。”

  “对,没错。我也记得。”

  周小熊收回心神,望过去,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小子。

  呵呵,把我爹抓走,今天还敢送上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