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自维斯特洛开始的领主生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阿利斯泰(上)

  老板娘的脸很圆润,身材如果忽视了比一般水手要魁梧的话,其实也算是前凸后翘。

  一些酒劲上头的水手时不时喜欢揩油,不过李察倒是很怀疑,这些水手能不能打的过健壮的老板娘呢。

  一杯果汁,一盘铺了一块熏烤的,散发着浓郁甜香与肉香的肉排,再加上一些蔬菜和切好的水果,当然还有一大块黑色的,质地柔软的面包。

  这可不是硬的能让人崩断牙口的黑面包,而是谷地姐妹屯那边的一道特色,用糖水与面粉做成的上好面包,松软中带着香甜,一般一块就要半枚银鹿呢。

  “哦,是谷地的焦糖面包啊”

  男侍从端着一盘盘打点不一的食物来到酒馆的角落,就着燃烧的蜡烛找到了他们的位置,并挨个的摆放起来,走之前向着李察微微行礼,同样他也看到对方对他点了点头,并带着笑容。

  “这是酒钱,稍后我想和老板娘打听一些消息,请代我告知一下”

  一枚金色的,几乎能够夺走周围所有人视线的金币被李察平稳的放在木盘上,他温和的向着年轻的男侍从提醒道。

  “是是,我现在就和席琳女士去问一下,有劳您稍等”

  币面上独特工艺制作的伊耿四世的大胡子头像与背面的坦格利安三头龙的图像,毫无疑问,是每一个维斯特洛人的最爱,没有人不会不爱它。

  但大陆上流通最多的还是七神图像的铜币与制作成奥利斯·拜拉席恩,这位大名鼎鼎的国王之手的银鹿。

  一枚金龙大约是210枚银鹿,一枚银鹿可以在白港好好的吃上一顿,而且还可以全是肉食,一枚金龙其实可以等于一个人半年的饭钱,或者一家人一个月甚至以上的消费。

  尤其是那独特的工艺铸造的金龙币,在酒馆的灯火下泛着极其耀眼的光芒。

  这个时候,一个普通水手船员一周的工钱可能只有3枚银鹿,一个月最多不超过十五枚,也就是说,他们一年都可能赚不到这么一枚,印着国王陛下头像的金龙币。

  “咕——咚”

  老水手们咽了一口口水,举起麦酒向着李察的方向颇为谦卑的敬了过去,然后立刻转移视线,强迫自己不去渴望并施加贪婪。

  因为他们知道,一个谈吐得当,而且随手都是金龙币的年轻人,不是出身贵族,就是一些大势力的人。

  但新水手们可经不住这种诱惑,尤其是那些个喝醉的,脑子里满是对船上那些指手画脚的商人不满的画面的人。

  看着侍从端着金龙币一步步朝着厨房走去,一些人的脚都有些按捺不住,有些颤抖,稍稍向着靠近通道的方向移着。

  酒馆中央靠着石墙的一处小木桌前,阴影遮蔽着他魁梧的身躯,黑色的羊毛短衬外是一件黑色的链衣,胸口有一个黑紫色的披风纹章。

  他端着一杯依然散发着浓郁麦香的酒杯,不经意的瞥向那些捺不住寂寞的水手,又看了看依旧吃吃喝喝的李察一行人。

  “有意思,刚来白港的第一天就能看到精彩的表演...真不错”

  褐色的中短发梳理成露出额头,偏向两边,颇有一种贵族气质的发型。

  一些经常驻足于酒馆的吟游诗人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悠扬的乐曲消失不见,走南闯北的商队护卫们也撇过头,看向这边,等待着好戏的发生。

  就这样,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厨房里忙碌着的老板娘掀开门帘,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对她抚胸致礼的年轻人,也连忙回礼过去,便朝着二楼楼道走去,示意李察跟上。

  “你们先旅店休息,我稍后就回去”

  将士兵们遣散回去后,唯独留下那一个袋子,他将沉甸甸的,里面装了几十枚金龙币的袋子稍微打开,就这样对着那些诡异的视线,然后又用绳子捆起来,放入自己的右胸口的兜里。

  刚准备朝着酒馆二楼走去,一个靠着吧台的水手立刻往前站了一步,直接被他撞倒在地,抱着腿哀嚎,其余的水手们也立刻从位置上走去,面带不善。

  而那个最早发酒疯的水手戴夫则直接拉出自己的船员剑,用剑指着李察,宛如猴子红屁股的脸上不断的拉出自己心的贪婪。

  “我发现你的身影很熟悉,恰好中午的时候我掉了一个鼓鼓的钱包,你应该知道它是我的,因为我找在一英里外就嗅到了它的味道!”

  船员剑挥舞着,试图通过这种方式给李察造成压力,但戴夫发现,对方不仅没有感到害怕,相反还露出一副看傻子的笑容和不屑的眼神,就像是那些商人一样。

  “你可以试试,如果你能从我手上拿走的话”

  李察取出自己的那柄铁剑,左手伸出,向水手们勾了勾手,一副不屑的面容上挂着嘲讽的微笑。

  “我会让你的傻笑从你的脸上彻底消失!”

  贪婪的水手们纷纷取出自己的武器,让正在喝酒的普通人吓得四处奔跑,还不断的发出惊恐的惨叫。

  一手抓着剑柄,水手右臂后撤,用尽力气朝着身前的李察刺去,不过下一刻,对手手中的长剑直接向上一提,握住剑柄的大手下的铁剑剑身直接挡住了船员剑锋利的剑边,擦着剑身,距离右耳不过十多厘米的距离,铜铁撞击的声音清脆的传入耳畔中。

  刹那间,李察的左脚直接朝前猛然一踹,以水手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正中腹部,直接飞出去三四米,撞到了不少的酒桌和凳子,口鼻溢出鲜血,蜷缩着身躯不断的发颤。

  左手抓住一张身旁的木凳,向前一推,挡住了水手劈砍的长剑,下一刻直接右臂挥舞剑身,重重的拍在对方的脑袋上,直接摔到在地就晕了。

  骑士侍从出身的李察随着成长让伊里斯国王感到不安,自己的弟弟有着曾经国王之手的血脉,而且是铁王座正统的继承人之一,私生子只是他有意透露给对方的。

  年轻的李察击败过不少他认同的战士,他勇敢无畏,有着非凡气魄,身披盔甲于君临的竞技场击败过许多斗士和骑士,而这也是他驱除对方的原由之一。

  也因此,面对这也连君临斗士都不如的水手,李察几乎单方面的吊打对方,不到一会,十几个之前气势汹汹的水手全部被打晕在地。

  他并不打算杀了这些人,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自愿的”披上黑衣,然后成为一名光荣的守夜人。

  

举报

作者感言

细笔描青眉

细笔描青眉

大佬们,觉得还行的话,求个票和收藏投资呗QAQ

2021-01-19 11: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