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开练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45 2020.01.19 22:47

  《练兵纪实》是戚继光在蓟镇练兵时所撰写,正集九卷,杂集六卷。

  其中正集九卷分别为:练伍法第一,练胆气第二,练耳目第三,练手足第四,练营阵第五,其中营阵分操场,行营,野营,战约四卷,最后一卷是练将。

  李温通读过后,感觉对于现在自己练家将并不适用,所以他苦熬三天,按着自己的理解,硬是弄出一套属于自己的练兵之书。

  兵者,凶器也。世间万物皆言规矩,同样,士兵作为暴力的输出者,没有规矩自然就会乱套。

  所以,李温将兵律列为练兵的重中之重。

  兵律有三,一言,服从命令听指挥。

  二言,五要四不要。五要,将士要互助,缴获要上交,言语要和气,买卖要公平,有借要有还。四不要,不要欺辱百姓,不要偷抢夺拿,不要打架斗殴,不要损害庄稼。

  三言,奖惩严明。

  三山所,空地旁,骄阳似火。

  在李温屋后的一片空地上,一百三十二个壮硕的良家子,交头接耳,三两成堆的聚在一起,唠着闲话。

  李温跟陈俞嗔,分别戴着一顶草帽,靠在椅子上,端着大茶碗,喝着清凉水,等待着冯把头练兵。

  冯把头手握一根三尺小棍,在手里轻敲,迈着大步走到人群前面。

  唠闲磕的汉子看到冯把头满脸凶相,纷纷把嘴闭上,用眼睛打量着。

  冯把头眼睛扫过众人,高声喊喝,“列队!”

  庄稼汉子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满脑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眼前的冯把头要干嘛。

  看着眼前这帮汉子傻愣愣的盯着自己,冯把头眉毛一立,张嘴就骂。

  什么难听骂什么,从爹妈到八辈祖宗问候个遍,一群壮汉被冯把头骂的,脸红脖子粗,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只要有人带头,铁定撸袖子就上。

  可是没人动弹,只是自己在那里干生闷气,李温不禁在心里给冯把头挑大拇指,这招真绝,也真是把这些庄稼汉子捏的死死的。血性这东西是慢慢练出来的,在这之前你必须得能控制住这股血性。

  大太阳底下,冯把头骂的嗓子干痒,这才停下,按着庄稼汉子个头高矮,编成一个方队,让每个人都记住身边的人,下次只要喊列队,就这么站,若是有记不住的,就去旁边扛石锁。

  庄稼汉子就这么在太阳底下站了小半个时辰,所有人全身都满是汗水,像是在雨里跑过一遍。

  冯把头也不知道李温的练兵纪要上为什么这么写,他也不知道这么样能练出什么鬼东西,让每个人笔直的站着,一动不动晒大太阳。

  若是有人动,必然是要挨冯把头一棍子。汗水浸湿的衣服薄如纸,木棍打在身上火辣辣的疼,伴着汗水浸润挨打处,火辣辣的疼痛,更是能持续好一会儿。

  刚开始还有人忍不住,这摸摸,那挠挠,两棍子下去,全都昂首挺胸,不敢乱动。

  这也有些出乎李温的意料,在他看来,这帮庄稼汉子,哪有什么组织性纪律性,就这站军姿,他认为够冯把头忙活两天的,谁知没成想,半个时辰就已经没人乱动了。

  虽然站的还是不成样子,但至少总比刚开始歪歪扭扭强上很多。

  站了整半个时辰,冯把头解散方队,让众人休息,一时间整个空地又开始闹哄哄的,一大群人纷纷跑到水桶边,拿着用干葫芦割开做成的瓢,舀起凉水,猛往嘴里灌,清清凉凉,带着些许咸味,还挺好喝。

  喝完凉水,所有人又背靠在墙根的阴凉下,躲着太阳。

  一柱香过后,冯把头一挥木棍,“列队!”

  靠在墙根阴凉下的汉子,呼啦啦的跑到冯把头面前,开始列队。

  刚才李温还感慨这帮人真上道,军姿站的不赖。

  马上就露出真面目,站队的位置,这么一会儿就有好些人忘得一干二净,一会儿挤在这,一会儿挤在那,半天就是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全都被冯把头赶到一边举石锁。

  可冯把头数了两遍人数,怎么数都少个人,可整个空地的人都在这里。

  这琢磨到底少了谁,一个憨呼呼的大个子,晃晃悠悠从外面跑回来,围着方队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位置。

  “你个憨瓜跑哪去了?”

  “我家那老牛今天早上牵出来吃草,我看看它还在不在!”

  冯把头差点气得疯掉,不知道是晒红的脸,还是被气红的脸,用木棍指着憨呼呼的大高个子,吼道:“你赶紧滚球,回家放牛去,以后不用来了!”

  憨呼呼的大个子,苦着脸,撅着嘴,低着头,一步步磨蹭出空地。

  其他人可都看在眼里,这才知道,不是站在这里就有银子拿,还有可能被撵走,一个个的马上挺胸抬头,认真表现,毕竟一个月三两银子,是原来小半年的收成。

  前两天冯把头按照李温的要求,别的不做,就练庄稼汉的站队,刚开始是要求所有庄稼汉子,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接着能站的整齐,最后要求不仅站得整齐,还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第三天,整个方队看起来是有点样子,站的整齐,样子也耐看,庄稼汉子站姿也不再松松垮垮的。

  练完站军姿,马上练动作,无非令行停止,左转右转那一套东西。

  这些奇奇怪怪的动作,冯把头也是愣跟李温学了大半夜,才多少学出些精髓。

  在冯把头看来,这些动作花里胡哨没什么用,不如弄得干脆些,转弯走步还有这么多路数,打仗又用不上。

  可李温要的不仅仅是干脆,还要有气势,原本的动作是干脆,可所有人做起来,都好像在地里干农活,呼呼啦啦,不仅难看,更是闲的慵懒。

  其中更重要的是为纪律做铺垫,不过李温知道,说这些冯把头未必听得懂,只能挑听得懂的说。

  “冯把头,你听我的准没错,这动作所有人学会之后,一起做,那气势,啧啧,了不得!”

  李温可是把自己后市上学军训的那一套,都搬了出来,要是不能征服冯把头,只能说他审美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