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七律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半途拦截

七律剑 爱游水的咸鱼 2092 2020.11.19 04:54

  拔剑,渊惊现,一道剑意席卷四周,寒风凛冽。

  咚咚一声,游傲瘫倒在地上,缩着身子,两排牙齿打颤着,当当直响。

  口中不时吐出一口雾气,游傲已然被冻僵。

  茶馆上,许安怒气一拍,摆放在窗沿上的花盆,跟着震动了下。

  冯七驼着背走出来,使了个眼色,暗示江宁有话说。

  小胡同处,冯七问道:“可否让我看一下你的胸膛?”

  “难道,他知道八卦纹的事?”

  “此人,高深莫测,会不会有什么企图?”江宁想象着各种结果。

  冯七已知晓江宁的想法,娓娓道来,“冽风剑意,拔剑式,竟然都是自悟得出。”

  “很明显,你身上有着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八卦纹吧!”

  冯七非常相信自己的判断,因为这些武技,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位先知武心者创造出来。

  大多数人,学习的都是先知武心者创造出来的武技。

  因此,只有一种可能,传说中的八卦纹习武者,才能有这种可能性。

  江宁已知无法隐藏,脱去上衣,上身裸露出来。

  一个金色的八卦纹,呈现在冯七眼前。

  江宁想问下,这八卦纹的来历,或许与自己来到这里,有什么关联。

  冯七淡淡回了一句,“八卦纹非常深奥,相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才会拥有。”

  “你什么知道?”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江宁惊讶。

  “当然,八卦纹来自仙境,怎会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江宁气馁,“原来是这样。”

  冯七讲述着仙境中的事,形容得十分美好。

  江宁心中生起了一丝期待,或许仙境那里,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以及解开,身上八卦纹的秘密。

  ……

  ……

  啪啪……两记耳光打在苏珊脸上,脸颊肿红。

  江宁一家,被刘之余绑在院中的大树上,无法动弹。

  江宁回到家中,见到了这一幕,咬紧牙关,随后一声怒吼,“放开他们!”

  刘之余一拳打过去,正中江宁的胸膛。

  武影四重的实力,根本没有发动武技,但以霸体,镇岳武心的力量,便将江宁打出六丈远。

  靠在后院的墙壁上,口中吐出一丝鲜血。

  刘之余威胁道:“放了他们可以,不过你不能去参加中岳令。”

  “又是许安!”江宁发怒。

  一巴掌又往苏珊脸上打去,洁白的脸颊,臃肿起一块青紫。

  “叫吧!”

  “无能的狂怒!”刘之余气焰嚣张,眼神中充斥着不屑。

  《冽风剑意》一出,寒气逼人,虽隔着许多境界差距,刘之余依旧能感觉到剑意的威压。

  《九龙拳》打出,如重达九百斤的磐石压下,直接冲击江宁的腹部。

  眼球变大,红血丝布满双眼,干咳了好几声,窒息感才消逝。

  “答不答应!”

  江宁举起渊惊剑,《拔剑式》还未出手,便被刘之余简单一拳,打倒在地。

  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地上的黄土,已被染成血红色。

  行动能力丧失,只有一丝知觉,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苏珊流下泪水,急忙叫喊着,奈何嘴巴已被堵得严实,根本不知她在说什么。

  刘之余的腿,踩在江宁身上,来回磨蹭,“还去不去中岳令!”

  江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剑柄打了下。

  刘之余气急败坏,高举单脚,猛的一脚踩下。

  噗噗噗……一大口鲜血吐出,江宁没了知觉。

  “差不多了。”许安从房中走出。

  江宁这身伤,就算能去参加中岳令,也不能取得头榜了,自然就没有了威胁。

  带走不合适,零五学宫察觉到的话,可不好交待。

  许安收手,与刘之余一同离开江家大院。

  眼前一片黑,江宁彻底沉睡过去……

  冯七收到消息,连忙赶来,探看江宁。

  身为神通的先知武心,冯七精通一些医术。

  把脉过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身子硬朗,没伤到经脉。”

  “不然,就成废人一个了。”

  “冯医师,江宁何时会醒来?”苏珊惶恐一问。

  冯七从袖中,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用水送服。

  药丸入体的一刻,江宁的脸色由苍白之相,恢复成了通红的脸色。

  咳咳咳……

  江宁往床边,吐出几口黑色的瘀血,“看来没事了。”冯七起身离去。

  苏珊脸上扬起了笑容,江宁见状,心中十分羞愧。

  “苏珊,我……”

  看着语无伦次的江宁,苏珊知道他要说什么。

  她何尝不知,江宁变了一个人。

  因为,之前的江宁爱过她的样子,一直都记得。

  如今的江宁,对她来说,更多是友谊之情。

  “不日,我就将前往仙境,有些事情,我必须说清楚。”

  “我不是江宁,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苏珊跑出房外,在院中抱头啼哭起来。

  虽然很残忍,不过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实。

  八卦纹,像水蛭一样,在身体中流动。

  虽然,八卦纹的图像还在胸膛处,但江宁能感觉到,它的活动。

  伤势一点点被修复,两个时辰的时间,便能下床活动。

  院中,已不见苏珊,江宁叹了一口气,开始练习《拔剑式》。

  渊惊剑在剑鞘中来回抽离,江宁的右手,已经开始有肌肉记忆。

  来来回回拔剑,天色已开始黑了下来。

  练习了三个时辰,拔剑的速度,已在一息之间。

  渊惊剑离鞘时,发出了两道剑意,《拔剑式》又迈进了一大步。

  江宁能感觉到,突破到入武三重,只差一小步,便能踏入。

  可是不管如何领悟剑意,就是踏入不了入武三重。

  江宁开始有些焦虑,他现在急需力量,许安的侮辱之仇,不能不报。

  房檐上,树立着一道人影,“原来还没死啊!”十三讽笑道。

  “师傅,你怎么在这?”

  听到师傅二字,十三开心了许多。

  “怕你死了,渊惊剑落入到别人手中,所以过来看看。”

  江宁说出了自己的困境,请求十三帮助。

  十三指着院中的青竹,“你不是知道吗?”

  “格物致知,可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

  “想想你的剑道,再想想你自己的心态,便知问题出在那了。”

  十三凌空而行,离开江家大院,“小家伙,到了那个地方,可千万别出事。”

  江宁站立在青竹前,感受青竹之物的本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