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水煮鱼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05 2019.12.11 22:14

  清风徐来,如佳人轻抚。

  陈俞嗔闻听李温想取船,倒是想差了,以为他尊敬的温哥儿要去做海盗。

  “哈哈哈,你想哪去了,我怎能去做那海盗,我要船,是想做些买卖!”

  陈俞嗔恍然,连连拍着自己的额头,直言想错了。不过很快又愣住,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温。

  “什么?温哥儿你要做生意?你…你早说啊,别的我不在行,这做生意可是我陈家祖传的,你想做些什么,我可助你!”

  “我想用这条船出海~”

  李温说是要出海,陈俞嗔却一下被噎住。

  海贸是沈家张家那种大户才做得起,因为如今海贸基本被一些官员垄断,而陈家无官方身份,虽说有时也能随着带些货,但也是赚些小钱。

  不过弄整条船偷偷出海,陈家也办得起,可出海风险太大,不是风浪就是海盗,一旦货砸在海中,陈家也多少伤筋动骨,如此陈家才在出海贸易上没过多投入,只是在大明土地上跑些买卖。

  “温哥儿,这出海没那么简单,都是背后有官家得份子,还很危险,你可要想着清楚,大海无情啊~”

  陈俞嗔显然是一副明白人的样子,劝说着李温。

  “一切我自有计较,你就放心吧。俞嗔倒是要求你帮个忙!”

  “温哥儿,有事你说,出海开船我帮不上,这其他的事我做的来!”

  陈俞嗔把胸脯拍的嘭嘭响。

  “在这浙江的土地上,我不甚熟悉,万事开头难,有劳俞嗔帮我寻几个架船的好手。只是我现在手里也就千余两银子,这船和杀盗的银子暂时给不上你…”

  “温哥儿,瞧你说的,这船是你抢下的,你用你就拿去,你就放宽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陈俞嗔大方的很,对他来说有没有这些银子都无所谓,主要是朋友情谊在。

  “俞嗔,我李温虽说现在还空无一身,你就等着我带你赚大钱,什么沈家张家,都在你陈家之下!”

  “那敢情好,温哥儿我信你!”

  陈俞嗔与李温二人相视一眼,开怀大笑。

  三山所自打没了屯兵,逐渐变成商贸之地,往来商户不断,亦有良港,停下一艘红单船却是绰绰有余。

  李温买下一块地,三山所虽然是商贸之地,可发展也不久,低价还很便宜,花了几两银子就买下近一亩空地,然后在上面准备建上房子。

  陈俞嗔行动迅速,没过两天就找好水手,带到李温面前。

  站在李温面前的是一个粗壮的黑面大汉,三十多岁,全身穿着一身粗布麻衣,一副憨憨样。

  “温哥儿,他叫孙大憨,你别看他叫大憨,长得憨,可行船不憨,家里祖辈几代都在海上讨活,据说他祖上还跟着郑三保出过洋呢,厉害的很,孙大憨还不见过李大少爷?”

  孙大憨赶紧双手抱拳,举在头顶,猛的一鞠躬,“见过李大少爷!”

  孙大憨说话高亢响亮,看来是在行船的时候练出来了。

  “好,大憨啊,你可行过那红单船,可曾出过海?”

  “回李大少爷,我之前行过沙船,行过福船,也摆弄过鸭屁股,早前给人跑货到过倭国,可那十八芝起来后,就没跑过了,都是在近海跑跑船!”

  孙大憨说的鸭屁股,是老闸船也就是红单船的别称。

  看着孙大憨的样子,李温很满意,跟着孙大憨一起来的还有十几个水手,都是他的老伙计,一艘红单船十几个人摆弄足够了。

  “行,大憨,带着人好好干,我月钱给你五两银子,其他人月钱二两,你看可行?干得好年底有红!”

  孙大憨忙不迭的赶紧又是一躬到地,这年月在海上跑活不容易,海盗太多,一年到头弄不了多少银子,这李大少爷一上来就月钱五两,一年就是六十两,够他之前干个五六年的。

  “谢东家!东家您放心,我孙大憨拼的命也护得船的安全!”

  “好啦,大憨你带着人去熟悉熟悉船,该修的修,该补得补!”

  孙大憨转头跟手下的老伙计一说,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呼啦啦的跑到李温跟前跪下,“谢东家!”

  李温摆摆手,这些人才在孙大憨的带领下上了船。

  “温哥儿,你这是千斤买马骨啊,不过这孙大憨值这个钱,一般人可请不动他,就他那憨劲,要不是我一朋友对他有恩,难得请得动他。温哥儿,还有什么事我能做?”

  李温轻拍陈俞嗔的肩膀,“接下来就不用麻烦你了,算了先不说这些,带你去吃好东西,请你喝酒!”

  ……

  “温哥儿,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是~”

  在陈俞嗔面前摆着一瓷盆煮熟的鱼片,上面还带着好些青菜,红红的汤底。李温向着上面又撒上些花椒等料,淋上热油,“呲啦”一声,香气带着辣气扑面而来。

  小饭馆的大厨扎着围裙,拎着饭勺站在一边偷瞧,他从没见过吃饭的客官亲自做菜,看这样子也不是什么穷人,真是奇了怪。

  陈俞嗔在李温的示意下,夹起一块鱼肉,塞进嘴里,又麻又辣又香。

  “嘶…哈,温…嘶…哈,温哥儿,这…可是番椒?却没想到这么好吃,嘶…哈!”

  陈俞嗔被辣的满脸通红,可手中的筷子却如何也停不下,嘴里嘶哈着呼凉气,筷子一刻不停的往嘴里送鱼肉。

  “温哥儿,这菜叫什么名字,我回去叫我家厨子做来吃,真是香呢,嘿嘿,辣得过瘾!”

  “这菜叫水煮鱼,好吃吧?”

  陈俞嗔拍着肚子,靠在椅背上,点点头,然后坐正身子,向前探着小声的跟李温说道:“温哥儿,你出海要去哪里?”

  他这样是怕在小店中,人多嘴杂,被有心人听到,所以说话小心翼翼的。

  “皮岛!”

  李温回答的更简洁,陈俞嗔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个皮岛是哪里。

  酒足饭饱,二人结账准备离开,就听见身后有个人喊:“伙计,给我来一份他们吃的那个菜!”

  “客官,这…这是他们自己做的,我们不会做…”

  “你怕是老子没钱,老子有的是钱,赶紧去给我做,做不出来,老子把你的店给砸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