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大风海溢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40 2019.12.29 22:04

  李温在绍兴沈家铩羽而归,还弄一肚子闷气,心知富商大户难以相与,可是没想到这么难伺候,说自己是被轰出来的也不为过。

  一时无计,李温与赵老道皆回到三山所,毕竟不能被这一事拖住。

  临近傍晚,未进三山所旧城,渐渐风起,裹挟着满鼻的海腥气,向着天边望去,黑云欲压城。

  风刮起来就不停歇,且逾来逾大,当李温回到店中之时,风吹起的尘土树叶,已遮人眼,其他店铺挂起的幌子,被吹得呼啦啦乱响,甚至直接被风卷走,不知飘到何处。

  “大风不止,暴雨随至,粮食需收好,棚子加牢!”

  看着狂风大作,赵老道为皱眉头,这天看起来怪吓人的,隐隐有不祥之兆!

  “大少爷,看这天,定会成灾,我看还是小心防范,夜里多留意!”

  李温点点头,大风刮过来的黑云,仿佛一块大黑石头压在头顶上,看起来确实挺下人。

  “关门,都去后面,把粮食归置好!”

  店门一关,所有人都来到后面的放粮棚子,这时候李温才觉得人手不够用。

  孙大憨等一众水手,除了在船上留守的,其他人皆被放了假回家,此时店里就是短舌头和赵七六算是青壮,李温算半个青壮,赵老道与老崔,老单爷孙,老的老弱得弱。

  没办法,只能赶鸭子上架,几个人检查过棚子,不牢处又进行加固,把粮食垛再盖上一层厚油纸,感觉没什么大问题之后,几人这才休息。

  夜里风更大,吹得屋子吱吱乱响,好似随时都要拔地而起一般,夹杂着大雨点,乒乓的砸在屋顶上,这一夜李温都不曾睡好。

  第二天,崇祯元年七月二十三日,大风并未停止,早上街头就已经有半深的积水。

  大风大雨并未有停止的意思,酉时三刻左右,海水涨潮,大风狂吹,海水倒灌,溢上陆地。

  李温皱着眉头望着天,这么下去用不多久,自己的屋和粮食皆要被泡,不愁才怪,可这自然的力量人如何能抵挡?

  就在这时候,就听见有“呼呼”声传来,似要盖住狂风的怒吼,李温等人还在纳闷,就见三四尺左右的水头推过来。

  李温所买的地靠近浒山,地势相对较高,但也没高太多,他这里水头三四尺,地势低的地方也得六七尺往上,按照现在的单位也就是得近两米左右。

  水势颇大,带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汹涌滚动,李温大叫不好,水已经漫进屋子里,已经齐腰,就怕这水还要涨,这时候到海边船那里已经是来不及,他赶紧招呼着众人上屋顶。

  顶着狂风暴雨,几个老的老少的少齐齐爬上屋顶,披着蓑衣聚坐在一起。

  坐在屋顶上,向着远出地势低的方向看去,汹涌翻滚的海水,几乎没过屋顶,更有人落在水中呼救。

  可是离得太远,看不清也听不清,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出个影子。

  大风呼号着,大雨点疯狂的砸下来,附近一些老房子禁不住大水冲刷浸泡,在轰隆隆声中垮塌,站在屋顶的人齐齐落水,随着汹涌的大水继续向着前方涌去。

  鸡鸣狗吠,人嘶马鸣,在大风中乱做一团,

  万幸得是水并未继续上涨,李温的房子新建,看起来能抗过这波大水,而水却卷着树枝与废物向着南面涌去。

  南面是余姚县城,地势与三山所差不多,可能还要比浒山这里低上一些,看来余姚也躲不过去这趟灾。

  几人堆坐在屋顶上,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大风终于将黑云吹散,随之风头也弱下来,昏暗的天才有些亮意。

  可倒灌的海水并未退去,没有大风的助力,也不似之前那么汹涌。

  “东家!东家!”

  正待李温准备从屋顶下去,一探情况的时候,就听见一阵呼喊,寻声看过去,两艘舢板靠过来。

  再仔细看,孙大憨那一副憨相从蓑衣下露出来。

  “东家,可还好?都怪我来的迟了!”

  李温心生感动,孙大憨并未在船上值守,他之前跟李温告假回家了,他家离三山所有个二三十里,说明他是顶着风雨出发,来救自己。

  “我等无事,索性位置选的好,你跑这里来,家中可安顿好了?”

  李温等让从屋顶下来,登上舢板。

  “我家地势高,没多少水,所以我才不知发了这么大的水,待看到逃水的人,才晓得有了大水,我赶紧招呼几个弟兄过来,来的还是迟了!”

  孙大憨一副自责的样子,李温赶紧拍拍他的肩头。

  “你从哪里来?县城可进了水?”

  “县城地势地,这么大的水必然是淹了,水来的急,怕是要死好些人!”

  闻言李温紧皱眉头,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时代水灾死的人可能会少些,毕竟人长着腿能跑,可这瘟疫不是长着腿能跑就解决的问题,若是出现疫情,死人更可能是无可记数。

  “算了,现在还是赶紧救人吧,大憨快去多寻些舢板,把青壮都动员起来,救人要紧!”

  孙大憨一愣,没想到李温没管自己的财货,却是先想着救人。他赶紧答应一声,划着一艘舢板离开。

  剩下一艘舢板,李温带着短舌头和赵六七去帮忙救人,其他人留在家中。

  地势高的地方没什么,主要是地势低的位置,屋顶已经被淹没,好些人站在屋顶上躲水,可时间长了房子也会泡塌,所以危险并为过去。

  在一处被浸没的屋顶上,站着约是有二三十号人。

   舢板靠过去,发现这应该是一处老旧大屋,上面站着妇孺青壮,这老屋随时都有可能坍塌,襁褓中幼儿的啼哭,好像在催促李温赶快救人一般!

   “大家别急,妇孺先上,青壮等着下趟!”

  舢板本就是不大,最多也不过能坐十来人,再多可就是要翻的。

   李温让舢板靠近屋顶,对着屋顶上挤过来的人喊道:“都别挤,老弱妇孺先上,青壮的等下趟!”

   “滚开,让老子先上!”

   只见一青壮大汉,挤开挡在自己前面的妇孺,想要率先上舢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