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书呆子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205 2020.01.07 22:41

  连夜往绍兴送了趟银子,半路上救了个叫张殷的行商,李温也没在乎,只当是顺手而为。

  接下来的一段路,李温也只是与那个张殷简单聊了聊,并没有深入了解,到达绍兴城外拱手告别。

   到达绍兴时已经是亥时,也就是夜里十点左右。

   城门早就关了,根本无法入城!

  幸好陈家在城外有个存货大院,里面皆是存放丝布等物,相当于一个大仓库。

  由冯把头带着,在仓库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张百户带着手下离开,而李温继续押着大车进城,直奔陈家。

  把银子顺利的送到陈家,陈家大哥却也没想到一切这么顺利,招呼人赶紧把银子收起来,李温本来是要给些利钱,而陈家大哥却推脱不要,表示也就一天而已,最后怕李温过意不去,言说再从北面收来皮货,交个他售卖就行,李温自然应允。

  在绍兴没有久留,李温打马赶回三山所。押银去吴家大院,陈俞嗔没有跟着,主要是李温怕闹起来影响陈家,这次回三山所,陈俞嗔却是跟在一起赶回三山所。

  李温回去还有很多事要做,主持把新得的土地复耕,赶着机会最好种上一茬秋粮。

  同时李温更是打算,手中已经握着这么多粮食,再去皮岛走一趟,眼看着夏季要过,得多备着皮货大赚一笔!

  回到三山所,穿过旧城,此时旧城墙壁上的泥印记录着水灾来过,倒塌和被泡的房屋诉说着灾情的严重。家家户户都在清理着杂物,热闹繁忙,却不是生意红火的样子。

  李温与陈俞嗔穿过旧城,来到店前,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一愣。

  “我们要见东家!”

  “我们要见掌柜的!”

  海滩与空地上的灾民围聚在店前,乱哄哄的吵闹着,这时候已经过了放粥的时间,显然不是在闹粥。

  李温带着疑惑,轻催胯下的杂毛马,继续向前走着,灾民中有认识李温的知道他是东家。

   “东家回家了!”

  如此一吆喝,所有人都转过头看着李温。

  李温骑在马上,也没有下马,分开人群,缓缓骑到门前。

  短舌头赶紧跑过来牵马,李温一摆手制止他,没有下马,而是依然坐在马上,手中揉搓着软鞭。

  “你们要见我做什么?”

  人群乱哄哄的,李温这么开口一问,靠在前面,距离李温不远的一个,头戴方巾,身穿占满泥土阔服的年轻人,看似像个读书人。

  在明代读书人可是地位崇高,考上秀才就有官府发粮,一天一升米,养活自己勉强够。

  可没想到一个读书人也混在灾民里,可见书读的也不怎么样。

  这个年轻的读书人,向前迈出一步,向着李温喊道:“在下余姚宋知时,见过李东家,今日为民所请,想见见李东家!”

  李温还想着莫不是这帮人感谢自己?不过看这样子不像。难道是知道自己有地了,想去给自己种地?

  “哦…不知宋先生是秀才还是举人?”

  李温得了解了解这个宋知时的身份,现在读书人在普通百姓心中份量颇大,给他点面子也没什么损失!

  只见宋知时脸色一红,“不敢称先生,在下愚钝,不曾中秀才,还是个童生!”

  李温一想这位也是够笨的,二三十岁了,还是个童生,不过至少比七老八十的童生强多了。

  “哦…那宋生,今日见我所谓何事?”

  李温轻言轻语,也不急迫。

  那年轻童生一施礼道:“今日见东家,是因昨日我等都见得东家又够了新粮,我等也心心念李东家大恩大德,救民于水火,实乃大菩萨!可是既然已经有了粮食,为何,我等怎么还是喝粥,不曾有干饭可吃?”

  “对啊,有那么多粮食了,怎么还让我们喝粥,天天喝粥,脸都喝绿了,我们要吃饭!”

  “我们要吃饭!”

  “我们要吃饭!”

  人群哄哄乱叫,高声喊着要吃饭。

  李温有些懵,他从没曾见过灾民如此嚣张,本来之前发生的抢粥事件,他认为也就是最恶劣了,没想到这帮人叫喊着要吃饭。

  李温都被气得笑起来,“我说宋生,这是为什么?”

  那年轻的童声呼喊着让大家安静下来,“为什么?民以食为天,食乃人之本性,更为天理,当存天理矣!”

  李温现在可以肯定,为什么眼前这家伙考不上秀才,原来脑袋是有包。

  “有物之食,当行天理,求之更多,乃为人欲,朱子之言你可忘了?但存天理,亦灭人欲!”

  李温试图反驳年轻童生,可那童生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李东家,此言差矣,我等食之不饱,未能裹腹,即天理为行,不为人欲。”

  “按着宋生的意思,我花大价钱买来的粮食,就应该白白给你们吃?”

  “李东家切莫如此说,粮食本为食之用,粮不食,与粪土无异。我等亦不是白白吃掉李东家的粮食,遭灾之际,应以救命为重,过后我等定为李东家歌功颂德,立书作传!”

  陈俞嗔眼睛也都瞪大了,他早早下马,从人群后面挤到门口,就听见那童生如是说。

   “嘿嘿,我说你个书呆子,读书读傻了吧,粮食是给人吃的,可也不是无缘无故就给你们吃啊,施粥就已经便宜你们了,还想吃干的,真是得寸进尺!”

  陈俞嗔可没有李温那个耐性,直接张嘴就怼年轻童生!

   还别说,年轻童生忍耐功夫算是练到家了,即使陈俞嗔这么说,他不急也不恼,而是对着陈俞嗔一施礼,“不知阁下是?无论如何,阁下所说皆为功利之言!不过我等也晓知商者,为利而图,所以阁下这么说无错,可是如今非常时期,大灾未去,生灵涂炭,商者言利却不提救命,此乃不德!德行之人,定然以生灵为重,利为下!”

  不愧是读书人,张口就来一顿说教,给陈俞嗔这个读书半吊子说得一愣一愣的,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反驳!

  “宋生,你口口声声说救命,我这不是在给你们施粥么?难道有人饿死了?我这不是在救命么?”

  李温的耐心也有限,不想在跟这个书呆子扯下去!

  “李东家所做当然是救命,可并不是全心去做,如今您已经有了粮,就应该多分给大家一些,大家心中自然会记住李东家的所做所为,这才是德行之事,与小恩小惠却是不同!”

  李温心中大骂,自己拿出这么多粮来救人,却还是小恩小惠,真是不知好歹!

   气的李温也不去接话,甩蹬下马,把缰绳扔给短舌头,就要迈步进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