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自维斯特洛开始的领主生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北境(下)

  北境很大,这一点毋庸置疑,几乎占据了维斯特洛三分之一面积大小的北境虽然广阔,但相对应的人口比起南方的各地却是一个缺陷。

  北境的人口李察不清楚具体的一个数字,但君临加上附属的城镇村落一共就有超过一百万的居住民。

  由于地理位置与气候的原因,北境领地上的粮食种植一般也是以一年一熟为主,再加上散布在各地的高山盗贼,导致北境人几乎人手都能熟练武器,被征召就是合格的士兵。

  这也是为何北境虽然没有骑士,却能够依靠步兵战术击溃兰尼斯特家族的红袍骑士。

  而且北境人绝大多数身材都比较高大魁梧,生存在先民荒冢的北境人从小可能就是操着武器和掠夺者干架的。

  李察南下的队伍中,伊蒙学士悄悄塞了十件守夜人的黑衣。

  也给了他完美的理由,不会被北境的商人怀疑的理由,守夜人购买需求的军需物资。

  换上黑色的大衣,外面是密密麻麻的铜制甲,看样子应该是铜制链甲,不过染上了黑色罢了。

  一路南下的路上,他也碰到过不少劫掠的高地战士,不过当他们看到李察和士兵一身黑衣后,便立刻退了出去,让“守夜人们迅速离开”。

  高地人虽然不喜欢北境人,但对于守卫在长城,从未威胁他们的守夜人从来不报恶感,毕竟野人一但大举南下,他们这些高地部落也会遭殃。

  北境的掠夺者们除了一些疯了脑袋的,不知死活的带着十几个人冲过来,然后被李察抽出长弓,不到一百米的距离连续射杀四个人后,就四散而逃。

  没有经历过专门战斗的普通人虽然能够依托数量怼死一位骑士侍从,但死伤过多也会产生恐惧。

  十位骑在马上的士兵立刻追击上去,用手中的武器杀死每一个掠夺者,然后搜刮尸体,掩埋在地里。

  白天赶路,夜晚找个地方扎营,同时派出一两个人侦查,防备有人袭击,白天在让他们睡在货车上。

  大概过了几个昼夜多一些的时间,坐落在大道一旁的城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厚重的城墙包裹着这座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巨大堡垒,在临冬城的外面有一个小村落。

  临冬城很大,比起黑城堡,临冬城大了不止几十倍,虽然名义上是史塔克家族的城堡,但是在面积上比起一些小城镇也不例外,里面居住着史塔克家族血脉。

  “史塔克...”

  缓慢前行的队伍在夕阳阳光的护送下来到了大道的转角,临冬城的冰原奔狼是史塔克家族的族徽,也是他们的骄傲。

  现在的史塔克是敌是友,无人知道,因为决定命运的是那位铁王座上的疯王。

  如果瑞卡德·史塔克北境守护与布兰度·史塔克,未来国王之手的父亲与哥哥被他的兄长抓住的话,那么说明赫伦堡比武大会已经告一个段落,怒不可遏的北境将联合各地起兵推翻君临的统治。

  “守夜人兄弟?”

  正当他思考着是否在临冬城周边休息一二,明天一大早以守夜人的身份拜访时,城堡大门口,一位史塔克家族的卫士一路小跑过来,看着眼熟的黑衣立刻惊讶的呼喊了出来。

  “呃...您好北境的兄弟,我是守夜人的后勤官,负责运输这一批物资前往白港交易并购买一些必备品”

  李察连忙下马,以示对士兵的平等与礼貌。

  厚重的黑色甲胃下穿着褐色的衣服,手中的长矛锋利而尖锐,体格强壮有力。

  “可否请您稍等,守夜人兄弟的到来想必公爵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卫士呼来其他的几位守城士兵,让他们带李察等人入城歇息一下,而他则去禀告临冬城公爵。

  临冬城城楼很高,起码有二十多米,上面遍布着射击口,进入城门后,远处能够看到内城的结构,如同君临的红堡一般。

  外城是一些临冬城附庸民众的居住地,有一条护城河穿过,内城则是史塔克家族的内堡,目前的临冬城公爵正在其中。

  他的队伍刚进入外城,靠着护城河驻扎了下来,刚准备抽出腰间的铁剑用人家给的磨石打磨一下,之前那位卫士兄弟立刻就奔了过来。

  “公爵大人请您进去,守夜人兄弟”

  内城的值班卫士向着一身黑衣的李察点了点头,以表示军务在身只能用此方式向他表示友好。

  李察也纷纷回礼,随后跟随着前人的步伐,一路走进史塔克家族的驻地。

  临冬城本身环绕一座古老的神木林和一眼温泉之上而建。

  热水通过管道在墙壁间输送,以温暖各个房间,使得临冬城在严酷的北境冬天时比其他城堡更加舒适。

  一步步朝着内堡走去,墙壁是由花岗岩砌成。

  通过一座密闭桥梁与武器库相连,从桥上的一扇窗户放眼望去,可以将整个校场尽收眼底。

  有体格健壮的青年弯弓拉箭,在一个明显是射击的古老场所磨砺着自己的箭术。

  靠近时能够清晰看到,外墙由灰色的石头建成并挂满了旗帜,有一个正对着城堡院子的由橡木和钢铁做成的大门。

  值守的卫士为守夜人和外城的卫士打开大门,用此表示史塔克家对守夜人的尊敬。

  这可是面对伯爵位的礼仪,虽然只是简单的打开大门,但对于一个陌生的守夜人表示的如此尊重,瑞卡德·史塔克...他到底是。

  李察不知道,在君临见惯了贵族们尔虞我诈的游戏,看惯了铁王座上那个青年不屑的眼神的他,很难领会数千年传承下来的敬重。

  他走了进去,守卫为他慢慢的关上大门,大厅中摆放了巨大的木桌与长凳,宽广而明亮,史塔克家族的卫士身上的铠甲也散发着异样的光泽。

  一处席位上,一位满头白发梳理的有条理,并垂落在肩膀上,一身褐色衣衫着身,面容上带着友善笑容的中年人向他走了过来。

  瑞卡德·史塔克,临冬城公爵,布兰登·史塔克艾德·史塔克,莱安娜·史塔克,班扬·史塔克的父亲。

  “你好,守夜人兄弟,很抱歉耽误了你们的行程,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守夜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