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自维斯特洛开始的领主生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部落(下)

  将嗅到鲜血味道而有些慌乱的原牛安抚平静后,李察带着士兵们随同着托里克从一条小道上了坡,一处破旧的营地中,十几间一如他之前看见的矮小木屋前的庭院中,大大小小的自由民蹲坐在地上。

  满脸污垢,浑身带着一股足以让他感到恶心的腥臭味的妇女环抱着一个婴儿,而他们中很多的妇女也和她差不多。

  “......”

  粗重的呼出一口气,李察上前一步,托里克则抚胸退后的一步,将主位让给了他。

  在场所有人的自由民闻之抬起了头颅,眼神中带着一丝麻木与空洞,无论是哪里的人们,掠夺者们都只会暴虐的统治他们,像奴隶一样,女人只是泄欲的工具罢了,婴儿的哭啼在他们看来只会心生厌恶。

  老迈的老者不修边幅,杂乱无章的灰发遮掩住了面颊,但他还是能透过一丝间隙,将自己眼神中最后一丝色彩,用最后的力气望向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形。

  “我是李察·坦格利安,坦格堡的主人,同时也是未来自由民们唯一的领主,我将征服这片广袤的土地”

  站在所有人的面前,李察沉声说着,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异常的雄浑,但这些精神距离奔溃不远的自由民村民并不为所动,依旧眼神呆滞,或许这个人是未来的主人,那又如何,在那不是一样?

  辽阔的鬼影森林中足够让不少的自由民部落存活下来,但长城以北只有一个法则,优胜劣汰,败者注定被吞没,但这样苟延残喘又有何意义。

  他们不知道,麻木的灵魂与身体并不足够支持他们反应过来。

  “我会给予你们身为人的尊严,身为人的底气,以坦格利安,全境守护者之子的名义”

  李察面不改色,继续的说着,只不过随着他的声音愈发愈大,托里克便知道自己的这位王子殿下要做什么了,立刻一把抓住一根被捆绑住的掠夺者,将他带动了所有人的面前,李察的面前。

  “我会给予你们温暖的木屋,丰富的食物,以及锋利的武器,让你们为自己为我而战,以我信仰之存在拉赫洛名义”

  年轻的王子看着跪倒在地不断呜咽的掠夺者,一股由心而生的怒火瞬间点燃了他的一部分理智,他怒吼着,拔出了自己那柄锋利的木剑,眼神中带着疯狂。

  “我会杀死所有威胁我的领地,我的领民,以及未来我的领民的敌人,以!李察·坦格利安,未来的全境守护者,坦格利安王朝之主,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国王起誓!现在给我把头抬起来,好好看着!敌人的下场!”

  噗——呲

  他的双手猛然握紧长剑,带着内心燃起的怒火在掠夺者惊恐的目光中朝着他的身躯劈去。

  就像是用长斧斩断一颗树木一般,锋利的木剑在暴怒的王子龙王血脉加持下,直接击碎了头盖骨的防护,如同切肉一般,将整个人劈成了两半。

  一瞬间血液爆射而出,染红了他的衣襟和面容,还有手中的长剑,无数的杂物与血液四溅到地上,有的直接摔落到自由民的队伍中。

  “这就是我所效忠的,先王真正的继承者,勇气与智慧并存的李察殿下”托里克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年轻的王子,他一手抓着半只身躯的躯壳,右手将长剑高举,尽管上面还挂着一截肠子。

  “现在你们是要继续做苟延残喘的懦夫!还是像我一样,杀死所有你面前的敌人!告诉我!自由民!”

  李察的语气愈发愈激昂,不顾脸上鲜血差点流到嘴里,曾经的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现在他要改变!他要一路向前,打败所有的敌人,挑战这个所谓的宿命。

  “我要像您一样!”这是一个几岁大的自由民小屁孩,他光着脚丫子,眼神中带着恐惧与坚定。

  “我也想报仇,为了安达”咬牙切齿的年轻女性第一个跪服在王子的身前,渐渐的,所有的自由民,甚至包裹那位老者,都缓缓俯下身子。

  他们的眼神一样充斥着对李察的恐惧,可是这份恐惧只是因为他的力量,如果有红袍僧或者旧神追随者在这里,恐怕会看到,恐惧的伸出,点燃起的狂热。

  “很好...既然夜快深了,我给你们第一个复仇的机会,所有人把这些东西吃完,然后拿起你们能拿的东西,今晚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夜晚...”

  他的瞳孔中第一次闪过一丝血芒,沐浴了鲜血与敌人尸体的坦格利安似乎出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

  夜深

  村落的大门前摆放着几具残破的尸体,他们的脸上带着死去前的恐惧,还有一具被面前的拼接了起来,当掠夺者中最强壮也是威信最高的猎手看到此情此景后,立刻气愤的嘶吼了一声,他身后那些掠夺者们也是如此。

  “哈玛!今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明天我要带着猎犬们搜查他们的气味,然后把他们的脑袋都拧下来!”

  尽管气愤至此,但夜晚的鬼影森林中未知的东西一样麻烦,他可不希望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让这些好手们丢了性命。

  这些掠夺者背着猎弓,手中都拿着铁制的武器,而这也是为何他们能够活到现在的缘故。

  将尸体收拾了一下,掠夺者们朝着村落的房屋走去,这里四处都是血液散布的味道,很难闻,将一些劫掠到的东西扔在中央的篝火堆旁,还没等一个掠夺者点燃火堆,两只箭矢就一前一后的穿透了他和一个同伴的脑袋。

  “什么人!”哈玛被吓到了,但立刻捡起自己的钢斧,还没等他提起来,一道迅速划过的黑影就斩过了他的右臂。

  哐当——

  沉重的钢斧砸落在地上,发生第一声巨响,紧接着两具尸体碎落在地,与武器刺穿身体的声音接连响起,将旁边的掠夺者惊醒了过来,屋子里立刻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

  “杀!”

  李察提起长弓,从箭袋中抽出刺木箭,双臂张开,猛然一箭将第一个冲出木屋的掠夺者射杀,随后高声怒吼道,一时间所有四周蹲伏在草丛中的自由民全部提着木棍,木矛和菜刀耙子冲了出来,一些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掠夺者直接被一刀砍在脖子上,但钝刀却没能直接砍死对方。

  掠夺者红着眼拔出腰间的匕首,刚准备朝着这个面容狰狞的妇女刺去时,就被一旁的另一位女性自由民一棍砸在脑门上,直接晕了过去。

  “滚!”

  托里克扔下木剑,提起直接被他杀死那个人的钢斧,一个人堵住一间房屋的门口,一斧一个宛如死神一般,在他那能够搬起三箱木材的巨力下,一个个掠夺者成了只有半截身子的死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