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醍醐灌顶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59 2019.12.20 00:16

  屋中端坐三人,茶香四溢,李温把老崔叫来,这两天他都在打听皮货的价格,如今要做生意,把他叫来听一听还是好一些。

  “大哥,这皮货如今行情我是不太懂,这是我从北面请回来的皮货掌柜,是识皮子的好手,不过也是刚来,行情也是不太懂,还请大哥说说吧!”

  陈家大哥也不做作,轻轻喝上一口热茶,开口说道:“既然弟弟信得过我,那我就说说,这皮子分北货和南货,南货皮薄毛涩,北货皮厚毛润,所以北货更紧俏。这价格么,现在南货一张皮子在二两左右,差一些的在一两内,好的要二两多。

  北货呢价格要更高些,一张皮子约是二两八钱左右,好一些的能到三两!”

  李温与老崔都仔细的听着,不时还点着头。

  “实话说,弟弟你这皮子质量上乘,能值三两银!若是弟弟同意,这一千五百张皮子我都收了!”

  “温哥儿,你放心我哥哥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假话!”

  陈俞嗔怕李温多想,赶紧开口为自己大哥说话。

  李温一笑,“俞嗔别着急,我知道,我自然信得过大哥,只是这皮子我不能卖三两银子。”

  李温如此一说,陈家两兄弟都是一愣,表情略有尴尬。

  “我这次去皮岛,能带回这些东西,都是靠着俞嗔帮忙,所以一张皮子就二两八,大哥,说实话如今我钱有些紧,所以价格再低,接下来筹粮就有些困难。”

  等李温说完,陈家两兄弟都是大出一口气,心说是自己想多了。

  “弟弟不必如此,俞嗔帮你那是情谊,与生意两码事,这皮子就三两,不用说了!”

  “对,温哥儿,咱们感情与生意不一样。对了忘跟你说了,温哥儿,你之前跟我说的什么轮子变宽,什么压强的东西,我跟工匠叮嘱让他们改轮子,还真别说,轮子加宽一寸,能多装八十斤货,还不废马,嘿嘿,这个主意就值千两银子万两银子!”

  陈家大哥一听,面露恍然之色,“这主意是弟弟出的?没想到弟弟竟然有如此能耐,了不得!”

  李温却是真的没想到,陈俞嗔竟然真的按照自己的话去改轮子了,还成功了,如果有橡胶的话,一切又会不一样了吧。

  无论李温如何说,陈家两兄弟都要三两银的价格收皮子,最后实在拧不过兄弟二人,只能同意。

  生意谈成,当然需要庆祝一下,李温带着陈家兄弟二人出来寻找饭馆。

  走进古城,一阵熟悉的香辣气味引起李温注意,抬头一看,红木牌匾,上书三个大字:水煮飨。

  这熟悉的味道,让李温心中一震,莫不是有与自己一样的人。

  不再多想,李温挑帘而入,却不知这外面看着店不大,里面可是热闹非凡,推杯换盏喧闹不已,喧闹的气氛伴着热辣的味道,让人如痴如醉。

  店中伙计见有客登门,赶紧迎上来,“客官,您几位?”

  “你们东家呢?把你们东家叫来!”

  可能是看李温满脸的急意,伙计也不敢得罪,嘴上说着稍等,忙着跑去喊东家。

  小店东家不知所以,随着伙计跑过来,一见李温开口就大呼:恩公!

  一句恩公,把李温喊得有些蒙,再仔细看看小店东家,李温就感觉眼熟,突然猛的想起,一个多月前,李温带着陈俞嗔吃饭,自己亲手做了一道水煮鱼,临走之时为了给老板解围,就把菜谱留下了。

  李温没想到,如今这个小店如此红火。

  “恩公,你终于来了!快,安排个雅间!恩公几位随我来。”

  小店东家满脸红光,从头前引路,“恩公,我一直在寻你,想感谢你的菜谱,都是靠着你的菜谱我才有今天,我说过的,你来小店吃饭永远不收银子!”

  看着如此火爆的小店,李温也是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竟然有如此效果。

  “东家,你可别再叫恩公了,我姓李,这店生意好还是你经营有方,与我那菜谱没多大关系!”

  “恩公可不能这么说,就是你那菜谱救得小店!恩公你叫我王有福就行!”

  听着小店老板与李温的谈话,陈家大哥彻底无语,心说这个李温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让进雅间,小店老板亲自服务,“恩公,现在小店有水煮鱼,水煮肉片,水煮羊蹄,水煮驴肉…”

  王有福一出口就是七八道水煮系的菜品,可谓把水煮系列发挥到了极致,就连李温都有些吃惊。

  “吆喝,王东家可真是厉害,当真是水煮飨啊!”

  李温不禁翘起大拇指!

  点完菜王有福告辞离开,雅间只剩下三人。

  酒菜端上,一杯一盏,香辣滋味,更是无穷回味。

  推杯换盏间,陈家大哥若有所思,额头轻皱。

  “弟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温见陈家大哥的样子,就知其有事要说,端坐好庄重的看着他。

  “大哥,有事你但说无妨!”

  “弟弟啊,这事我本不应该说,可俞嗔与你交好,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你那卖参的故事我听俞嗔说了,可你要注意,现如今你根基不稳,做事太过招摇,恐有麻烦。”

  李温脑袋“嗡”的一声,经陈家大哥提醒他才想起来,这是大明朝啊,不是他心心念念的新世纪啊,这个繁乱的时代,自己如此高调,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而自己就好像是一只没见过狼的大肥羊。

  反应过来,李温身上渗出一层细汗,不知道这汗是吓的,还是因热辣而起。

  “多谢大哥提醒,是我鲁莽了,这差一丁点我就将万劫不复!”

  陈家大哥赶紧摆摆手,“不至于,不至于,你初涉商事,不了解,情有可原,只是要记得在大明朝做事,首先当是要小心行事,此谓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还有就是不知道弟弟为何弃儒从商,士农工商,商人本就属末,此路难矣,要做好心理准备!”

  陈家大哥如此肺腑之言,让李温心生感动,在入途之际,能得此良言,实为幸事!

  更重要的是,李温再次受教,第一次在安远高宅,自己鲁莽冲进高宅,事先不曾做调查。这次总想着挣大钱,被胜利冲昏头脑,却忘记了自己身处此地,每走一步都颇为艰险。

  “大哥之言,令在下醍醐灌顶,受益匪浅,李温敬大哥一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