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杀匪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17 2019.12.05 22:07

  中午骄阳烈,座下马儿喷着响鼻,踢踏着蹄子,仿佛在为接下来的战斗蓄力。

  李温从短舌头手中接过长矛,这杆长矛木杆滑润,枪头银亮锋利,比安远那杆好上许多,拿在手里很趁手。

  “莫不是赵老道还真的能掐会算?”

  容不得多想,李温拍马直追已经冲进镇子中的陈俞嗔,马儿如风,可相比自己那匹杂毛瘦马,更加肥硕,总有一种力短的感觉。

  一里之地,瞬息而至。涌出的民众堵住路口,陈俞嗔也被堵在这里,任他呼喊,可受惊的民众哪管他喊的什么,只想着逃命。

  李温甩蹬下马,举着长矛迎着人群,走向镇子。陈俞嗔见此,大喝一声,也随着甩开缰绳,跳下马来,跟在李温身后。

  进入镇子可以看见,周围皆是低矮土坯房,也有简陋木房,但是每处房屋门口都摆着摊位,不过此时都已经散落在地,被慌乱的人群踩在脚下。

  继续前行,海腥味越来越重,看来离海也是不远了,同时可以看见一道高墙,一仗左右,门口洞开,原来放置木门的地方已经糟烂,木门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地方原来是三山卫所,打倭寇的时候是战略要地,倭寇灭了之后,随着开海这地方逐渐变成小镇子,都是做买卖的!”

  陈俞嗔如数家珍般给李温讲着三山所的来历。如今三山所早已经脱离军事功能,住的都是做买卖搞贸易的商人,小城也看不出当年的样子,全都被各种店铺所掩盖。

  小城中的人早已经跑干净,整个街道空旷无人。

  突然在一间铺子里冲出一个人,一只手里抱着一堆衣服,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把铁刀,哈哈大笑着。猛然看见李温等人显然愣了一下,随后将手里的衣服扔在地上,双手握刀,嗷嗷的喊起来。

  “三儿,三儿,带人过来!”

  随着喊叫声,呼啦啦的从各个铺子里跑出来一群人,他们后面又跟上来一些人,粗粗一看,大约有个三十来号人。

  这些人灰布蒙头,或是粗绳裹头,身穿无袖麻衣,粗布短裤,打着赤脚,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看着李温众人。

  陈俞嗔就带了十个下人,算上李温短舌头一共也就是十三个人,人数上就比海盗少一半还多,怎么看都不占优势。

  自然海盗也看在眼里,完全没有把他们眼前的十几个人放在心上,看着李温他们,就好像看着一个个木桩子,随手就能劈的那种。

  冯把头心中担忧,他并没有带着火铳。火铳在大明算是管制武器,走货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带着行,可平常出门带不得。

  “少爷,我带人顶在这里,你赶紧跑!”

  此刻陈俞嗔也冷静下来,知道自己莽撞了,面对人数众多的海盗,自己人少力单,怕是要吃亏。

  海盗没有给陈俞嗔多想的机会,呼号着一起冲上来,就好似三十多头饿狼一般,眼冒绿光扑向猎物。

  一个干瘦汉子跳在李温眼前,手里拎着铁刀,对着李温就耍上一套花刀,接着兜头便砍。

  李温抬起长矛枪,一磕汉子铁刀,“当啷”一声,铁刀弹开,长枪顺势突刺,“噗嗤”,亮银枪头就没入干瘦汉子的心口窝。

  如今李温耍起长矛枪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他的二招式,格挡突刺快稳准,一般小贼如何抵挡的住。

  干瘦汉子瞪大双眼,不相信的看着胸前插着的银枪头,抬手欲指李温,一张嘴,涌出大口鲜血。

  李温单手一用力,将长矛从干瘦汉子胸口中抽出来,随着亮银枪头喷出血雨。

  尸体扑倒在地,一个黑影迅速从尸体后面飞过来,直奔李温,仔细一看却是一个通体黝黑的壮汉。

  壮汉弹跳着实厉害,一跳有五尺多高,手中大铁刀随势就劈!

  李温赶紧向后退步,连连退上七八步,才与壮汉拉开距离,稳住身形,二招大法启动,格挡突刺,再格挡,再突刺!

  李温这两招简单,所以长矛枪挥动的飞快,壮汉力量大,可行动略显缓慢,所以招架起来就有些手忙脚乱。

  李温一看,心中也就有了数,手里的长矛挥动的更加快,亮银枪头快得都现残影。

  在壮汉手忙脚乱间,李温抓住破绽,用力前刺长矛,壮汉格挡不急,亮银枪头带着残影,一头扎进壮汉的黑肚皮中。

  壮汉吃痛大叫一声,挥刀欲砍断长矛枪杆,李温一惊,忙不迭的撤回长矛,这一撤不要紧,带着壮汉黑肚皮里的杂碎,喷涌而出,顿时臭气熏天!

  “哎呀,三儿…!小子拿命来~”

  壮汉惨死在地,后面一花白胡子老头痛呼一声。

  老头一喊,所有海盗都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壮汉,呀呀的嚎叫起来,发疯似得冲着李温而来。

  好像捅了马蜂窝,这群马蜂嗡嗡的冲向李温,想要在他身上撕下一块肉。

  李温并不慌乱,喊来短舌头,让他给自己看着后路,自己挥起长矛枪,一枪紧似一枪,一枪快过一枪,连连突刺。

  凭着长矛枪杆长头利,海盗挥刀劈砍,可就是近不了李温的身,有时还一不小心就被亮银枪头咬上一口,顿时血光飞溅。

  好虎斗不过群狼,好汉难敌四手,李温手里的长矛再轻便,这么疯狂的突刺,他还是扛不住了,胳膊酸痛,就感觉这长矛越来越沉。

  好在陈俞嗔与冯把头拼杀掉挡住他们身边的海盗,然后一头扑向李温周围的海盗。

  失去理智的海盗,最后泯灭在刀光剑影之下,三十多海盗空有一身不畏死的劲头,可还是没有一个有用的脑袋。

  但是他们死后的脑袋是值钱的。

  最后一个海盗嘶吼着倒下,李温也完全脱了力,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着眼前一地铺在血水里的尸体,他很是平静,没有再像安远县城之下那么呕吐。

  不过那个胸口中箭倒地的流民,依然停留在自己的脑袋里,李温永远忘不掉那个眼神。

  “温哥儿,可是伤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