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皮岛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101 2019.12.14 22:25

  “义爷,粮到了!”

  一张披着白毛虎皮大椅上,坐着一个浓眉大眼,一脸髯须,身材粗壮的大汉,年过五旬,一身常服。

  在大汉前面站着一年轻人,孔武有力身材匀称。

  “多少?”

  “十万石!”

  “啥?咋这么少,怎么回事?”

  大汉浓眉一立,大眼一瞪,原本靠在椅背的身子,霎时端坐。

  “回禀义爷,上面说了,粮就这么多,愿要不要,牛气的很,我差点跟那家伙打起来!”

  “砰!”

  上座大汉一巴掌拍在椅把上,“嘛的,一群蛀虫,到老子头上抢食,我在前面为国抗敌,那群酸叽叽的东西在后面发财!”

  大汉气的胡子根根立,喘着粗气好似要吃人一般。

  “义爷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那些人向来如此,我们也没得办法!还好这粮食够吃上一阵,到时候再多引些商贩来,也没太大问题。”

  大汉闻言,气息捋顺,“走,出去看看!”

  走出木宅府邸,来到外面,见到大汉,路上行人纷纷打起招呼,唤上一声“毛帅!”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毛文龙转头问起义孙毛永喜,“这几日可又有流民投奔?”

  “回义爷,这几日约有百十口流民投奔,老少青壮都有,不过老少多些,占到六成!”

  就在这时候,突然牛角号声响起,兵将纷纷来到港口,毛文龙大踏步也随着来到港口,向着远出海面望去,出现一艘红单船,孤零零的正在靠过来。

  李温站在红单船头,他已经看见港口,也看见了黑压压的一群人。

  自打在海盗留下的海图上,发现了他熟悉的一个地方~皮岛。

  这还得归咎李温上学的时候学的历史,那时候都靠死记硬背,而这个皮岛与毛文龙的关系他就记成“皮上有毛”,所以他记得特别清楚。

  好像一切冥冥之中都有安排,李温也做出来决定,到皮岛卖粮。

  他知道皮岛算是大明在后金后方的一根钉子,由于远离大明,陆路交通断绝,所以一切补给皆靠海运,或者去朝鲜打劫,但是以明朝官员的性格,这时候皮岛之上定然不能有足额的粮饷。

  靠着东南季风,红单船一路北上,不到半月,就已经来到皮岛,这一路李温是受尽晕船的折磨,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一看到岸,顿时就不晕了。

  此次是李温带着一个北货贩子一起来的,赵老道带着其他人留在浙江,主持在空地上建房子的工程。

  而这个北货贩子是陈俞嗔介绍的,李温想着皮岛上不一定有足够的银子,那就可以以物易物,弄些北货拉回去。

  站在船头望着港口,就看见港口里面开出两条小船,迎着风,却飞快的靠近红单船。

  李温赶紧让孙大憨升起白旗,以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一刻钟左右,两艘小船来到近前,一艘小船上站着一个小旗,向着李温就喊:“船上的是什么人?来干嘛?”

  孙大憨嗓子亮,听了李温的吩咐回到:“军爷我们是来做生意的,是商人!”

  小旗坐着船围着大船赚了一圈,然后要登船。

  孙大憨赶紧扔下绳梯,小旗带着两个小兵,登上红单船,检查一下,见有粮食,确实是来做生意的,吩咐一句跟着小船,然后就回到小船,带着红单船开向港口。

  红单船缓缓停靠在港口,甩下绳子,港口上就有人拉着绳子栓在木桩上,接着船上放下桥板,李温带着北货贩子走下船来。

  李温一眼就看见好多人围住的毛文龙,毕竟港口这么多人,都围着那个粗壮大汉转,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不一般的人物,但是他不知道,这个大汉就是毛文龙。

  “嘿,买卖人,你来岛上做甚买卖?”

  开口说话的是毛永喜。

  李温见他刚才也围在大汉身边,就知道他是大汉的手下,具体身份因为穿着常服,也就看不出来。

  “回贵人,我这次带的是粮食,想着做点粮食买卖!”

  一听是粮食,不仅毛永喜,就连人群中间的毛文龙都是眼皮一跳,心说想什么来什么。

  别看毛永喜年轻,可也有些城府,只见他毫无表情波动,“粮食?多少粮食?”

  “因为是头次来,不敢装太多,一千石而已!”

  一千石对于皮岛来说,杯水车薪,不过听到李温的意思是还有更多的粮食。

  “你跟我来!”

  毛永喜带着李温离开港口,来到一处木宅子。

  这处宅子不似衙门又不似府邸,皮岛物资紧缺,建筑材料也不多,只有木头是多的用不完,所以各种建筑都是木头的,这也导致各种建筑看起来没有砖瓦房那么正式。

  木宅还算敞亮,毛永喜将李温领进宅中,分宾主落座,下人奉茶。

  端起茶盏,李温一闻一看,味清色淡,在喝上一口,有些涩口淡淡苦味,说实话算不上好茶,甚至可以说是很一般。

  “茶是差了一些,将就着喝吧,怎么称呼?哪来的?”

  毛永喜一副军人大大咧咧的样子,说起话来更是直来直去!

  “在下姓李,单名一个温字,从浙江来!敢问贵人如何称呼?”

  “毛永喜!浙江来的?浙江哪里?”

  一听李温是浙江来的,毛永喜眼神就亮起来。李温自然不知道毛永喜为何这样,因为毛文龙算起来是浙江杭州人,所以毛永喜就特别注意起来。

  而李温听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自称毛永喜,他在大脑里面搜索半天,也没想到明末有个这号人物,只能怪自己历史知识不过关。

  “在下是江西信丰人,只是在浙江绍兴做生意,此次就从绍兴来!”

  听李温是江西人,也不是从杭州来的,毛永喜也就没了兴趣,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

  “你还能带来多少粮食?”

  “十月前能筹集三万石,这是最少,如果不够,还能再筹!”

  一听能筹到三万石,毛永喜眼睛一亮,如此一来倒是能解决大问题。

  “你先回去,到时我再去寻你。”

  李温也是一愣,买卖还没谈完,怎么就下逐客令了?转而一想,却是明白过来,看来这个毛永喜需要跟他上司汇报一下。

  想明白过来,李温做到心中有数,起身告辞,在皮岛这荒凉又热闹的土地上,留下他的足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