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为政大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登门拜访

为政大明 莫笑浊酒 2008 2019.12.27 23:53

  杭州沈家西院里的一处院子,赵老道坐在椅子上,无赖书生歪斜在矮榻上。

  无赖书生猛的一拍大腿叫道:“大师我想起来了,要说这东南方向有龌龊事,指定是绍兴的沈义贤了!”

  赵老道眼睛一亮,心中叫好!

  不过无赖书生说完之后,又默默的摇了摇头,“不对啊,这事过去多年了,早就没什么关系了吧!”

  “公子切记,物有是非,人有轮回,春日夜雨,夏日花开,本以为无关旧事,却是铸错基石啊!”

  无赖书生猛点头,“大师说的就是有道理!是这么一回事。”

  无赖书生坐在矮榻上,身子前倾,一副神秘兮兮聊八卦的样子。

  “那个北面东江的毛帅知道不?算起来他还是我表哥,虽然没见过面,但也长听老头子说起,姓毛的爹死的早,他跟着他娘,也就是我堂姑,随着我大堂哥过活,后来姓毛的争气,在北面混出些名堂,虽说不是读书读出来的,但至少也为了官。

  前两年姓毛的派人来浙江招兵买马,不少沈家子弟跟着过去,那个绍兴的沈义贤找到我家老头子,把他俩儿子也送过去了。

  沈义贤本是嫡出的那支,只不过不是长子,嫡出的那支都要读书做学问当大官的,沈义贤学不好,一气之下就分了家,跑到绍兴做买卖,他心里指定憋着气,想着让儿子讨点军功,给他们那支姓沈的长长脸,所以才把儿子送到北面。

  嘿,你说也活该,没过半年,北面就送回消息,沈义贤的两个儿子战死了!”

  无赖书生抄起瓷茶壶,壶嘴对着大嘴,又灌上一大口凉茶水,然后抬起左手,用阔袍的袖子来回的擦擦嘴,继续说道:“是不是战死不知道,还有人说是投了敌,怕传出来不好,就说是战死的,真假难辨!

  沈义贤就三个儿子,一下子死俩,他不疯才怪,就说姓毛的招兵的时候保证活着回来,他还在家等着俩儿子给他光宗耀祖呢,这一死他就认为是我们家老头子和姓毛的串通搞他,说别人儿子没死怎么就他儿子死了,说杭州姓沈的使坏,还说要让我们老头子和姓毛的都断子绝孙。

  我们老头子的儿子可不就是我么,这么说来,大师,你说是不是那个沈义贤搞的事,奶奶的,想搞小爷,我到要让他知道知道小爷的厉害!”

  无赖书生,一巴掌拍在矮榻上,接着“腾”的一下,腰腹用力,双腿一跃跳下矮榻,站在地上就“噼里啪啦”的胡乱打上一套拳。

  赵老道认真听完无赖书生讲的毛沈之间的别扭,做到心中有数,接下来就是弄几句词,糊弄糊弄无赖书生,把这事给遮过去。

  “无量天尊!想来如公子所说,这事到也好解决得很,如若贫道所言,定然保公子平安!”

  “大师快说,用不用小爷剥了那沈义贤的皮,或者烧了他的家?”

  无赖书生眼冒金光,兴奋的看着赵老道,摩拳擦掌,想着去找沈义贤报仇。

  “公子切勿动气,圣人言:出手者下,动嘴者中,用心者上!此言之意是用武力解决问题是下策,用咒骂解决问题是中策,用想法解决问题才为上策!”

  无赖书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大师你说我该如何做?”

  赵老道站起身一抖浮尘,“天意自在,公子莫急,今日非解决之时,日后贫道自会登门授法,以解公子之困!”

  无赖书生听说今天解决不了,心里就有些着急,“我说大师,你若是跑了我上哪找你去,今天就告诉我解决办法呗!”

  “公子莫急,我没取银子,我为何要跑?否则我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一卦?这可是折修行的!”

  无赖书生一想也是,反正自己也没给钱,没什么损失。

  “行!那小爷我就静待大师再次登门了!”

  从沈家西院出来,赵老道寻到李温,将他从无赖书生那里谈听到的消息说给李温,让李温拿主意。

  “我还拖着那个假书生,若是大少爷用得上,我也能给他牵进来!”

  这就是赵老道留的一个后门。

  李温微皱眉头,细细盘算。

  “先不去管那个什么假书生,待我去会一会这个沈义贤!”

  ……

  一沈二张可不是白说的,头一次看到绍兴的沈家,确实气派,这个气派却与杭州沈家不一样。

  杭州的沈家东西两院,建筑古朴,风格传统,有一股浓厚的文化气息蕴藏其中。

  而绍兴沈家,建筑大气,用料铺张,红柱青瓦,一看就是有钱的壕奢大户建筑。

  李温不再多看,来到门房,递上名帖,跟那个看门的下人说是来拜访沈老爷。

  那门房下人接过来李温的名帖,撇着嘴,皱着眉,翻过来调过去仔细的看上一遍,然后顺手就扔了出来。

  “我们家老爷是谁都能见的?那凉快哪待着去!”

  门房下人的态度着实让李温一蒙,没想到这沈家的下人都如此牛气,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一个看大门的都狗眼看人低。

  李温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名帖,他要是转身走了,不是不行,可没见到沈家老爷,被门房挡出来传出去可不好听,再者万一那个沈老爷是个好交往的人,这么走了,岂不就错过了。

  李温压住心中的不满,将名帖再次递进门房,随着名帖还带着五两银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牛气冲天的门房这回却是没有将那名帖扔出来。

  “等会儿!”

  不耐烦的喊上一句,门房这才起身向里面通传。

  李温都怀疑这还是不是大明朝,五两银子竟然换不来门房的一个笑脸,不知道这沈家是多有钱,连门房都瞧不起五两银子。

  李温站在门房外面,足足等了近两刻钟,那个门房才悠哉悠哉的回转。

  “我们老爷见客呢,你等会儿吧!”

  门房扔下一句话,不再管李温。

  李温早就练就了一副好脾气,在这个吃人的社会,不学会忍耐可如何能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