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七律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武心

七律剑 爱游水的咸鱼 2119 2020.11.10 02:32

  繁华拥挤的街道上,江宁向路人打探五鼎山的方向……

  众人皆以诡异的眼光,看着江宁。

  初来乍到,根本不知,五鼎山乃是练武之人的圣地,需达到武极境界,方可入内。

  回到家中,与父亲相谈,江夫暗暗自喜,没有想到一直抗拒习武的儿子,竟然与自己探讨如何习武。

  “脑子果然有问题。”江夫自语道。

  江宁需要了解,这里的世界是怎么样,才能摸清楚,那条诡异的道路,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闻江宁要习武,苏珊急忙放下手中湿漉的衣物,心情复杂。

  习武可要不少钱银,不要说入学宫学习了,江家所有的积蓄,都不够给江宁找个启蒙老师。

  入武道,需领悟武心,才算是踏上习武之路。

  而领悟武心,则需要一位实力强劲的人领进门,这样才能有更高的几率,领悟出优质的武心。

  苏珊一脸愁相,拉着江宁,离开家中。

  苏珊打算,找自己的父亲帮忙,借些钱银,助江宁踏上习武之路。

  苏府门前,一对大红灯笼,高高挂置。

  “哟!原来苏珊还是个富婆。”

  苏无锡步伐稳重,迈出大门外,方正的面容,加上一对剑眉,是一个标准严父的形象。

  嗓音洪亮道:“你回来干什么?”

  “可别忘了,当初说过什么!”

  话语之间,充满了不屑,苏珊低下头,有些羞愧。

  当初,违背家里的意愿,嫁给了江宁,苏无锡便从此不认她这个女儿。

  身旁的苏母,神情焦急,压低嗓音道:“老爷,算了吧!”

  “珊儿不过是一时不懂事,好好和孩子沟通沟通,兴许就把误会给解开了呢?”

  苏无锡没有理会,苏珊欲言又止,手中来回戳磨着手帕。

  “……父亲,可否借我些钱银,给江宁前去习武。”

  苏无锡知道江宁之前的为人如何,性格懦弱,甚至有些好吃懒做。

  他觉得苏珊这是在讲冷笑话,斜笑一声,除了一副好看的皮囊,实在想不到,女儿为何会看上江宁。

  王大发知道了江宁的过往,劝阻苏珊离开。

  “走吧!我们回去自己想办法。”

  “可是,找一个优质的启蒙老师,可得一百银元以上,我们去哪找啊!”苏珊忧虑道。

  “穷鬼一个,还习武,我看你连自己也养不活。”

  苏无锡的话语,击中了江宁的要害,在几天前,自己还是首富之子,如今却被人骂穷鬼,这哪里受得了?

  “你说什么?”

  “我穷鬼?”

  “几百亿的身家,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苏无锡哈哈大笑,笑声中带着讥讽之意。

  “看来真是烧坏脑子了,几百亿身家,真是笑死我了。”

  “怪不得突然要习武,肯定是脑子烧坏了。”

  江宁怒火中烧,看着苏无锡各种嘲讽的神情,气从心中起。

  言语激烈道:“打个赌,我不靠你,也能踏上习武之路!”

  苏珊在一旁劝解,让江宁不要把话说绝了,她心中一直相信,父亲会帮助江宁。

  苏无锡戏谑道:“可以,是多少百年后,还是日夜颠覆的时候,才能见到你领悟武心。”

  “说狠话谁不会,做点实事嘛!”

  “三天之后,南元镇举行入武大典,到时我看你能领悟出什么武心!”

  不欢而散……

  回到家中,江宁翻找起钱财来,床板,桌底尽数被翻开,只找到了散碎的几块银元。

  “不是吧!一百块钱都没有吗?”

  江宁说出那番话的自信,正是来自于自己对于一百块钱的理解。

  十两银子可换取一块银元,一块钱便可让普通家庭,生活上一年。

  苏珊安慰道:“相公,你这是生气了吗?”

  “大可不必如此,与我一同,给父亲认个错,他还是会救济我们的。”

  王大发没有说话,瘫坐在地上,自己已和江宁为一体,这是关于尊严的问题。

  仰天大叫道:“看不起谁呢!”

  江夫手中的屠刀,正在将半只猪斩块,手起刀落,这等力气,绝非凡人所为。

  抹去屠刀上的血肉,向江宁解释,习武是什么样的。

  习武的第一步便是领悟武心,只有领悟出了武心,重塑体内的经脉,才能踏上习武之路。

  武心的种类有五种,分别是,剑道、刀魂、玄术、神通、霸体。

  领悟出什么样的武心,便决定了习武者,只能修炼那种武技。

  五大武心,每种武心便有四个各异的形态,各有各的优势,如剑道的武心,便有,七律、殇、崆凌、庐羽四剑。

  其中七律剑武心,乃是神品,季王朝中从未有人领悟过,只是一个传说。

  在一众武心之中,七律剑当属上品,没有任何武心可与之匹敌。

  “集天地之气,以冲穴位,使之流贯全身,武心启辉。”

  这是领悟武心的心法,江夫严肃的说出来,身板端正,犹如人师。

  江宁在口中念叨了几番,左胸处立马发出阵阵刺痛,像是有千万根尖针,在里面乱扎。

  汗流不止,倒在地上打滚,尘土飞扬,江夫用衣袖挡住了眼睛,防止灰尘入眼。

  “宁儿,你这是怎么了?”

  江夫不敢动,看着如此症状,想起了以前老人们所说的癫狂之症,触碰到发病者,便会使其丧失理智。

  “好热,好热!”

  苏珊拿起左侧的瓜瓢,将清凉的井水,倒到江宁身上。

  浑身湿透,长发紧贴着脸庞,已看不清容貌。

  江宁停止了打滚,用力睁开双眼,金色的光芒,首先进入眼中。

  调整气息,看清了眼前的景象,一个巨大的八卦图,悬浮在半空中。

  周围是漫天的星辰,散发出柔和的蓝光,往脚下一看,江宁吓了一跳。

  身子直哆嗦,脚下依旧是漫天星辰,相比于头顶上杂乱无章的星宿,脚下的星辰排列成了一把剑的模样。

  剑锋直指八卦图,“这是什么回事?”

  “是幻觉吗?”

  星辰组成的剑,震动起来,随后飞跃出去。

  江宁感受到右手上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星辰之剑吸引过来。

  不受控制,江宁手握星辰之剑,一剑破苍穹,八卦图开裂,散发出强烈的白光。

  白光使江宁晕眩,猛起身,如噩梦惊醒般,汗流浃背,心神不宁。

  脱去上衣,左胸处,有一个金色的八卦图,手掌打湿,来回搓磨……

  皮肤已发红,八卦图却依然清晰可见,“这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