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七律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中岳令

七律剑 爱游水的咸鱼 2149 2020.11.19 06:25

  所谓格物致知,就是探求事物的本质。

  青竹的本质,是坚韧不拔,廉洁的品质。

  这是江宁的感悟,“难道是错的?”

  青竹的本质,江宁认为,自己悟出的没错,但是剑意没有变化,便证明是自己错了。

  双眼瞪直,望着绿油油的竹子,继续格竹。

  天空朦胧,乌云密布,下起了蒙蒙雨,雨水已将衣裳浸湿。

  渐渐的,地上的雨水干透,深夜传来一阵蟋蟀叫声,如交响乐般,十分有节奏。

  江母劝说:“老头子,快去看看儿子啊!”

  “怎么站在竹子前发呆呢?”

  “这样下去,是会生病的。”

  江夫头头是道起来,“妇人之见,这是在习武,感悟世间万物呢!”

  “你可千万别去打扰,走火入魔了,就是你的过错了。”

  江夫拉着江母,回到房中休息。

  回廊处,苏珊神情复杂,心中认为,江宁是在思考,以后怎么与自己相处。

  一个时辰过去,下起一场大雨,院中的积水,已浸到脚踝处。

  苏珊跑了过去,“江宁,我不理解你所说的话。”

  “但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了。”

  “快回去吧!”

  “日后,我会一直待在江家,照顾父亲母亲,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持距离的。”苏珊急切劝说。

  “格物,格物……”

  “青竹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江宁沉浸其中,已然忘了凡事的一切。

  雨水冲刷脸庞,顷刻间,江宁晕倒在地。

  苏珊叫喊,“快来人啊!”

  ……

  ……

  双眼之中,透进一缕余光,用力睁开眼眸,烈日当空,照进屋内。

  江宁十分虚弱,这一睡,便是七天。

  今天是中岳令举行的日子,江宁这状态,只能错过了。

  一旁的廖振之,连连叹气,江宁不去参加中岳令,零五学宫的希望便没了。

  其它境界的学子,那里是其它宗门或学宫学子的对手。

  本来在入武境界一组,零五学宫,是有希望夺魁的。

  “醒了就好,以江宁的资质,晋升到武影境界,不过是时间问题。”

  “廖长老不必过于伤心。”冯七肯定江宁的资质,但心中知道廖振之关心的点不在这。

  “青竹的本质是什么?”

  “难道不是坚韧,廉洁吗?”江宁喃喃自语。

  冯七摇头,“廖长老,我们走吧!”

  “江宁已入魔障,只能由他自己走出来。”

  “中岳令是不可能去参加了。”

  二人离去,江宁躺在床上,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苏珊端来一碗热粥,坐在床边,给江宁喂食。

  “粥,米,水?”江宁困惑。

  “有病是吧!”

  “能不能好好吃饭?”苏珊训斥。

  粥水已从口中,流露到脸颊上。

  “何为物?”江宁发出一问。

  “啊!不是吧!”

  “又疯了吗?”

  “这下不会又变一个人吧?”苏珊心中恐惧。

  晴空轰隆隆作响,万里阳光中,下起了暴雨。

  一道道闪电,在江家大院旁敲打,几颗树木,已经倒塌。

  “真是怪了,一个疯子,一个怪天气。”

  日食之景象,骤然间发生,正午时分,如同黑夜降临。

  江宁猛然起身,跑出房外,仰天长啸,“天地万物,皆由我心!”

  光脚在地,在暴雨中奔驰,这一刻江宁觉得,终于活明白了。

  何为物,其实就是,一种认知,你认为它是物,它就是,不是则不是。

  一旦认定某种东西为物,便会被局限其中,不能脱离出来。

  格物致知在于,格尽天下万物,而格竹便是起步。

  照这么算,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格尽天下万物。

  江宁得出领悟,我心既万物,万物既我心。

  天地万物,无穷无尽,只有自己的意识,才是真实存在的。

  所谓万物,因为自我的意识,才有了心中存在的意义。

  有心既有万物,雨中打坐,内心化成剑意。

  这一刻,江宁眼前一片明朗,清风吹过,春季流失,炎炎夏日,秋风落叶,寒冬临近。

  一年四季,万物生而始,灭而生,循环着生命的轨迹。

  “我悟到了!”

  七律剑武心的剑道,为天地之公正,江宁找到了自己的道。

  我心既万物,万物既我心。

  心存万物,才能存有天地之公正。

  《冽风剑意》凝聚出来,不再是单一的霜气,其中多了一道炎火。

  如今《冽风剑意》已达到了第二重。

  拿起渊惊剑,《拔剑式》一出,两道剑意飞出,一道充满着寒冷的气息,另一道则是炎热的气息。

  精神焕发,闭上双眸,感知八卦纹的变化。

  闭眼,眼前是山川大河,瀑布之中,是八卦图。

  八卦图在瞬间开裂,呈八个碎片散开。

  其它的碎片已不见踪影,只剩下离位的碎片。

  胸膛处,金色的八卦纹,变成了昏暗的黑色。

  完整的八卦纹消逝,只剩下离位卦,印在胸膛上。

  一把星辰之剑,从空中落下,慢慢靠近江宁身旁。

  手握星辰之剑,江宁感到十分契合。

  星辰之剑开始动了起来,带领江宁,随剑而动。

  《天之剑》的招式,江宁慢慢熟练。

  《天之剑》,在于快速将剑意打出,在星辰之剑的带领下,江宁已能在一瞬之间,打出五道剑意。

  ……

  ……

  东林群,皇家广场上,廖振之埋头苦恼,不忍心看着零五学宫的学子,被其它宗门暴打。

  现在,中岳令刚刚开始,第一场,便是入武境界的学子比试。

  轰轰轰……

  学子倒下台,零五学宫最后一名入武境界的学子败了。

  中岳令执事,大声问道:“零五学宫还有人吗?”

  “没有的话,这场便是剑宗胜了。”

  廖振之摇摇头,示意放弃了。

  门外,传来一声呐喊,“等下,零五学宫还有我!”江宁气喘吁吁。

  廖振之不敢置信,半个时辰前,江宁十分虚弱,连床都下不了。

  现在却生龙活虎,“江宁,现在是宗门和学宫的比赛,你没必要上,保存实力,等待个人赛夺魁吧!”

  江宁一口回绝,“廖长老,我也是零五学宫的一员啊!”

  廖振之心中十分欣慰,扬起笑容。

  江宁上台,入武三重的境界,剑宗弟子们,没放在眼里。

  学宫与宗门的比赛,共有五人参加,轮流战,打赢的,就要守擂。

  刚刚,零五学宫,已输了四名学子,而剑宗却一人没输。

  农祁一人,打赢了四个,现在意气风发,入武六重的实力,很有自信,将江宁击败。

  二人都是持剑,剑遇剑,胜负之分,就在于剑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