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04 2019.11.28 23:47

  哨音尖利,在林子中穿梭,哨音未落,有暗影闻音而动。

  吆喝声伴随着树枝草木折断的声音,呼啦啦的一阵跑动声过后,在李温四人的周围冒出一群人来,不远不近将他们围在当中。

  目及之处,约是有百十号人,皆衣着褴褛,手持各种算得是武器的东西,刀枪棍棒,厨具农具应有尽有,这些人似嗅到血腥气的饿狼,紧盯着四人。

  “此山是我开,此树…哎呀,真的是冤家路窄,原来是里小子!”

  开场诗还未说完,话意一转,这土匪竟然认识李温。

  此刻李温定睛细看,不是刘石锤还是谁?

  刘石锤身穿粗布麻衣,灰头土脸,与城中时截然不同的打扮,不过还是拎着他那黝黑的大铁刀。

  李温也是一愣,官兵进城,剿灭流匪,天王脑袋现在还挂在安远县城的城门口,各路将军的脑袋也悉数在上面陪着,可谓君臣一路同行,黄泉路上不寂寞。

  不曾想到这个刘石锤没死,竟然活着跑出来干起老本行,落草为寇,拦路劫道。

  刘石锤看见李温,顿时满脸笑意,这个笑可不是老相识死里逃生之后相见的那种快意,而是老对头死冤家相见的那种恨意。

  “嘿呦,里小子没死?命够大的!没关系,今天老子亲手送里去见天王!”

  刘石锤惦着手里的大铁刀,从牙缝中挤出满满的恨意。

  李温一个脑袋三个大,自己这头四个人,手里还没武器,赤手空拳跟这百十号人斗,不被戳成筛子也被剁成肉泥!

  “嘿嘿,刘将军,何来此话,您可是我的老上级,这死里逃生之后还能遇见那是天大的缘分,应到痛饮一番!”

  李温心知硬的来不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就来软的吧,陪着笑与刘石锤套近乎,想着万一刘石锤脑袋一抽风就同意了呢!

  显然李温想多了,刘石锤气极反笑,把大铁刀插在地上,“呵呵,里个臭秀才,里说我何来此话,里还知道我是里的老上级,娘球地,先是跟我抢功劳,又是跟我抢宅子,害得我在粪坑躲了一宿才逃得出来,里说我该不该杀里!”

  一听刘石锤在粪坑躲了一宿,李温好似闻到一股臭味,肚子直犯恶心。

  “那个刘将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事是我做的多有不妥,咱们毕竟是老相识一场,您看这事怎么解决?别动刀枪什么的,刀枪无眼,伤者人就不好了!”

  李温说着软话,心里想的却是要是手里有杆长矛,非把他戳个透心凉,两头冒血。

  “呵!里做的不妥?”

  刘石锤轻蔑的看了李温一眼,接着转过头对着旁边的人说道:“这个娘球的,坏的狠,若不是老子命大,早就脑袋挂上城头了!”

  “大哥,跟这个娘球的废什么话,让兄弟们乱刀剁了他娘球的。”

  在刘石锤旁边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个头按现在来说得有个一米九,站在那里像一个没毛的大猩猩。额头上勒着一道黑绳,上身穿着没袖的麻衣,下身穿着半截的麻布裤子,肩头扛着一扇铡刀,就是给牲口铡料的那种宽面厚刃的大铡刀,得有个三四十斤重。

  “他个娘球的,让兄弟们砍了他。”

  壮汉说话瓮声瓮气,两个大鼻孔,哼哧哼哧冒着粗气。

  “大牛兄弟,这个娘球的跟我有仇,不用你们动手,今天就让我亲手砍了他!”

  说着刘石锤向着手心唾上一口唾沫,两手用力的搓了搓,双手握住插在地上的大铁刀,一用力就把大铁刀从地上拔出来。

  “里个臭秀才,今天看我不把你剁成肉酱!”

  边说边挥刀,向着李温而来。

  李温四个人没有任何趁手的武器,他们哪里想到会遇上刘石锤这个灾星。

  李温手里只有一把半尺长的匕首,赵老道手里只有一根一尺半长的竹杆马尾浮尘,赵七六牵着马,短舌头背着他那破包袱。

  紧要关头赵老道要推李温上马逃命,短舌头急得直跳脚,一边打着乱拳,一边喊着他顶着让其他三人逃命!

  周围是林子,周围去路皆被堵住,那有什么可逃之路啊!

  李温心叹,老天这是玩我啊,不让我死在城头,却是让我死在这宵小刀下!

  刘石锤的大铁刀挥得舞舞生风,嘴里“呀呀”的喊着就向李温劈来,李温却是可无可躲,短舌头却挥着拳头冲上去,欲为李温先扛上一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计,“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吓得当场所有人一个激灵,刘石锤也被吓得停了手。

  那匹杂色瘦马高高跃起,灰律律的叫起来,若不上赵七六狠狠的拽着缰绳,就得受惊而跑。

  这巨大响声是来自李温几人过来时的方向,所有人闻声望去,堵在路上的喽啰也不自主的让开缝隙。

  透过缝隙李温看到一个车队,看不清有多少辆马车,只能看到打头一个青年人骑在马上,旁边跟着几个手下,手里正举着还在冒着白烟的火铳。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一辆辆看不到头的马车。

  车队距离李温也就百十步的样子,匪徒都在关注刘石锤挥刀砍冤家,竟然没有人注意身后来了一队车马。

  在所有人愣愣的看着车队的时候,对面年轻人打马过来,身后跟着十几个手持武器的帮手。

  枣红高头大马,眼眸明亮,就连不懂马的李温,都看的出青年人骑的这匹马了不得。

  青年人带着人压上来,原本堵在李温退路的匪徒,吓得纷纷退后,转眼间就退到刘石锤的身边,这么一来,李温退路大开,形势大变。

  青年人骑着马来到李温几人跟前,他根本就没将那些衣着褴褛的匪徒放在眼里,却是转身看向李温。

  现在李温衣着干净,气质不凡,看起来也是富家公子之貌。在那青年人看来也就是富家公子遭到土匪抢劫而已。

  “公子安心,这些宵小交与我等来料理,你等退后,勿要伤着了!”

  有人替自己出头,此时不躲待何时?四个人牵着马赶紧退后,而那青年人抽出一把长刀,带着人挥刀就冲进匪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